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江南组诗:大兴安岭放歌

李江南
2021-05-17
来源:中华作家网

微信图片_20210517095443.jpg


大兴安岭放歌

  ——谨以大兴安岭开发的岁月献给建党百年

李江南

·

开 篇

这儿是一片辽阔的莽原

七十年的时空并不遥远

飞鸟野兽说

这儿是它们生存嬉戏的天堂

鄂伦春猎人说

跑瘦了猎马也磨秃了枪管的膛线

这里是茫茫苍苍的林海

这里是绵延起伏的山峦

鄂伦春人比这猎枪还渴望保护大山

新中国的建设也在企盼

毛主席心急呀!吐了口烟圈

党中央号令第三次挺进大兴安

周总理派来了罗玉川

大兴安岭八万多平方公里的舞台

宣告:旷古未有的故事开篇

·


大开发之歌

·

您看,时光匆匆远去了

而森林依然沉稳的勃发年轮

大山总是愿意表现最初的姿容

樟子松却历久弥新

·

树根那片老资格的青苔

还记得1964那个早春

料峭的春风送来一缕开发的佳音

党中央一声令下,周总理指示

“一定要站住脚”

“一定要取得全胜”决心要狠                                                                                   

一时间十万铁道兵昂首挺进深山老林

一双双铁手驯服大山的固执

一把把钢钎铁锤放逐了万年的沉闷

那个裸露脊背的人就是当年我的父亲

父辈抡锤送走了大山的晨昏

流云路过也摇头感叹

伊勒呼里的大白山也昼夜不分

秀发般的枝条纷纷摇曳亢奋

·

这里没有战鼓催春鼓劲

确有掘进隧道的炮声阵阵

这里没有挖沟机械支援

确有木杠土篮汗水淋淋

哪个战士不是满手血泡

哪个猛士不是裸露一身

哪管蚊虫瞎蜢的叮咬

谁顾烈日的炎炎灼人

最可爱的人用血肉之躯延续女娲的心愿

书写钢铁大动脉建树伟业的自信

英雄啊铁道兵!硬骨头啊

嘎嘎山响的战高寒闯禁区的无畏谁不感恩动心

人们在铁道兵烈士陵园无不深深地感叹

嫩林线一百多名战士长眠的英灵啊

你们是大开发永远的记忆不朽的战魂

·

年岁古老的阿穆尔河汩汩讲述

“老林业”、小知青双肩扛起

——那大岭的酷寒袭人

每一棵松针有了新的顿悟

獐狍野鹿也张开了惊诧的眼神

那是怎样的年代呀

床下卧冰层,吃水麻袋捆

苦中作乐吞噬了多少个日夜劳顿

至今,爷爷那把秃了的开山斧

还有那台锈蚀了履带的J50集材车

牵手弯把锯

还在展览馆讲述当年采伐的艰辛

依然是甩掉棉袄                                                 

挥汗沐浴雪花飘落纷纷

·

风雪里女子架桥连的工地

我仿佛看到寒风的冰面

白色汗气缭绕的红围巾                                         

那个穿绿大衣,留海挂霜的姑娘

就是我娘当年架桥时的风韵

还记得老红军张海龙、刘先吗

和工人同吃同劳动以平等的身份

还记得创建老潮河林场

小爬犁小手斧小扁担小土篮小砖窑协力上阵                           

还记得十八站局传出的

五十把菜刀建起贮木场的快讯

还记得“采伐大王”“万米锯手”

“党员红旗车”“夫妻党员作业组”

和荣获“五、一奖章”的张彦温戴有森

听吧!“热血横扫漫天雪,

汗水化透万年冰”

“地球如果有把,

咱就抓起来抡”

