中华作家网每月“有奖同题”第一期入围展:吕方林

吕方林
2021-03-08
来源:中华作家网

almond-blossom-cherry-blossom-japanese-cherry-trees-blossom-87420.jpeg

春暖花开

—花开的声音

作者 吕方林


小时候,奶奶说,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可以听见花开的声音。花不仅用眼睛看,用鼻子闻,还可以用耳朵听。

于是,每到春季,门前油菜花屋后的桃花梨花开放的时候,晚上等大人们歇息后,我就搬个板凳坐到门前,看月亮从对面山口升起来,认真听花开的声音,可是,不一会儿瞌睡就来了,只得打着哈切回房去睡,明天还得放牛上学呢。

上中学了,学习很紧张,考试、排名、升学,成了生活的中心,忘记了花开的声音。一年夏天,晚自习后,几个要好的同学一起,到校院墙外的芙夷河洗澡,然后成排的躺在河滩上看星星,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将来的事,河岸是成片的油菜田,但是已经结籽,空气里那弥漫着早熟的菜油香,飘荡在河两岸,我似乎听到一种细碎的声音,突然又想起花开的声音了。但是我知道,这是油菜结籽的声音,不是花开的声音。

上大学时,南京郊外的梅花山,每年初春时开的很灿烂,迎着料峭的寒风和初春的雪,吐着红艳艳信子,似乎在诉说着六朝繁华故事。我跟宿舍同学说,花开会有声音,我们听去。同学们都不相信,不信花开会有声音,只有雪花落下的声音。每次去梅花山,一场雪仗下来,溅了一身的雪,留下一片狼藉。

毕业后,到西北某部队工作,营房周围的大戈壁上,到处是低矮的沙棘灌木丛,芨芨草,还有挺拔的胡杨,似乎没有什么花,花开的声音更加淡忘了。

几年前清明节,与朋友几家相邀结伴去武汉看樱花,我们去时,武汉大学的樱花已过了,但是,东湖的花正是时候。武汉的朋友跟热情,带我们到东湖樱园。一进花园,就被满园的樱花所吸引,这里樱花种类很多,面积很大,花开的正艳,有各种颜色,各种形状,有的树比较低矮疏落,有的树很高大很密,树冠之间相连接,结成花冠盖。在一条小溪边,樱花非常的密集,甚至是堆积在一起,真的是花团锦簇,堆花砌玉,手里的相机忙不过来,忙着拍花,又忙着拍人,花开的声音早被抛置脑后。

前年夏夜,我在书房临写金刚经,听岳母说,今晚庭院的昙花要开了,我放下笔墨,提着夜灯到天井,院里开着很多种花,而那几盆昙花开始放苞了,回屋拿出相机架好,守等花开。每隔一会儿开灯看一下花开的怎么样了。昙花确实是花中隐士,开放的时间很短,也很娇艳华丽,花蕊排列整齐,如金色的牙齿,金灿灿黄澄澄,金贵又典雅。但是,谢的也很快,怒放后接着就一点点的枯萎下去,毫不留恋。我不断调整相机和灯光角度,尽量想拍出昙花的独特美,古人“只恐夜深花睡去,故烧高烛照红妆。”我是只恐夜深花谢去!但还是没有听到花开的声音。

庚子入年以来,一场猝不及防的疫情打乱了所有人的生活节奏,城市按下的慢车键,喧嚣嘈杂的城市街道,突然间异常安静。春天悄悄的来临,但人们只能隔着窗户,看看墙外的花,闻不到花香,梅花梨花桃花樱花在寂寞的开放,“映阶花草自春色”,花开花落无人会。不知阳明先生作何感想。

二月中旬的一天,“天朗气清,惠风和畅”,疫情形势已经开始走向好转,国内除了湖北等地形势依然严峻,身边的城市已开始松动,“禁足”已久的人们终于耐不住寂寞,尝试着出门来,小心翼翼的触摸这个不平常的春天。口罩依然带着,只是在没人的时候偷偷的摘下来。对着灿烂的花朵,一种久违的亲切和怜惜,感觉辜负了这满园春色,心生一丝愧意。

