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篇小说《暖暖》10——12章

王剑冰
2021-07-31
来源:

10

雪停了,风似乎也停了,带有暖意的阳光终于又铺展在了宽广的河滩上。

一群雁犁过天空。

远去的叫声,使这个早晨显得尤其明朗和宁静。

暖暖的感冒加重了,烧了一夜,站在河边倒是好多了。

或许不只是天气的原故,还有如天气一般压抑的心情。

不到十天的时间,暖暖经历了人情、人性的种种变故,经历了超常的心理承受。一个单纯的山村女孩,走向成熟或者世故的过程,大可不是以时间来段量的。

昨天夜里,暖暖又偶尔看到了不愿看到的一幕。

已是半夜光景,那个叫荃荃的小姐妹轻手轻脚地出去了。

暖暖正起来解手,想荃荃是拉肚子了。

好半天,没见人回来。暖暖有些不放心,深更半夜的别出什么事。

暖暖就开门去看,冬天的夜,并不是太黑。

左拐的墙角处,暖暖听到了荃荃和三哥的声音,或可说是一种暖暖明白也不明白的臆语和喘息。

两个影子裹在一件大衣里,扭缠着,蠕动着。

最后,滚在了地上。

暖暖没有立即离去的原因,是以为荃荃在跟三哥为什么事吵架。等暖暖明白了,倒是自己脸热心跳地逃回了寝室。

直到荃荃回来,暖暖大气都不敢出。

早起,暖暖起来,荃荃还在睡着。暖暖就看到盖在荃荃身上的军大衣,沾了一层泥土。

暖暖想起来,以前也是这样,荃荃起来,爱到屋外拍打大衣。暖暖问她,为何大衣老沾了泥土。

荃荃就说,大概是不小心蹭上的。

有小姐妹说,就暖暖事多,爱关心人家的行头。

现在暖暖明白了许多,小姐妹们都比自己精灵,成熟。平日里是一群唧唧喳喳的雁雀,暗下里却各有各的小主意,小秘密。

三哥会跟萍姐长久吗?暖暖有些为萍姐打抱不平。打抱不平又能怎样?萍姐真能看上三哥吗?也许都是暂时的利用。

暖暖的好心情越来越少了。

天好了,往后,兴许不会下雪了。一个男孩的声音。

暖暖猛然回头,脸一红,心跳得厉害,你没去广州啊?

男孩说,我明天就走了。本来说今天就走的。

男孩仍然用脚踢着那块石头。

暖暖说,那你为什么没走?

男孩说,想着跟你说说。

暖暖说,那有什么好说的?

男孩说,你敢不敢跟我们一起去?

暖暖说,不,我说过了,真的不行。

男孩说,就天天跳这种舞?

男孩的脚下,那块石头已经松动了。

暖暖的脸腾地就烧了。她知道男孩看到了。

像上回一样,她也是早就忘了舞台上的事。

暖暖说,就是。暖暖有些斗气。

男孩说,你觉可好?

暖暖说,就是。

男孩说,就那样让人家看?

暖暖说,就是。

男孩说,我可后悔。

暖暖说,后悔什么?

男孩说,后悔认识你。

暖暖说,那又怎么样?

男孩说,让人恨。

暖暖说,我知道你恨我什么,我没出息,没脸皮。好了吧。不过,我们也不算认识,谁也不知道谁的名字。

男孩说,你叫暖暖。

暖暖说,你怎么知道。

男孩说,除非不想知道。知道了反而知道了恨。恨那些男人,那些恶眼!

暖暖这才知道男孩为什么恨了。暖暖眼里涌了泪水。

暖暖说,能让知道你的名字吗?