是何等的气壮山河声震乾坤

·

啊,年代并不久远。曾几何时啊

八七“五、六”火魔吞噬着大森林

火舌犹如横空的蛟龙

疯狂地越过树梢飞过铁路穿过河流

几百里天空弥漫着热灰呛人的烟尘

大火扫过的地方,西林吉图强阿木尔塔河的

育英、马林﹍﹍

如山的楞垛一堆灰!铁器溶化河水煮沸

漫山遍野是黑色的留痕

党中央急了!大兴安岭人急了

解放军急了!大胡子师长眼里冒火

恨不得把这火魔一口吞

那些日日夜夜呀至今记忆犹新

宛如凤凰涅磐

浩劫过去,重建家园奋力营林

大兴安岭人又站了起来

没有颓唐没有忧伤人人憋着一股劲

从那片山坳帐篷的窗口,人们

望见火车拽着一座座森林向山外飞奔

亿万米栋梁怀揣久有的梦想

一股脑儿地亮出大山许久许久的自尊

弯弯的幽长钢轨书写着问号感叹号

这令人鼓舞的诗行谁不振奋

是的,共和国成长的历史长河里啊

有一朵浪花属于咱大兴安岭人

·

我和那个时代

只隔着一个冬天的早晨

真痛恨自己错过机遇

没有福气品尝大会战的汗水涔涔                                   

至今那北山耸立的钢轨纪念碑

还在向世人述说那段创业史

——铁道兵们的伟业殊勋

一串串凛冽的采伐故事犹如神话                                       

流淌着两代人血与汗闪光的青春                                           

·

纵观大兴安岭的开发史

我体悟到了一种什么难以抗拒的精神

朋友,您说呢

·


追梦之歌

·

当一棵树额头长出

穹庐般的绿云

这棵树一定壮美了新的枝丫

我就想到了

大岭追梦的风云叱咤

·

恍惚间,改革开放的旗帜

卷起大岭澎湃的步伐

翻新了所有的古老

放逐了固守田园的那匹老马

谁说的?采伐止步于2014之春

兴安岭的无边落木自然萧萧下

不,不!请山外人看吧

不说银鹰蓝天展翅

不说古驛飞虹流霞

也不说网络信息塞满银屏

报道大岭的兴旺发达

单是林中的瑰宝

黑木耳蘑菇猴头蓝莓榛子刺五加

更有黄芪芍药党参灵芝五味子

贝母百合龙胆草柴胡桦树泪杜鹃花

这些山珍北药——绿色的名片                                       

就缭乱了你的眼眸,给了你

意想不到的惊讶

就连那个小小的神州北极村

也摇身一变演绎旅游的一个个童话

创业者抓铁留痕剖腹十万大山

那里煤铜铁金铅多金属

诸多矿产闪耀着迷人的光华

自然保护区的湿地,落户着                                       

互相寒暄的各类禽兽野鸭

我看到大岭水泽亭榭像个孩子

常常笑得嘎嘎

看哪,所有的期待

已经纷纷整装斗志昂扬出发

·

那个多布库尔河东岸

那个岔路口给梦想打开了闸                                     

那些离离岭上草                                               

等你青睐它的清纯它的无瑕

那些大小河流里的肥鱼

早已醉了你壶中老酒里那                                                     

一杯杯忘情的话

那一岭岭的五花山眉开眼笑

那额尔古纳河右岸

已经注册了子建“茅盾文学奖”的奇葩

您知道大兴安岭的版画么

知道朱宏先生闻名华夏的书法么

知道王世俊作家走出脚步的歌声么

知道少数民族作家、诗人、摄影家敖荣春么

知道诗人鲍雨氷鲁微张树方解非还有

周绍庭王珏孙伊斌童天凫孙晓萍许放么

您可知道散文作家刘福仁闫善华朱明东李能么

等等等等﹍﹍   

老鼻子了!不可胜数啊

那两部笔牧大岭、大岭风采活现了

大兴安岭文人墨客的脸颊

您可知道著名鄂伦春作家关晓云

一部民族的史诗活脱了白那恰

读了他(她)们的精彩作品

就爽了您一辈子敬慕勇敢的火花

那群栩栩如生的山中鹿

是鹿画家潘虹女士的一个回眸

中外丹青妙手无不交口赞夸

大兴安岭不乏作家诗人

张口就数出一箩筐一大把(我难免挂一漏万)

谁不羡慕这道美丽的风景线

靓丽在最北的天涯

·

是啊!相思啊执着啊情爱啊

一朵雪花舞动了大兴安岭

一个梦想点亮了久远的火把

即使面对凶恶的“新冠肺炎”

大兴安岭人眼睛都没眨

改革开放的旗帜遒劲地飘扬飘扬

喝令大岭放飞血色的朝霞

·


   十四五开局之歌                                            

·

踏上征程的时候

“十四五”的号角已经吹响

党已经率领我们拼搏了百年                                     

播撒了一路的艰辛一路的阳光

我们在两个百年的交汇点整装集合

迈开一往无前的步履铿锵

我的大兴安岭

依然是那只奋飞的金凤凰

地委的擘画

刷新了大岭五光十色的脸庞

最冷小镇的巧夺天工石林                                           

爱情小镇的神话传扬

呼玛的画山、韩局最美小镇

鹿鼎山芳华潋滟任你品尝

更有黑龙大界江                                                 

漠河北极村鱼米之乡

江面游艇丢下一溜白花花雪浪

冬日爬犁冰雪上飞                                             

夏夜呈现的炫彩极光

那条百年的黄金路

洒下一串古驿站风流倜傥

夜间你到驿站来

仿佛驾车的驿马还在打响鼻儿

红红的灯笼疑似天上街市这么亮堂

你再到小镇的市场走一走

山珍奇货琳琅满目挑逗着你的欲望

银鹰高空来往已是恪守家常

龙江第一湾突兀着银光闪闪的环状

还有九曲十八弯

潇洒地在林间草原上自由徜徉

五月的兴安杜鹃

粉艳艳的满山抖落一生的芳香

还用再絮叨么

都是大岭人人皆知的勾当

·


新征程的展望

·

希望站在追梦的高度

像一只鹰张开了翅膀

相依为命的兴安岭啊,我相信

你会把所有的创业诗章

像滔滔的江河

毫不羞涩地果决地续写传扬

                ·                     

啊,每当我走进茂密的森林

总觉得眼前有位萨满跪拜的模样

听不懂她嘴里念叨着什么                                   

那声音仿佛随着树叶婆娑摇晃

她俯下的姿势我猜测                                                                               

一定在祝福大兴安岭家园的吉祥

·

开发五十年的大兴安岭啊                                         

你在党的百年怀抱华丽了盛装

我怎能不为你放声歌唱

展望你跨越时空创新美丽生态                                         

——紧跟党奔向新百年的辉煌

·

李长生,笔名李江南,男,1947年2月1日出生,汉族,中共党员。大兴安岭地区十八站林业局退休干部。酷爱写诗47年,人称“兴安诗人”。系黑龙江省作协会员,黑龙江省音乐文学会会员。

阅读 358
分享
写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