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剑冰:文学的力量

王剑冰
2021-06-21
来源:

“来到鄢陵,不仅要写美景温泉,更要找一找这里的人文历史。只有这样才能让自己的文字成长为一棵硕大的树。”5月18日,刚刚获得徐迟报告文学奖的王剑冰再次来到奔流作家研修班与学员分享自己关于写作的独到见解。


在鄢陵就要谈鄢陵的人文历史,王剑冰从春秋时期史学家左丘明的散文《郑伯克段于鄢》谈起,他感叹中原文化的博大精深,并鼓励大家要去探寻地域的人文历史文化,以此来增加自己文字的厚度和力量。

王剑冰指出,文学就是要走出去,要走向远方。他讲述了丁玲、萧红、张爱玲的人生历程,讲述了鲁迅、丰子恺、徐迟的人生,这些人都是从故乡走出来,带着梦想一步步走入文学的殿堂。

“文学的干净比简洁更重要,拉杂要拉杂的干净。”王剑冰表示。就比如,衣服的穗子虽然复杂但能让人感受到美感,而孔乙己的拉杂就难免让人生厌。

王剑冰还从他的文学经历,文学感悟,文学想象出发,与我们漫谈了散文与报告文学的写作,他的语言诙谐有趣,生动活泼,引人入胜。在他漫谈式的文学讲述中,传递给我们的既有写作的技巧,又有写作需要的意识和思想,观察和想象。


丰富的生活需要作家用眼睛去发现。王剑冰讲述了新作《塬上·春日》的构思过程,他用细致入微的观察和富有想象力的文字,让我们闻到了塬上的香气,听到了塬上鸟群的对话。这些细节的描述让塬上的原住民都为之惊叹。陕塬上的一花一草,一树一木都带着灵动的美和诗意,被他的笔赋予了深厚的文学底蕴与文化内涵。

“散文不仅仅是写景,还要有人,要有故事场景,要有细节来展现。要把人抓住必须要有个性。”王剑冰的《大河至上》,虽然是写景的散文,但是他融入了很多的情怀,里面有对一棵小草的情怀,有对母亲的情怀,母亲虽然远去,但是对母亲的情怀不会远去。正是这些情怀打动了读者。

谈到最近获奖的《生命的重量》,王剑冰动情地说,他选择落脚到普通人,是因为他觉得这些小人物就像是低处的光,一束束的微光多起来了,就会产生温暖,我们就能看到希望。他建议大家不要忘却这些低处的光,眼光要向下看。同时,他还指出,写细微的东西,只要把它写足,就有力量。写小人物就必须用文字的力量去打动人。

“报告文学是散文篮子里的一束花。”王剑冰用这样的比喻形容报告文学和散文的关系。谈及是否继续写报告文学时,王剑冰说出了自己的危机感和恐惧感,同时,他表示,对文体有危机感和恐惧感的时候,就有神圣感,就会崇拜它,就不敢轻易的靠近它,就会远远地看着它、琢磨它、欣赏它,在这样百般斟酌与深思熟虑的过程当中,好的作品也渐渐成型。

阅读 9
分享
写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