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作家网签约作家枫林霜语

枫林霜语
2021-06-25
来源:中华作家网

微信图片_20210625152414.jpg


中华作家网


签约单位:中华作家网

英文名称:Chinese writers website

作者姓名:枫林霜语

签约职称:签约作家

签约期限:一年

签约日期:2021年6月

签约编号:C712-S77


枫林霜语,男,中华作家网签约作家。作品入选《芙蓉国文汇》、《漫画周刊》、《微型诗选刊》等书刊,中国诗歌网、中华作家网、中国微信诗歌学会等网络微信平台,获第七届中外诗歌散文邀请赛二等奖等奖项。     


作品欣赏:


2500里路

2500里路

从眉山到郏县

从三苏祠到三苏园

没有崎岖的山路

没有困人的雪泥

没有蹇驴的嘶鸣

但我仍以竹杖之长

芒鞋之轻

以风云之外的从容

从眉之山的一端

到山之眉的另一端

从巴山蜀水的碧色

到小峨眉山的弧度

从人海茫茫到松涛阵阵

我一头扎进思乡柏的眺望


轻轻地我来了

但并不带来

一千年之后的电光火石

十万个梦里的过隙白驹

我从故乡来,寒梅已著花

我鞋上的泥泞是黝黑的故土

我口中的呢喃是不变的乡音

我瓶里的波澜是陈年的乡情

天地以沉寂示我:

一帖邂逅

一帖孤独

一帖泫然


望柱沧桑,石马蹀躞

石人憔悴

守望的千年中从未改变

胸襟   背嵩阳

视野   面汝水

是处青山状若列眉

土厚水深

神似故园之

三分水,二分竹

故而得此:

是父是子,山高水长

三峰耸峙,恣肆汪洋


以琴音洗心,心如止水

与老僧说偈,迷悟了然

一滴涨潮的溪水

洇润红尘,品味禅茶

一双风暴的蝶翅

幻化杳渺,平仄烟霞

餐落英、饮朝露者

魂兮归来

斯与天地同寿

文与日月齐辉

我永远走不完的

这2500里路!



雷雨过后的秋

 

雷雨过后的秋

来自远方的叩问拾起

一柄锈迹碎裂的闪电

一马平川的秋风提醒我

荷的等待已经枯萎

梅的绽放仍无消息

回首时惟有

亿万年前不死的森林

闪亮的记忆沉默不语

汉江腹地,江流有声

得成公扬名立万

云泽旧梦,岁月无痕

是处有名士风流


时间在你笔下凝固

那个燠热的夏天

蝉鸣撕扯一庭伪善

噩梦在槐荫下孵化

蜻蜓的眼复制不安

幻灭吐出濒死的鱼

连风也长出了牙齿

把拥抱都变成了抓扯

未来的暴雨将用一切容器

装饰一个暗无天日的牢笼

热锅上的蚂蚁仍热衷于

面具之下的啃噬

爱的自私,爱的冷酷

爱的懦弱,爱的霸凌

为爱而生,为爱而死

为爱赴一场人鬼殊途

即使生命像洪水一样退却

结局像话剧一样落幕

不禁令人感叹人性之难以捉摸

但我却忘了:

怜悯也是人性


雷雨过后的秋

匆忙的造访不知不觉

竟替剧中的她回答了一个

“为命运而来”的设问

雁阵掠过此刻无声

水面像一面新磨的镜子

一切仿佛又恢复了平静



过旧居

          ——无名的过客在往昔作了瞬间的踟蹰

   

正午没能阻止未来的造访

过往曾从这里迈出

一张二十多年前的照片

在薄雾包裹的寂静里

不小心滑落了现在


简单破败的水泥花台

稀疏枯黄的无名灌木

狭窄但未分岔的小径

得了风湿的灰色旧楼

以及屋内尚在午休的人

空调外机的锈迹将他出卖


书桌就在对面那扇窗下

青春的第一行诗

应该是从那里淌出

如今仅仅隔了一张

墙角的蜘蛛网


天青色的记忆落叶缤纷

暗香浮动梅花的嘴唇

穿越时空的比喻

令一只麻雀惊慌失措

疾速转身

逃离的支离破碎

让世界瞬间失去水分


蒙太奇中的少年

于寂寞无人处

签到消瘦的双肩

挥手衣袖的背影

开启寻梦的旅程


冷风尽量竖起耳朵

冬阳努力睁大眼睛

事实一直保持清醒

它们在等一位

从梦境中跳伞的人


被手机定位的我

该如何挪动回家的脚步

眼前这个还是昨夜的温暖

这取决于我脚步的

方向和力度吗


行囊空空时人总要归来

冥冥之中归来的命运

只掌握于那个

为你开门的人


因此所有的归来都是

等待手里    无声

但富含磁性的结果



如果冬夜,一位旅人

       

冬天在壁炉前映红了脸堂

夜晚在餐桌上堆成了火鸡

窗户阻隔着风雪的饥渴

音乐流淌出田野的绿意

只是在深闺的眉间心上

未归人仍是块无解的石头


为何马背会成为

诗人灵感的摇篮


平生所得之诗

只在“三上”的欧阳修

马上给出明确的答案

而怀揣浓浓乡愁的洛夫

勒马边关向故土眺望

却被猛扑上来的哽咽

瞬间撞得不轻

一定疼得说不出话来

眼睁睁看着马致远

催促瘦骨嶙峋的老马

又开启向诗和远方的

漫长致敬    无边惆怅

此时忙里偷闲中咀嚼了

小桥意味着的人家


太平洋彼岸的弗洛斯特

现在驻马的这片林子

是在“他者”的凝视之外

独自积满的一天雪花

马蹄留下的点点印迹

将停顿于雪化之时

春雨过后的蘑菇

伞的未来屏住平行线的呼吸

沉思悄悄绕过时间的天鹅绒

一片安静的沸腾

是尚未结冰的幽深湖面

白昼显示它曾经来过

诗人的冬夜即将抵达

网格面纱下黑色的芭蕾

             

一年之中最黑暗的一夜

人们都已睡去稳稳的温暖   

甚至谎言的天性都散作

乏善可陈的星光

只有马颈上的铃铛一直醒着

它缩着冷风的脖子

簇拥鹅毛般的雪片   

诗人赶在睡觉之前   

还有很多里路要走


一个寒冷的冬夜

无疑有这样一位旅人

正深一脚浅一脚地驱散自己

陷落的梦境



除夕之夜

   

这个夜晚

如雾的“乡愁”再起

时间却久久无法抵达词语

盘旋的一杵钟声

是前世,那一次回首

是今生,这十二下心跳

还是后世,于凭栏处的凝眸

瓶中,红梅一剪

云天,明暗忽现

茫茫人海之外

我凌波微步,独自起舞

为燃点一盏不灭的心灯

为前路泥泞但不惧风雨

为归途花落仍一往情深

执意穿过新年第一缕阳光

不辞窗外,西岭的雪意

不负年华,共度的诗行

当残梦拔出,匣中的剑气

坚冰顿化作,料峭之春寒

阅读 1105
分享
写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