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种生活态度,你的孩子属于哪一类?如何培养孩子的幸福感

2021-07-31
来源:澎湃新闻

孩子的三种生活态度

享受型

A同学放暑假了,期末考试成绩还是十分稳定,班级倒数第三。可以想见,回家将是怎样的景象。他给妈妈发了微信,谎称在好朋友家住几天,发完后就关掉了手机。

两天后,妈妈终于在一家网吧找到了儿子。透过桌子上的一堆可乐罐和方便面盒子,看到他正在大呼小叫指挥他的部下们冲锋陷阵,虽然蓬头垢面、眼中布满血丝,但是眉飞色舞、霸气十足。

A同学内心明白:一旦离开网吧回到现实世界,这种虚幻的、短暂的快乐就会烟消云散。

颓废型

B同学虽然成绩一般,但在大家眼里是个乖孩子。他从不迟到早退缺作业,从不与人争执,学校的社团活动既不挑头也不拒绝……

但是,似乎永远迷茫的眼睛和慵懒的表情透露出了他的百无聊赖。如果问他对某个问题的看法,他用两个字回答“还好”;问他喜欢吃什么,他用两个字回答“随便”;问他有什么兴趣爱好,他用两个字回答“没有”……

自制型

C同学天资一般,但是个懂事的孩子,从小到大没让家长操心。爸爸妈妈经常对她讲,操持个小饭店虽然能赚钱养家,但是起早贪黑辛苦不说,社会地位不高。希望她能好好读书,今后不要走他们的路。父母的艰辛,C同学从小看在眼里,她理解读书是改变命运的最佳途径。

考上大学后,她对表妹说,“其实我从来就没有喜欢过学习。你家条件好,别像我这样除了学习啥也没干过。”

什么是幸福?

若干年后回首这段学生时代,A、B、C三位同学大概都不会有多少美好的感觉。

相比这三位学生,北京大学的学生们无疑是站在金字塔尖上的天之骄子。按理说,他们应该很快乐、很幸福。事实又如何呢?

北京大学心理健康教育与咨询中心副主任徐凯文博士,曾经对北大一年级新生(包括本科生和研究生)做过一个调查。新生中,有30.4%的学生厌恶学习,或者认为学习没有意义;40.4%的学生认为人生没有意义,其中最极端的就是放弃自己(自杀)。

“他们共同的特点,就像他们告诉我的:徐老师,我不知道我是谁,我不知道到哪里去。我觉得从来没有来过这个世界,过去19年、20多年的日子都好像是为别人活着,我不知道自己要成为什么样的人。

无聊、迷茫、厌世,都是心的问题,都是幸福感匮乏的体现。如果能保持相对丰富的幸福感,即使短期迷失人生方向,也不至于产生严重的心理问题。

毋容置疑,幸福是人生的终极目标。那么,幸福究竟是什么呢?

泰勒本-沙哈尔博士开设的《积极心理学》,被评为哈佛大学最受学生欢迎的课程。他对幸福给出了一个简单的定义:幸福 = 意义 + 快乐。

如何获得幸福感?

既然“幸福 = 意义 + 快乐”,那么,幸福感就源于对“意义”和“快乐”的探寻。

理解没有绝对的幸福,这是取得幸福感的第一步。

现实中,意义和快乐可能在某个点上同时体现,但是两者兼顾并不是一种常态。例如,游泳是一项有意义的活动,一个少年游泳爱好者从中可以同时体会到意义和快乐。但是,作为一个职业运动员,训练的枯燥、比赛的压力会冲淡快乐感。

有意义的事情不一定快乐,快乐的事情不一定有意义。绝对的幸福只是一种理想状态,理解这一点有助于我们以务实的态度最大化幸福感。

发掘意义,这是取得幸福感的第二步

能考上北大的学生,天资聪慧是共性,但是他们对学习意义的理解不尽相同。有的学生热爱学习,把考上北大仅仅作为求知历程的一个节点;有的学生从小努力学习,并不是源自自身的求知欲,来自家长和老师的压力才是主要动力。

对学习意义的不同理解,必然会导致考上北大后的不同表现。前者保持着以往的平和状态,在北大的平台上继续求知。后者完成了父母的任务,失去了学习乃至人生的方向。

平衡意义和快乐,这是取得幸福感的第三步。

既然没有绝对的幸福,那么理性的做法就是尽可能在意义和快乐之间找寻合理的平衡点,尽可能让每一天过的既有意义又很快乐。

俗话说,劳逸结合,磨刀不误砍柴工。意义有大有小,有意义的事情需要有快乐支撑,否则难以持久;快乐有多有少,快乐的事情需要有意义的内涵,否则沦为无聊颓废。无论对于孩子还是成人,努力学习/工作、保持充分的休息和睡眠、适量的运动和娱乐、做一点家务,还有一点胡思乱想或发呆,这样普普通通的一天恰恰是幸福的一天,能够良性循环、可持续发展的一天。