我独自驱车到江边,找一个离城稍远人少的地方,走走,坐坐,晒晒,摘下来口罩,深深的舒口气,原来自由的呼吸是如此的畅快。早春的太阳照在身上,如妈妈弹的新棉袄,温暖而柔软。若有若无的风,轻拂在脸上指间,带着花香,如恋人幽兰般的呼吸,吹破耳边茸毛,温柔中带点细痒。

在这春意的抚弄下,放松了几十天来紧绷的神经,工作,生活,家人,朋友,暂且放一边,看头上的花天边的云水上的鹜对岸的风景,怡然自得,身心进入一种忘我境界,如佛家的入定。慢慢的,感觉有一个声音不知从什么地方响起,恍惚中,好像看到一个花蕾,扒开树皮,探头来张扬,然后向身后同伴招手,接着,十个,百个,千万千花蕾探出头来,迎着春天的阳光和风,恣意的张放开来,有花蕾破皮的声音,有花瓣张开的声音,有花蕊堕风的声音,还有蜜蜂飞舞的声音,这声音终汇成一场盛会,此起彼伏,熙熙攘攘,欢快而嘈杂,如管弦号贝组成的交响乐,又如笛胡琴板组成的民乐,更如赶春的闹市。

在这热闹的集会里,仿佛听到东湖边樱花的声音,那边的花更多更繁盛,肯定更加热闹。只是今年,缺少了赏花的人。樱花会不会寂寞?

突然,一个异样的声音参杂进来,是那么的不协调,那么怪异,带着邪恶。我看到天使般花朵群里,混进来一群异己分子,它们头上戴冠状花环,脸上挂着狞笑,手里持着利剑,向花群发起攻击,而且越来越多,花群里一时间发生混乱,一批批倒下,鲜血流淌一地,胆怯者发出了哭泣声。但是,经过一阵慌乱后,其中有勇敢者站出来,振臂一呼,更多的勇敢者应声,逐渐云集,组成了正义之师,与魔鬼的队伍展开殊死搏斗,将失去的阵地一点点夺回,将自己的亲人守护在身后,虽然也有牺牲,但是,勇士越来越多,形势逐渐发生逆转,魔鬼的队伍丢盔弃甲,节节败退,胜利的天平逐渐向天使倾斜。

一声闹铃将我警醒,睁开眼,确认春天已经来临。花开的声音依然在耳边回响!


作者:吕方林,男,54岁,中国湖南省张家界市人

中华作家网有奖同题活动


中华作家网,系中华作家联盟官网,是工业和信息化部、公安部备案的全国性文化网站,前身是策兰文化传媒网。

网站秉持传承与发展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促进民族文化繁荣与振兴的理念,深度践行新时期媒体的责任担当弘扬时代精神深化宣传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尤其是重视民间文学力量。本着善于发现、积极推广、重点培养的原则,为广大文学爱好者搭建走向成功的广阔舞台,为实现民族伟大复兴的宏伟蓝图增添浓墨重彩一笔!


为促进文化交流、激发广大作家诗人创作之热情,中华作家网自2021年始长期开设“有奖同题”活动。该活动每个月发起一期,每期题目不同,围绕同一个题目展开构思创作。


“有奖同题”每期将从来稿中选出优秀作品刊登在网站专题栏目,根据作品质量和点击率每期将评出同题获奖作品,每期获奖名单公布在网站并颁发价值116元的《中国好诗》2本或定价200或300元的诗集1本,通过快递邮寄获奖作者。


中华作家网本期同题题目:《春暖花开》

要求:

一、需围绕统一题目《春暖花开》展开创作

二、题材不限,现代诗1-2首、旧体诗词1-5首、散文1篇5000字以内。

作品内容要结构严谨、语言凝练有新意和发现力、意蕴深厚富极富诗意和画面感。共分诗歌组和散文组,每人仅限参加其一。

三、稿件统一以word文档附件发送,内容无需特别排版,仅以作品+近照+简介格式即可。随稿件必附作者150字以内简介、近照1张、微信昵称。

四、本期征稿期限:3月2日-4月2日


现代诗、散文诗、散文专用邮箱:2785865840@qq.com

旧体诗词专用邮箱:932718296@qq.com

(务必对号入座发送邮件,邮件主题须注明“有奖同题”)

投稿后添加王伟总编辑微信,便于作品及时传递入选作者:a18115059986


中华作家网


阅读 56
分享
写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