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忠辉诗歌10首

艾忠辉
2021-05-13
来源:世界诗人研究院

snowdrop-flowers-spring-flower-plant.jpg


刀   客

艾忠辉


一个刀客 。就在昨夜

在你的窗外

舞落了一地月色 ;还有

秋风中的一片片落叶

他无需言语

是他的身影和他的刀

在寒霜里唱歌


一个刀客 。一个许多年前的夜

他与家人和村庄作了简单拜别

便怀揣刀的光

把自己和自己的一切

投进在星河里淬火


亮在流水一侧的

是他思念的水中花朵

而另一边刻下的

却是诗歌的平仄

刀光与诗歌点缀着

他跋涉的脚窝


一个刀客 。他的刀锋

不知在谁的琴弦上曾经走过

腰间刀鞘上挂满的

不知是谁留下的微笑的酒窝

不知是谁使他用自己的刀锋

割伤了自己的脉搏


一个刀客 。一个人的原野

他的灵魂几经周折

却没有沾满罪恶

生命深处的雪野

到处都印满他孤独的传说


他没有英雄的名字

那些血管中奔流着的誓言

是他迷茫之后的心经在闪烁

在他信仰的悬崖上

站立起来的永远都不是他的刀

而是他曾经倒下的自我


一个刀客 。一种另一境界里的花朵

是琴弦脆响之后的另一种折磨

他不是铁

他却是铁器刃锋上的另一种光泽

他不是水

他却是苍莽群山中的另一条大河

他一生都在为此而承受威胁

他一生都在为此而声嘶力竭


一个刀客 一个清晰渐远的背影

一团雪野里跳动的火



刀   舞


这是一把沾满秋霜的刀

沉寂多年的刃口挂着斑斑紫锈

今夜 我要用自己的血汗

把它洗磨干净

让它重振昔日雄风


用食指弹一弹它的刃白

声音依然那般清脆动听

我爱这声音

它发自我的心中

就连落叶也不再寂静


起舞吧 跟随那月光和点点微星

以及身边的晚风

这是我的刀柄 握住的

是我的心情


再也不必刻意回忆

往事已于刃下成为过往之风

玲珑剔透的水

波动的是今夜此情此景

秋霜被炽热烫化

脚下的土地在脚步中苏醒

只有那些尚存的罪恶

在一阵阵发抖 一点点变冷


我志存着它的光芒和热情

一曲正义划归心胸

穿过今夜 我劈开崭新黎明

爱与恨均化作了汗水

沉入了闪闪刀锋



秋,深切的缅怀


一、秋 风

从父亲花白的头发上我望见了凉

他的胡须徐徐摆动,飘成了秋天真正的絮语

业经多年,这些深厚的往事

深入了内心,更深入了另一个男人

无法逃避的现实,像满脸皱纹里夹满的

秋风的颗粒


二、秋 叶

拾阶而上,忍痛拾起这些灵魂的碎片

九岁那年,母亲用它们糊好了我碎裂的心窗

这温暖来自父亲。他生前的飘零至于1976年秋

一片稻田的中央布下了他无法再次拼成完整的

身影。母亲却能用一片片叶子的情怀

讲述那些已经散失的快乐


三、秋 雨

风吹飞了父亲脸上的汗水,顺着阳光的方向

落入了我的怀里,浸入了我的内心。如今细想起来

那是一场有名或无名的雨;再细想起来

那更是一场战争,从老天手里夺回收获

秋天便残酷起来。

雨水在春天是油;到了秋天就变成了冷冷的鞭子

父亲在这严刑里一次次站起又一次次倒下

最后,他还是没有接受我和母亲的眼泪

冰冰的雨水再也没有冲开他紧闭的眼帘

到了今天,这无情的雨又化作了往事的鞭子

我的心时时被它抽得无法忍受


四、秋葡萄

从山上采回,母亲又把它放进水里

她说这是秋天的眼睛,我们要把这季节熬红的眼睛

洗净,把它封存在父亲生前喜欢的最好的一瓶老酒里

......到现在有多少个秋天了?这颗颗期盼的眼睛

仍在等待一个身影的步入。这紫色的眼睛

深深地窖藏在父亲的酒里。窖藏在

母亲和我来生都无法放下的记忆里



一根刺


不要把我放进你的诗里

让那些掉头远去的词语

与我一起暗淡在你的省略号里

我远不如模糊你双眼的那朵云

请把我放入你的心里吧

哪怕是恨

哪怕是遍野花中的一根刺

等到秋天你才会发觉

花去,叶落,剩下的只有一根刺

你用了一生都没能将它拔出

而那就是我

深入你灵魂里,至今

仍光光的我



屋檐


不向上翘起,也没有铁瓦的硬度

这是:草做的温情

雨水被柔软的隔在了外面


我或蹲或站

靠在檐的下面。在雨水的后面

在温暖的前方,我时刻

都能闻见饭香;又时刻都能听见

母亲沉重的召唤


如今,那个地方

却站在了远远的梦里

化作了我:

