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富汗副总统死战不降 究竟有多大胜算?

陈人欢
2021-08-21
来源:直新闻

阿富汗局势在总统加尼出逃、塔利班进入喀布尔之后,大部分人觉得大局已定,塔利班统一全国只是时间问题。

然而这个时候,阿富汗副总统阿姆鲁拉·萨利赫突然率领军队反攻,从塔利班手中夺回位于喀布尔北部的帕尔旺省首府恰里卡尔。这让阿富汗局势出现变数。

最新消息是,《世界报》援引一份录音文件报道,萨利赫表示,他不会向塔利班投降,也不会向他们宣誓效忠。“我们的政治目标是让阿富汗人民能对国家性质和类型表达自己的意见。我们愿意就这个问题进行谈判。但让我们宣誓效忠或者投降,我们是不会干的。”

萨利赫是谁?他为什么在总统已经逃的情况下,选择死战呢?

1972年10月,萨利赫出生在阿富汗东北部潘杰希尔的一个塔吉克族家庭。20世纪90年代,萨利赫加入北方联盟抵抗军,逐渐成长成为前塔吉克武装领导人马苏德将军的麾下大将,跟马苏德关系不只是上下级,可谓亦师亦友。

1996年塔利班占领喀布尔后,萨利赫就一直在潘杰希尔地区战斗。他家庭成员中,萨利赫的大哥被塔利班炸死。而为抓捕萨利赫,塔利班成员还将萨利赫的妹妹折磨致死。加上2001年马苏德将军也被塔利班的盟友基地组织所刺杀。

萨利赫的多位亲人和恩师都死在塔利班手里,跟塔利班可以说结下了血仇,一直是阿富汗政府里的对塔铁杆强硬派,反对谈判,反对美国撤军。

2001年“9·11”袭击事件发生后,作为反塔利班抵抗组织的一员,萨利赫成为美国中情局的重要资源。这样的关系也为他在2004年领导新成立的阿富汗情报机构——国家安全局铺平道路。时任阿富汗国家安全局局长的萨利赫只有32岁。

然而,萨利赫也非一帆风顺。由于他立场强硬,坚决反对当时的阿富汗总统卡尔扎伊与塔利班谈判,因而被迫辞职。2018年,他在总统阿什拉夫·加尼的支持下,重新回归,担任内政部部长。同年1月,萨利赫辞去内政部部长一职,加入加尼的选举团队。加尼获得连任后,萨利赫于2019年1月被任命为阿富汗第一副总统。

萨利赫曾多次躲过被暗杀的厄运。2020年9月9日,萨利赫在喀布尔遭到炸弹袭击,他顺利躲过一劫,但10人在爆炸中死亡。2019年7月28日,三名恐怖分子潜入萨利赫位于喀布尔的办公室,造成20人死亡。尽管萨利赫得以幸存,但他在这次袭击中失去许多同事和两个侄子。

那么萨利赫凭什么跟几乎占据全国的塔利班斗争呢?他手上有几张牌?

丨第一张牌:“正统牌”丨

在阿富汗总统加尼逃跑的情况下,萨利赫表示,“根据阿富汗宪法,在总统缺席、逃跑、辞职或者死亡的情况下,第一副总统将成为临时总统”。他现在是阿富汗“临时总统”,并呼吁阿富汗人“加入抵抗”。

那么,他宣布自己成为“临时总统”是否具有法律效力呢?按现在的情况,因为目前全世界承认的仍是阿富汗政府而非塔利班,那么副总统萨利赫在总统加尼逃跑的情况下,宣布成为“临时总统”是符合法律的。

当地时间8月18日,阿富汗驻塔吉克斯坦大使阿格巴尔发表声明称,自加尼卸下阿富汗总统职务后,按照宪法规定,目前的国家元首是第一副总统萨利赫。此外,阿格巴尔指责加尼携带1.69亿美元现金逃离阿富汗。

“正统牌”有多重要,这不仅在道义上有号召力,而且代表可以合法地得到各种国际支持、各种援助,合法使用阿富汗政府的海外资产。用三国演义的故事来举例,曹操为何要“挟天子以令诸侯”,曹丕为何要汉献帝“禅让”,而不是直接上位,都是为了“正统”。做个不恰当的比喻,萨利赫自称“临时总统”,至少抢到了阿富汗的“玉玺”。

丨第二张牌:“英雄牌”丨

萨利赫已经与与“阿富汗民族英雄”马苏德之子小马苏德结成了反塔利班联盟。

马苏德起家时候,只有30多人,十多条枪,从20世纪80年代起,先后参与了抵抗驻阿苏军、苏联支持的傀儡政权以及塔利班政权的斗争,多次击败苏军的围剿。几年之内,游击队由30人发展到3000多人,因此赢得了“潘杰希尔雄狮”的称号。马苏德并在潘杰希尔地区建立了一个规模较大的、组织机构齐全的游击队根据地,成为阿富汗著名的游击队领导人。苏军撤退后,马苏德先后与苏联支持的傀儡政权以及塔利班政权的斗争。