家长,别破坏孩子的幸福感

“快乐”的感受是与生俱来的,一个婴儿呱呱落地就有喜怒哀乐的情绪。当饥渴的时候喝上奶,婴儿的脸上就有快乐的笑容。

对“意义”的理解是后天形成的,并在成长过程中逐步调整、完善并最终定型。家长是孩子最早也是最重要的人生导师,在塑造孩子对学习意义、人生意义的理解上承担关键角色。

如果家长自身对于学习和人生的理解有偏差,或者采用“严于律人、宽以待己”的双重标准,必然使得孩子无所适从甚至被误导,从而离幸福越来越远。

让孩子为自己而活

孩子玩街舞,父母认为不务正业;孩子想学心理学专业,而家长认为金融才有“钱途”……

“意义”和“快乐”都是主观的概念,都是见仁见智的自我感受,父母所理解的意义和快乐并不一定被孩子认可。这一代孩子自我意识强烈,父母越阻挠的事情就越想做。另外,社会主流价值观呈现越来越多元化的趋势,成绩好坏、赚钱多少也不再是唯一的衡量标准。

一方面,未成年人的成长离不开引导;另一方面,只要于他人或社会无害,一个人就有权利做他想做的事情。在非原则性的问题上,父母应当给予孩子充分的选择权和决定权,因为,归根到底人生是他们自己的。

赋予学习和生活正确的意义

考上好大学,才能有好工作;找到好工作,才能过上好日子。提高一分,干掉千人。同事家的小孩考上清华了,朋友家的孩子年薪几十万……

这些被广泛采用的、貌似积极合理的激励说法,其结果恰恰最恶劣、最消极。把考上好大学作为学习目标,就好像一台蓄电池电瓶车,届时动力会戛然而止;如果告诉孩子,学习既可以享受求知的快乐,又可以获得人生的自由选择权,就在孩子的求知道路上配置了一台太阳能的永动机。

从本质上说,人生是为自己而过的,人生的价值在于活出自己的精彩,而不是通过与旁人的比较获得优越感。狭隘的竞争意识是短视的,也是对塑造博大胸怀的一种致命伤害。

让孩子“回归凡间”

幸福感是一种主观感受,受纵向和横向比较的影响。

我们这一代人,早年虽然物质贫乏,但也基本吃饱穿暖。贫富差距小,环顾四邻都差不多,西方人过得“水深火热”还不如我们。我们的成长与改革开放的进程同步,物质生活水平快速提高,纵向比较满满的幸福感。当我们知道了西方人物质丰富,也并没有多大失落,因为我们对未来有信心。

新生代们,大多属于“消极的乐观主义者”。他们生来衣食无忧,纵向对比无从谈起,横向对比反而能引起伤害。他们觉得自己生来就应该幸福,一旦现实有落差就容易消极。

北京某国际高中的一位同学,如此评价父亲“忆苦思甜”式的教育,“他的这些苦难史,讲了至少有800遍。他就不知道,这些和我有什么关系?他生活在他的年代,我生活在我的年代。我的同学哪个条件比我差啊?比我花钱多的,有的是。我们班上,还有开着奔驰来上课的。家长接送,开的最差的也是奥迪。”

爸爸百思不得其解,儿子每个月的零花钱有5000元,压岁钱积累了20多万,怎么没有幸福感也没有感恩心?

为什么两代人之间各说各话,驴唇不对马嘴?除了沟通方式不当,核心原因是父母在物质上无条件无底线地提供,在生活上大包大揽,不当地提高了孩子的“幸福阈值”,让孩子生活在“真空”中、失去了平常心。

后记

幸福感源于对意义和快乐的探寻,两者难得结伴同行,大多数时候各行其道。世上没有绝对的幸福,对人生有正确的认识、过着自然合理的生活,才是获得幸福的唯一通道。

在孩子形成幸福感的过程中,许多家长扮演了“添乱”的角色。过多过度地为孩子做主,使得孩子失去自我;对学习意义的功利化理解,破坏了孩子的长期求知欲;从与别人比较的角度刺激孩子的进取心,歪曲了人生价值的真谛。

富裕和中产阶层的大多数孩子已经无法亲历艰苦,但是,父母应当适度控制孩子的物质享受,并尽可能创造条件让孩子体会社会各阶层的生活状态。福,不可享尽,特别是在年轻时。

阅读 0
分享
写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