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樵坪山赶场

张华
2021-07-31
来源:

在樵坪山这小地方赶场,我想与大地方赶场,区别主要是人多与人少的关系,在这里买东西的人相对来说少一些,还有一个就是卖东西的小商小贩也要少一些,不管咋说,赶场在我看来是一种需要,一方面是居民们对商品的需要,另一方面是小商小贩对金钱的需要,不知道我这样的理解对不对?

前些年,我在樵坪山上买了避暑房,因为买了房,就与樵坪山的关系变得紧密起来,隔个三五日,就要到山上,去转悠转悠。有时去的时间与赶场天吻合,开车从那条街上经过时,马路上人满为患,这时,你就得很小心的开车经过,因为人多,开车不注意的话,有可能会发生安全事故,当然,谁也不希望这样,小心使得万年船嘛!

其实,在樵坪山买房,也是一个偶然的机会。一次,丈母娘与他人组团去山上旅行,看到山上在建房。回来后给我们说了。于是,我们决定去看看,这一看便爱上了樵坪山,感觉那里不错,离我们现在住家的地方,也不是太远,最让人感兴趣的,还是那里的空气,以及那里的宁静和自然的田园风光。

樵坪山的海拔不算高,只有700米左右,避暑不是最佳的选择地,但比起山下的重庆城区,还是要凉爽许多,尤其是在夜晚的时候,那风吹得呼呼的----山响,屋外的雨棚也在沙沙颤抖。那时,房屋刚装修好,房子里的甲醛等气味,还没有完全散发掉,我就猴急猴急地上山试住了几日,感觉挺好的。

在山上居住,就少不了开门七件事,油盐柴米酱醋茶。在樵坪山上的日常生活,总的来说还是挺方便的,生活所需要的东西,在山上都能够买到。后来,到山上去的时间多了,我才听人家说,樵坪山上还可以赶场,在赶场的时候,你还可以买到平时买不到的一些东西。像冰冻的海鱼、鸡翅膀、鸡腿、小鸡娃、鸭娃、锄头、火钳、扁担、蔬菜种子等等。

樵坪山上这个集市不大,整条街走完,也不过十分钟,这是在没有赶场的情况下。如果赶场,你东瞧瞧,西看看,这样算下来的话,这条街你走下来,时间就要长些。夏天山上赶场的人,要多得多,因为有许多人在那里避暑。如果是在冬天赶场的话,购买东西的人就少了很多,许多外来户都下山了,毕竟山上的风大,还是要冷些。尤其是上了年纪的老人,抵御山上寒冷的自抗力,还是要弱些。

赶场其实就是一种需要。夏天的时候,我看到邻居老冯,在赶集那天买了许多菜,我看他左手一只鸡,右手一只鸭,嘴里乐开了花。老冯手上提不下的东西,旁边他的妻子,就提着。我细细一打探,才知道老冯家里,在这个周日要请客,他是在为来客作准备呢!

那年冬至刚过,就是个赶场的日子,住在二楼的李师傅,在这一天,买了几十斤猪肉,说是灌香肠。后来,我看他两口子忙了好几天,又是洗肉,又是切肉,又是拌佐料,又是洗肠子,又是灌香肠的,忙得不亦乐乎。没几天,那灌好的香肠,就挂在了他门前的晾衣杆上。后来,香肠晾干了,他还在山上捡了许多柏树枝,点起火来熏香肠,这样一打理,香肠的腊香味就出来了。春节的时候,我看到李师傅他们一家人,快快乐乐的过了个幸福年。说真的,在中国,过年不就讲个团团圆圆,吃吃喝喝吗?后来,李师傅对我说,灌香肠累是累一点,但累并快乐着。说完,他哈哈大笑起来,那笑声里,是满满的幸福!

住在小区底楼的罗叔,一有空,就在他的一亩三分地上辛勤劳动着。冬天,你会看到他在自家的菜地里,用手捉菜青虫,他种的菜,从来不会打农药的。夏天的时候,你会看到他挑着粪桶,在给蔬菜淋粪呢!这样的蔬菜就是绿色食品,吃起来非常放心。这些菜足够他一家人吃的。春天的时候,我看到罗叔,也去赶场,那是他上街买种子,种子播撒了,几个月后,他家又有新鲜蔬菜吃呢。我非常羡慕罗叔这样的生活。其实,从古至今,不论是富人,还是穷人,谁又不喜欢这样的田园生活呢?

在樵坪山赶场,不是每天都有的,它也分了时间,那就是每逢十才赶场,也就是说十号,二十号,三十号才赶场。樵坪山上不论是外来户,还是原住民,在这赶场的日子里,就能折射出人们的现实生活,真的是一天比一天红火。

阅读 17
分享
写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