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触碰了那些柔软之处

江南丰盈
2021-07-31
来源:

我还存续于十月之梦。哦,是依存

是在一种缓释中脱壳,步入化装舞会

在十月,想象是最后的一张门票,刻上落叶的吻

于艰难的行程中升华事物的本质:霜,或者忧欢侧写的歌谣

保留下诗歌中的印象,词语的呼吸

还能在未来集合吗?这现实中的凋落与感怀

都在同一指向中趋于唯美:崎岖之旅

在最后一刻的回眸也能绽放出缤纷的礼花

为什么还在忧伤?晨钟与暮鼓的借据

怆然独立为黑暗中的枝条,可以去养活一场大雪

把重生的愿景建构成形而上的欢乐:唤醒母亲

从深渊里转身,用湛蓝之辞装饰她的苦难

天空把机遇一次次留给了旅雁,——“绝不徒劳”

你能够读出机器齿条吐出的合声,一万万次

放飞心灵的脚踪。缺少深度的吹拂

仍然,从一张张庄严的脸上取走黄羊暗渡的秘径

忧子,我捧读你的忧伤

天生的敏感,可以让忧伤拊地,不起微澜

像质地轻柔的倦羽,在起舞的前夜

已自藏好攸关命运的钥匙。远离开一切伟大的词语

只在一粒时间的赋格里种出寻梦的麻雀,学会

朗读,或者邮寄泪痕中隐蔽的星光与泉水

黑与白像古老戏说中的经卷,泛黄的史册

在一种忍视中饱和了人世间一切可感和不可知的疼痛

炫耀的集市与烂尾楼之间的关系,流淌斯巴达的血

养活梦中无声的期待:那向着幸福迁徙的愿景

无不在黑白的交织中返回到碑林深刻的怀念与遥渡

七月,一只蜻蜓悬停了一整个夏天的鲜亮

像驳爻船从东方未晓的深海里运来了望乡的寂寥与牵念

你看到了什么?采着桑叶的蚕依然吐出带血腥的金属的光焰

你想到了什么?锦绣山后的一盏灯吞咽下了苦味不尽的历程

蜻蜓飞远去,你握紧自己血浓里荡起的钟声与潮音

依然从故事中学会等待。如惊沫潭萌生出了优渥的新词

籍以换装横亘已久漫向岁月的回望——

簇新的是你的温柔的气息,回旋起苇叶边节日的荣光

复活为春天的神祗,让内心的扼守高于感动中流连的星辰

如是,我将在水穷处等候到你无尚的欢喜。

北戴河之夏日梦幻

我期待水的反光,能够托出时间的深度

让我看到一个人的脸,以雪花的形态降临

并消融于我的感觉。是一种盛名之下

我的想法不仅葳蕤,且呈现蔚蓝绵延之势

海鸥,她的白色的羽翎一次次凌空挥舞

意欲刨尽夏日的溽热与愤懑。一只鸟突兀的表情

不可能兼顾我倒影里的忧伤,一如海离我很近

我亦无法以浪花的名义打开另一扇门,去接受玫瑰的鞭刑

蓝和提琴不许叛逆,镜像之中仅存的安慰

在我的深喘里布置下婚诞和产房。如果寂静吮和了忧欢

爱与恨就有了存续人间的理由。那个望月听雪的女子

我有充足美好的词语作先锋,迎你于谣曲的栈道

八月有很多的意外发生,就像那海边生长着的跑石

已不识得风中凋落的马蹄与相思。这刹那的恍惚

却让一个人的年轮蓬发了新叶:纠缠与返照

像白驹归来,赠予我碧溪和英雄的啸鸣,临渊布阵。

阅读 9
分享
写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