小马苏德

马苏德的地盘里,女人不用穿罩袍,女孩能读书,男人不用蓄胡子。数以百万计的塔利班受迫害者前来投奔,成为阿富汗世俗力量的希望。

由于他所领导的武装力量进行了顽强抵抗,塔利班政权始终未能占领阿富汗全境。2001年9月9日,两名伪装成外国记者的基地组织成员在马苏德身边引爆炸药,致使马苏德当场死亡。3天之后,“9·11”事件震惊世界。北方联盟在美国的支持下最终反攻成功。

萨利赫就表示,“不会背叛阿富汗民族英雄人物马苏德的灵魂和遗产,不会让跟随他的百万民众失望,也不会与塔利班站在同一屋檐下。”

现年32岁的小马苏德待在阿富汗的时间并不长,中学时就前往伊朗,并在英国获得了国际政治专业的硕士学位,直到2016年才回到祖国,担任马苏德基金会CEO。小马苏德批评美国与塔利班的和平协议。不过,他对与塔利班对话持开放态度。

丨第三张牌:“军事牌”丨

地理上,阿富汗的潘杰希尔是当地塔吉克族的聚集地,地名的含义为“五头狮子”,是曾担任北方联盟领袖的阿富汗民族英雄马苏德的家乡,也是萨利赫的家乡。马苏德将军曾在这里打了十年游击战,可见当地地形险峻,易守难攻。

人数上,小马苏德手下目前估计有几千人,加上乌兹别克族军阀杜斯塔姆的残部武装、不愿投降的政府军等陆续加入,外界估计兵力有一万人以上。这样一只军队不容小觑。

潘杰希尔河谷

丨一省抗一国,有胜算吗?丨

那么“反塔势力”目前以一省抗一国,有胜算吗?从目前来看,这取决于三个因素,第一个是“反塔势力”本身,第二个是外部力量,第三个,也是最关键的,其实是塔利班自己的政策作法。

激战之后,目前“反塔势力”和塔利班暂时停火,原因在于,对于塔利班来说,之前胜利来得太快,太多地方需要分兵驻守,兵力铺得太开,其实在潘杰希尔周围可以动用的机动兵力相当有限,暂时无力进攻。而对于“反塔势力”来说,也需要时间来收拢政府军残余势力,重新整合才能再战。

未来局势发展,首先看点在于“反塔势力”能否在未来塔利班的猛攻中守住潘杰希尔谷地相当长一段时间。不管是美国,还是印度等反塔国家,只有看到“反塔势力”能稳住摊子,才可能提供外援。而从塔利班方面来说,潘杰希尔谷地如果能够快速和平解决最好,不然上策就是速战速决,否则很多地方军阀只是迫于形势暂时臣服于塔利班,一旦久攻不下,容易生变。

值得注意的是,相比20年前,潘杰希尔谷地背靠北方联盟,可以源源不断得到人员和物资补给,此次塔利班已经控制了所有的边境通道,“反塔势力”守住难度更大。长期来看,潘杰希尔无法依靠孤城坚守,必须开辟通往外国的沟通渠道才能存活,而塔利班统治力较低,原本北方联盟的地盘应该是“反塔势力”打通通道最主要的方向。一旦通道打通,不管是想找回面子的美国,还是想介入阿富汗的土耳其、印度,或者同族的塔吉克斯坦,都有可能提供支援。而从塔利班方面来说,上策自然是尽快拿下潘杰希尔谷地,中策则是万一一时拿不下潘杰希尔谷地,也要尽量避免守军打通外国交通线,得到源源不断的补给。

还有重要一点,就是其他地方军阀,特别是原本“北方联盟”的几个重要首领是否会重新结盟对抗塔利班,目前阿富汗乌兹别克族首领杜斯塔姆在马扎里沙里夫失守后远遁乌兹别克斯坦,塔吉克首领努尔也一块逃亡,其他重要首领如伊斯梅尔汗、哈利利则直接投靠了塔利班。未来如果目前的“反塔势力”得到外国和多个“北方联盟”的几个重要首领的支持,阿富汗再次出现南北对峙也并非不可能。

而从长期来看,关键在塔利班自己的政策做法。就如同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说,阿富汗问题已从军事解决进入政治解决的关键阶段,应重点关注几个方面:一是塔利班能否团结阿富汗人民,建立符合本国国情、开放包容的政治架构,奉行温和稳健政策,避免引发新的冲突甚至内战。二是阿富汗能否同恐怖主义划清界线,坚决打击各种恐怖组织,避免再次成为恐怖分子聚集地。

如果塔利班能够团结阿富汗人民,包容各方,奉行温和稳健政策,内战就打不起来,即使打起来也打不大。反之,各方理念不同,利益不均之下,阿富汗有可能重燃战火,“一省抗一国”有可能变成南北对峙。

如果塔利班同恐怖主义划清界线,坚决打击各种恐怖组织,避免再次成为恐怖分子聚集地。外国也愿意跟阿富汗共处,发展贸易和经济合作。经济好了,自然人心思定。反之,恐怖分子如果藏身阿富汗,引发各种外国制裁和压力下,国内矛盾激化下,大规模内战并非不可能。

阅读 102
分享
写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