男孩说,不了吧,省得你也后悔。

男孩抬脚将那块石头踢了下去,石头滚了几滚,落在了河里。

而后男孩就跑走了。头也没回。

暖暖张口叫了一声,却似乎连自己都没听见。

男孩确实是跑走了,顺着河边逶迤的小路,越来越远了。

暖暖一下子蹲在河边大哭起来。

暖暖哭得痛快淋漓。就好像多年前失去了母亲和弟弟,好像去年离开了父亲。暖暖也道不明为什么哭得这样痛心。

暖暖的哭似乎成了这天的某种预兆。

11

一帮人开着车子过来,带走了“超级舞团”和“青春舞团”的所有人员,并且带走了庙会的管理人员。

一场闹剧彻底收场了。

许除了暖暖这些小姐妹,大多数人都会预感到会出事情,只是拿萍姐的话说,是没到事儿上,到了事儿上谁都会迷。

这次是公安、文化几方面的人联合行动。

公安里有个人见到暖暖有些面熟,问到暖暖,暖暖说想不起来。

那人就说,你忘了你父亲被抓的那天,你死死抱住我的腿不放,还朝我的腿上咬了一口。

暖暖还是说不记得了。

那次抓人,就有这个地方的警察。这个公安是个负责的,出于对暖暖的同情,曾去打问过暖暖的情况,但没有得到消息。

这个公安同有关人说了说,暖暖首先被放了出来。

暖暖被这个公安关照,见了萍姐。

萍姐和暖暖她们关的不是一个地方。

萍姐说,亏你还想着萍姐。你三哥那个混蛋,听到风声就跑了,还拿走了我所有的钱。

暖暖说,是萍姐把我带出来的,我不能忘了萍姐。

萍姐说,也是萍姐害了你。

暖暖说,不,别这么说。

暖暖又说,这是萍姐给我的,萍姐还拿着吧。

暖暖掏出了自己的钱。那些钱用小手巾包着,放在贴身的口袋里。平日里暖暖不怎么花,已有了厚厚的一打。

萍姐说,那是你挣的,萍姐不要。

暖暖说,不,萍姐一定得留下。

萍姐说,这样吧,我留一点,剩下的你带上,花钱的地方多着哪。

萍姐又说,你打算怎么办,去那里?

暖暖说,不知道。

萍姐说,广州有我个姐姐,你去找她吧,我给你写个条,她一定会照顾你的。

暖暖听说广州,心里一动。一个男孩的形象跳了出来。他说是明天走,跟他在广州的村里人一起。

可惜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

暖暖想起沙河下游那个飘渺的小村子。

12

暖暖顺着河在走。

暖暖出来的时候就拿了简单的东西,翻过了矮墙,茫然地站在河边。暖暖不知道为什么站到了这里。河边上就她一个人。

一些雾气,已慢慢地从河水的中央聚拢而来,又有一群雁在灰色的天上划过去了。太阳早已不见,只剩了一些树,举着光秃的枝杈。

河面上更静了。

天快黑了。暖暖望了望那个远远的小村子,暖暖挪动了脚步。

暖暖想,顺着河,一准会走到的。

王剑冰:全国鲁迅文学奖二、三、四届评委,河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河南省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河南省散文学会会长,中外散文诗协会副主席,《散文选刊》主编,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

出版著作有诗集《日月贝》、《欢乐在孤独的那边》、《八月敲门声》;散文集《苍茫》、《蓝色的回响》、《有缘伴你》、《在你的风景里》、《远方》、《绝版的周庄》、《喧嚣中的足迹》、《王剑冰散文选》;理论集《散文创作谈》、《散文时代》、《散文散文》;长篇小说《卡格博雪峰》等。

其散文《绝版的周庄》入选上海高中语文课本,并被刻碑于周庄,被周庄授予荣誉镇民;《喧嚣中的足迹》被中国现代文学馆和宁波天一阁藏书楼收藏;曾获全国首届冰心散文奖,全国首届郭沫若散文随笔奖,中国文联理论奖,河南省政府文学奖,中国散文诗90年重大贡献奖等。  曾在北京大学、北京师范大学、解放军艺术学院等近百所高校及重点中学作过专题演讲。

阅读 4
分享
下一篇:空瓶香水
写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