无法释怀的温暖,以及

哑口无言的眷恋



兄弟   那些草是我至高无上的欢喜


我真的不能肯定,我有没有铜臭。从头到脚到内心

我怀里正抱着那些被铜器割伤的草

呼吸里沾满了炊烟的味道

血里印着村庄的足迹。溶着草的泪滴


如果,我淹没在草丛。兄弟,你能看见

泪水深处被草儿千呵万护的幸福

找不到我的时候,请去那片被羊啃食过的地皮

那里裸露着草根的痕迹   

或许我仍在淌血的心里哭泣;或许我仍在关爱生命的美丽

在简陋村庄的边缘。我已在那里晒干。但不会风化

我将看着你们象我从前一样。拿着露水;捧着泥土和晨曦

虔诚地给草儿送去。哪怕只是些许慰藉


如果,兄弟,你内心还有剩余的光泽。请节约下来   

照一照草儿的孤寂。在那里,我已与它们凝结

黄土、黑土、红土。喘着一样的气息

我在它们根须的底部。向你们报以有生以来

最至高无上的欢喜



火舞


天空暗下来之后。我静望着

月亮上的祖先。他们满面沧桑

泅渡着黑夜;泅渡着

没有火的寂寞

神。兽。夜莺。还有我眼中

他们灵魂的光亮

闪烁。跳动。成为我胸膛里

千年的舞蹈


这夜晚的爹娘是火;这黑暗的克星

还是火。穿越时空,我已

忍无可忍。我已怒目圆睁。我

是太阳派来的杀手

利剑。枪口。它们什么都不是

诗歌是我今夜真正的暗器

它藏于我的火中;藏于我蒙面的身体里

它溶于我的泪里;它烫伤了我的血

让我为了世间的压抑

蒙面而行


我是不是开始玩火自焚?我

是不是正在玩火自焚?我不知道

祖先真的没有告诉我

我只知道,是火让我

有了真正的身影。在黑暗的这边

穿透至另一边。我欣慰——

牺牲。正义。还有为爱而来的毁灭

面纱掉落的那刻。是火的舞蹈

正在升华我的欢乐



请不要伏在我的诗上哭泣

——致尼采和海子


一片麦田   灵魂深处的圣地

两个人同样的哀伤信物

年代久远的他

时至不久的你


不佩刀枪   只拥有

一绺须髯   和满头蓬松的发丝

那些被刀刃割得已经零乱的信仰

在你和他的心底

却始终整体如一


归结一片金黄   没有多余的穗粒

天地之间茁壮一种语言

请不要伏在我的诗上哭泣

鲜花和掌声请归来

麦子的形象已日渐清晰



二   爷


满脸胡须的你

至今仍在我的记忆里闪现

春的嫩   夏的绿   秋的黄

就象你的发丝一样

已把我的梦深深覆盖

比冬雪还要光亮的

是你的眼神   还有那些

被你时常提及的往事

它们就如春水一般

在你的皱纹里不停荡漾


当我每每回眸的那刻

就仿佛望见了寺中烛火

而你却早已站在了苍莽深处

恍惚中   我的思念开始变得惨白

儿时的笑语此刻跌入了陡峭悬崖

而我却浑然不知

阳光与安详之间的距离

究竟能深到几许


顺着你拐杖的亮光

我看到了你烟锅里一闪一闪的红色

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

早已记不清过往村落的名字

只是最后低头的那刻

你发现脚下的土地

从生到死都依然那么美丽


房前屋后的许多杏花

落满了你八十几年的经历

而你一袋烟的功夫

就能把它们形容得淋漓尽致

雁去燕来的日子

还有那些人鬼殊途的道理

你说你只能活在往事里


而现在   此时的我

也将满脸胡须

一路走过   只是回头之时

我才看清自己

谁都将沿着时间老去

祖先早已在前方

摆放了你的位置

子孙们将会把你的伤痕

用许多叙述加以编织



唐诗宋词


是不是我又走进了古代?那场雨;那阵风

那个襟怀坦荡的青年。我一直在寻找

你如今去了哪里?

蒲松龄带你找过那只白狐吗?

郑板桥的竹子在你心中又拔节了几寸?

杜甫的哀叹你又斟满了几盅?

爱还是不是杨乃武与小白菜?

恨还是不是梁山伯与祝英台?

荆轲回来没有?岳飞出狱了吗?


大漠沙如雪,燕山月似钩。

古道西风处,试问天下村庄——

你,是否还在拥有那匹瘦马?

我是不是还是你枝头的那朵春韵?

你是不是还是我心中飞流直下三千尺的

那段千古弦律?


艾忠辉,男,1968年1月生。笔名:迟来、丹阳枫。黑龙江省方正县人。大学文化,中共党员,公务员。出版《艾忠辉诗选》、《最初的那匹马》诗集两部,有诗歌、散文诗、报告文学等发表。《父亲》一诗被收录《世界语文学》(中英文对照版);《屋宇之上涌动的事物(组诗)》被收录于《当代诗卷》2011年D卷。诗歌《冬夜平原,一辆外乡马车逆风驶过》获《中国网络诗歌》2012年3月全国诗赛一等奖;个人诗观:诗歌就是把最恰当的语言布置给最适合的事物,让它呈现原本就有的却高于它的美。

阅读 194
分享
写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