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2021年第3期|希贤:星光与灯火(组诗)

希贤
2021-07-31
来源:《十月》

从风暴中走出

他从风暴中走出

陈旧而笨拙的土地和偶然之外的

寂静覆盖了古老城邦的光线

覆盖了他皱缩的身体

他闻到空气中新雪的味道

想象自己睡在阳光里

睡在直接而真实的秩序中

这空旷无人的湖

扎根于乱石、山毛榉树

和某种不知名的花朵

就像现在这般——

冬风穿过积雪草

落在平静湖面如旧伤被治愈

秘 密

雨后,建筑呈琥珀色

那么明澈、静穆

星辰流驶于淬火般的生活真相里

秘密是调色盘里的蓝与灰

掩映在猩红的轨迹中——

但愿我看懂了沉默和咆哮的同一性

但愿我还能告诉你

一些藏着秘密的事物潜移默化成了花朵。

你看啊

整个夜空都在不停地绽放

星 光

极目处,星光在漫步

悲伤嵌入大陆架,惊扰了洋流

我爱你眼里盛放的蔷薇花束

黑夜和白昼,镌刻每一粒星子的光辉

风的正面,我与你对视

灯塔在浪尖舞蹈

于光明中痛饮。我捧起

你枯槁的脸,一遍遍用歌声唤醒

这洋流深处的沉睡者

这安宁的人,一直怀抱着星光

夜晚,正亮如白昼

沉睡的山峦,在闪电后

发出腐朽的沙沙声

田野上踉跄的少女追逐一只琵鹭

那是与她母亲相似的形象——

冲出混沌的玫瑰红碎玻璃

再一次划进夜色

每个瞬间都有坍塌的轰鸣

一些事物在静静死去

它们永远不会孤单

春天闪耀着光芒

夜晚,正亮如白昼

田野尽处,地球上最遥远的信仰

像竖琴的丝弦在轻轻拨响

一些轻盈的事物落下了

一些轻盈的事物,在枝头

你在海上

我有影相伴

安然、自明,谛听长物消亡

瞬息间,那些轻盈落下了

如一场生动的葬仪

出逃的黑鸫

如远行客——

云层中有不安分的黑鸫

扑棱着双翼,一遍一遍

为蘸取自由的风暴

为逃离一切冷色调,或一座

孤独花园

中 年

莹澈、寂静的犁沟

像喝过杜松子酒后稠密秀发下的脸

我想起大雪天也执意去见的人

和冷峻而抽象的石上之石

奔赴中年的一代

心尖上有阔大的蹄铁

我们,和我们的父辈有着

遥远的相似性

如大地深处雕琢的巨石阵

有序却不重复

整个凛冬的雪

和冻土下仁慈的草木

给我火山、铁与希望

沉默者的桂冠

水滴自山杨树上静静落下

变成雪粒,温顺地进入黑夜

不必燃点炬火

黑夜第一次为光明命名

破晓时分的芦笛之音是沉默者的桂冠

或将是春天的开端

我为什么歌颂低沉之音

肃穆界限内

它使灵魂前进

行走于冰刃

它洁白,如纸

它像清晨的海潮

没入蓝色波涛

它像云,像树

像睡眠中飞雪的花园

它是暗夜燃起的导灯

它在春天腐烂了

嘘!你看

烈焰中一只自焚的蜂鸟身披霞光

灯 火

你身着长袍在暮色里喂食宠物

双眼微合,睡意蒙眬

我要提灯去见你

见你兽皮上的地图

见你浓阴下的苔藓、藤蔓

见你原始的油漆和镀金的痕迹

见你失落的迷宫如鸟的飞临

夜晚有温柔的蝙蝠

有明明灭灭的灯火

希贤,诗人,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四川省诗歌学会会员。现居成都。

阅读 2
分享
写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