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部电影火了三首歌——访作曲家傅庚辰

2021-07-31
来源:《光明日报》

光明日报记者 郭超

  伴随电影《闪闪的红星》的热映,与主人公潘冬子故事一起深入人心的,还有影片中被人们称为“三红”的歌曲——《红星歌》《红星照我去战斗》《映山红》。一部电影有一首歌能够传唱就很难得,三首歌都广为传唱,而且经过近半个世纪魅力依旧,被不断翻唱,实属罕见。要了解其中奥秘,当然绕不开这些歌的曲作者傅庚辰。

  1973年10月,八一电影制片厂派作曲家傅庚辰为已经拍摄两个多月的电影《闪闪的红星》作曲。

  原来的主题歌歌词是编剧写的。傅庚辰认为,歌词太长,不像孩子的语言。于是他联系沈阳军区词作家邬大为、魏宝贵写歌词。

  傅庚辰表示,既然电影叫《闪闪的红星》,主题歌不妨叫《红星歌》。并提出三点希望,一是歌词不要长,要朗朗上口;二是要有儿歌味道和进行曲风格,因为电影既是儿童题材也是军事题材;三是听起来要有年代感,因为故事发生在20世纪30年代。

一部电影火了三首歌——访作曲家傅庚辰

  中国剪纸的国家级代表性传承人段建珺,专门为本版创作的剪纸作品《闪闪的红星》。这幅剪纸将抽象写意与具象写实相结合,画面中潘冬子的造型采用具象表达,运用剪影镂空的方式,简约、明快、洗练;画面中江流、竹排、岸树、鲜花、雄鹰等都是大写意的剪纸表达手法。光明日报记者 李韵摄/光明图片

  “红星闪闪放光彩,红星灿灿暖胸怀。红星是咱工农的心,党的光辉照万代……”歌词之好超过了傅庚辰的预期。正在欣赏时,背后传来一个声音:“还应该加上两句。”原来是词作家、后来写出《十五的月亮》的王石祥。“这个词写得好,但还应该加上‘跟着毛主席、跟着共产党’吧。”傅庚辰与两位词作者点头称是,歌词就这样定下来了。

  当天晚上,傅庚辰与《闪闪的红星》摄影师曹进云一起踏上从北京开往影片外景地江西的火车,下了火车,从上饶坐7小时汽车到景德镇,再搭一个半小时大卡车才抵达摄制组驻地——鹅湖。一路上,颠簸、喧闹伴随着他们,汽车里,鸡笼、鸭笼、蛇笼在头顶上晃悠。傅庚辰无暇顾及其他,心中只想着《红星歌》的旋律。到了鹅湖,曲子也“颠”出来了。

  1980年5月,在由中国文联、中国作协等八部门联合举办的第二次全国少年儿童文艺创作评奖(1954年—1979年)中,《红星歌》荣获一等奖,被编入小学生音乐教材。后来《红星歌》还被改编成钢琴曲《红星歌》和儿童舞蹈《星星在闪烁》。

  原来电影还设计了一首儿童歌曲《高山竹子青又青》。因为主题歌已经是儿童歌曲,此外还有女声歌曲,傅庚辰就想写一首大气磅礴的男高音歌曲。

  他把剧本从头到尾捋一遍,发现“竹排流水”这个场景不错。宋大爹划着竹排,送潘冬子去姚湾镇做地下工作,画面只有两岸青山夹一湾碧水,没有台词,适合配一首抒发革命情怀的男声独唱歌曲。

  傅庚辰的想法得到主创的赞同,他提议以“小小竹排江中游”开头。八一厂故事片室政委、《闪闪的红星》创作组组长王汝俊第二天就把歌词写好了。“小小竹排江中游,巍巍青山两岸走;天寒鸟高飞,水冷鱼潜游……”前两句,一是站在岸上看竹排,一是站在竹排看青山,视角转换,很有镜头感。因为潘冬子是去做地下工作,所以“天寒鸟高飞,水冷鱼潜游”这两句也很贴切。但后来被改为“雄鹰展翅飞,哪怕风雨骤”。

  2019年6月,《红星照我去战斗》入选中宣部组织遴选的“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优秀歌曲100首”。

  1973年深秋,在陋室中窝了半个月的傅庚辰终于完成了电影《闪闪的红星》中所有歌曲,以及全部乐队伴奏总谱。

  就在回到北京,准备录制音乐时,傅庚辰意外发现了《闪闪的红星》文学剧本的第三稿。其中有一首歌词写道:“夜半三更盼天明,寒冬腊月盼春风,若要盼得亲人回,岭上开遍映山红。”这几句话让他怦然心动。最终他下决心舍掉已经写好的《手捧红星盼红军》和《热血迎来红旗飘》,改写《映山红》。同时,他把歌词里的“亲人回”改成了“红军来”。

  傅庚辰是根据什么下的决心?他说,就是根据此情此景:潘冬子爸爸已经随红军长征走了。夜半三更,小冬子拿出爸爸临走时给他的红五星,问妈妈,爸爸和红军什么时候回来?妈妈怎么回答他?她能说哪一月哪一天红军就回来吗?她能说哪一天就胜利吗?她说不出来。但是她向往胜利,盼望她的丈夫和红军回来,她有这个信心。所以她用形象的语言说,等到满山的映山红都开了的时候,你爸爸和红军就回来了。她轻轻地说,然后画外出歌声,没有伴奏。这就是主人公发自内心的声音。

  《映山红》吸收了江西兴国山歌的精华,本来是为民族唱法的歌唱家而写的。“但是现在民族唱法、美声唱法、通俗唱法都唱,摇滚也唱,中国人、外国人都唱,流传面越来越广。”傅庚辰直言没有想到。

  傅庚辰说,一首优秀的电影歌曲的产生,必须有两个方面的原因:“一是歌词深刻、简洁、生动,曲调有强烈的时代气息,鲜明的民族风格,流畅动听,通俗上口,结构短小精悍;二是歌曲在电影中的位置选择准确,用在‘点’上。”《映山红》正是这样一首歌曲。在影片中用得恰到好处,有效推动了情节发展,起到画龙点睛的作用。

  多年来,闪闪的红星始终照耀着傅庚辰。从《雷锋,我们的战友》《毛主席的话儿记心上》《地道战》,到近几年的《航天之歌》《中国梦》《歌唱新时代》,傅庚辰永葆一颗红心,为人民谱曲,为时代放歌。

  《光明日报》( 2021年06月23日 15版)

阅读 18
分享
写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