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绍才《路的变迁》

柳绍才
2021-03-17
来源:中华作家网

微信图片_20210317173725.jpg

我的家乡骆驼山,地处大辽西阜新市(阜蒙县)最西部的紫都台与化石戈两镇的交界处,海拔796公尺,是全市第三高峰。山下九沟十八岔,沟沟岔岔有人家。沟壑纵横,土地零散。从前,这里就曾流传着这样一套顺口溜:"种一坡拉一车,簸一簸箕煮一锅,吃一顿剩不多……"

骆驼山,山势峥嵘,怪石嶙峋,活生生象一峰骆驼。这峰骆驼,饱经风雨,历经沧桑,虽负重在身,却还艰难地挺立着;高昂着头,步履蹒跚,踉踉跄跄的一步一步行走着。它不曾疾吼,也不曾哀鸣;不曾扬鬃,也不曾彷徨。总是不声不响、不卑不亢、默默的、既无力又无奈的坚持着,无怨无悔。

它眼瞅着身边的一匹匹骏马,嘶鸣着向着远方驰骋,它凝视着身边的一头头壮牛,奋吼着向着远方奔跑……它依然不昂首、不低头、不狂躁、不认输。负重的驼峰啊,你何年何月何日何时,才能卸下这沉重的包袱?

然而,骆驼山人就象这负重的驼峰。骆驼山脚下的骆驼山屯,世代居住着百十户人家,仅靠这每人几亩贫脊的山坡地,艰难地生息着、繁衍着、生活着。

久居大山深处的山里人,象与世隔绝"独立王国"的子民,象与世无争没有任何憧憬的痴汉。

尽管30年来的改革开放给中国农业、农村和广大农民带来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人民生活日新月异。但是,这山里人只能是雾里看花,可望而不可及。制约束缚着这里发展的结症,就是通往山外的路。

因为路,这里的粮食每斤要少卖几分钱,这里的家禽每斤要少卖几毛钱,这里的家畜每头要卖几百元。这里买的东西要多花几元钱、几十元钱、几百元……

因为路,这里的孩子辍学的多,这里的大人不识字的多,这里的人们举家外出打工的多。

因为路,这里的姑娘嫁出去的多,这里的小伙子打光棍的多。

因为路,这里……

山里人渴望着能有那么一天,也能走上一条通往山外的沙石路——早一天卸下这沉重的包袱。

山里人向苍天乞求,向大地哭诉,向党和政府伸手,哪一年、哪一月、哪一天,也能脱离贫困,走向富裕,走向幸福?!

这是笔者于2008年4月写的一篇散文《负重的骆峰》。

正是这篇散文,引起了时任阜新市政府扶贫开发办主任吴瑛理和市政府分管农业副市长马如军的高度重视。

同年8月,笔者作为村民代表同村委会主任白井春,带着两套化石戈乡来住营子"以堤代路工程呈请报告",前往阜新市政府扶贫开发办找到了吴主任,并请他将另一套呈请报告和散文《负重的驼峰》一并转交分管农业的副市长马如军。

时过半个月,马市长率县扶贫开发局冷祥局长、市扶贫开发办吴主任、县交通局、县财政局等有关方面一行人来这里考查,确认我们反映的现状属实,确认我们的"以堤代路"切宾可行,便责成乡党委书记陈洪文、乡长齐守东安排乡水利、土地、交通部门勘测、预算,未出一个月就向有关部门提交)"勘测预算报告"。

介于本年度的扶贫项目己落实,只能安排下年。

第二年,也就是2009年4月初,就开始施工。每天挖掘机、推土机、大翻汽车。机车轰鸣,车水马龙。

修路进程中,村民们为施工人员送茶送水,并积极参加义务劳动,农户们都争先恐后地摆宴,招待施工人员午餐。

一个月后,一条高2公尺、宽8公尺、长3千延长公尺的以堤代路大坝连同土路加宽变沙石路,总长5、2千公尺的沙石路贯通了。

竣工剪彩那天,村民们男女老少都身着节日的盛装,走出家门奔向村口,敲起大鼓,吹起唢呐,甩起彩带,扭起了大秧歌。10里沙石路上,涌动着欢乐的波涛。人们情不自禁地振臂高呼:"共产党不岁!"、"人民政府万岁!"

从此,山里人终于走上了致富的康庄大道。

时过6年后的2016年3月,行政村"两委班子"换届选举,张伟接任了村主任。她上任伊始,就接二连三地找镇书记、镇长,跑县交通局要指标,终于于第二年春夏之交,这5、2千米的沙石路铺上宽5公尺的水泥路面。同年又自筹资金修通了化石戈的东出口——骆驼山屯的敖包梁,将梁顶垂直挖掘6公尺、宽7公尺,将东、西坡度大大缩小,并用所挖沙石铺垫路面3、6千公尺。使化石戈镇几个行政村去市、县,整整缩短了2O千米的路程。既方便了山里人的出行,也方便了周边村屯人们的出行。

路,不但方便了山里人的出行,还引来了"光伏项目"。

光山秃岭真正变成了金山银山,同时,也为国家输送了无穷无尽的清洁能源。

有了路,山里人肋生双翅,家家利用天然牧场和玉米秸秆,发展养殖业,牛羊驴马的存栏数量,远远超出邻村邻屯。户户都翻盖了宽敝明亮的大瓦房、大平房。

有了路,山里人家家户户都买上了小轿车,还有几户买上了封闭式大货车,在外地搞起了物流,挣起了大钱。

有了路,山里人身板直了,嗓门高了,腰包鼓了,小伙子娶来了沈阳、铁岭、朝阳,还有重庆的大姑娘……90岁高龄的村民徐振德老人逢人便说:"是共产党为咱开辟了这条致富路、幸福路、小康路哇。"


柳绍才:辽宁省阜蒙县化石戈镇来住营子村,地地道道农民。坚持业余文学创作40余年,笔耕不辍。曾先后出版诗文集《文宇摘星》、《文山拾玉》、《骆驼山神韵》和《蒙古贞民间故事》;

文史专著《化石戈镇志》等著作。

现为阜蒙县、阜新市和辽宁省作家协会会员;阜蒙县、阜新市诗词和诗歌学会会员;阜新市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辽宁省散文学会(阜新分会)会员。

阅读 547
分享
写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