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养宗的诗

汤养宗
2021-08-24
来源:中华作家网

微信图片_20210824102328.jpg


  汤养宗,闽东首府霞浦人。出版诗集《去人间》《制秤者说》《一个人大摆宴席 汤养宗集(1984-2015)》等七种。先后获得人民文学奖、中国年度最佳诗歌奖、《诗刊》年度诗歌奖、储吉旺文学奖、滇池文学奖、扬子江诗学奖。部分诗作被翻译成外文在国外发表。诗集《去人间》荣获第7 届鲁迅文学奖诗歌奖。






   汤养宗的诗   






NO.1     一个人大摆宴席   



一个人无事,就一个人大摆宴席,一个人举杯

对着门前上上下下的电梯,对着圣明的谁与倨傲的谁

向四面空气,自言,自语

不让明月,也决不让东风

头顶星光灿烂,那是多么遥远的一地鸡毛

我无群无党,长有第十一只指头

能随手从身体中摸出一个王,要他在对面空椅上坐下

要他喝下我让出的这一杯







NO.2     我有伟大的偏见  



我有偏见,有私下,并分不清

属于大恶,抑或伟大:

永远服从睡眠,头朝东,朝西,向南或向北

坚信脚趾丫相向的,就是日出的地方

总是避开呼叫自己的名字

早已掂量到,什么是内心最拗口的字眼

人世中我有公开的私仇

到死也不是合作的主,有毒且难缠

用命中养下一些石头

偷偷把汉语改成一个人的语言

最遥远的活偏偏又在最接近地做

还嗅来嗅去,等待石头说话

这几句无法连缀无法顾盼自若的文字

影响了我相当潦草的人生

却又在每回,那么气盛地扮成不要命的豹子

扑空后,再去扑空







NO.3       马 拉 河     



四十万斑马移动在南部的天空下,有点孤单

南部正在干涸,在北方

降水是部反写的天书

只有北方才是命,身后一百五十万只角马

也为这追踪而来,一路毫无胜算的

样子,既不顾散落一地的

同伴的遗骸,也不顾这可能是去找死

这就是穿越马拉河,一条拿命来

过河的河,在东非大草原,比以色列

巴勒斯坦和黎巴嫩之间画出来的线

更不可逾越,仿佛是谁的前世约定好的

有道理或者没道理,说一

不二,拿向死而生作法则

河水里全是鳄鱼,血盆大口,以及没商量

但身体是用来飞的,比飞起来

更骗人的是河里的谁,最好能

手下留情,或者见好就收

它们黑压压地压进去,带着数百万年

流传下来的激情,听凭死去是一种交代

活下来则是对自己更大的交代

只有对岸才有草色与天命,只有向北走

是正确的冲动,血水永远比泪水多

马拉河一片血色,看啊,这才是惊天大逃亡

大悲怆与跑得快,撕咬,哀号,挣扎

最兴奋的身体踩踏着

另一些最兴奋的身体

如果,你我彼此还有点运气

这就是过关,在中国,还叫坎,说过河

是渡过一条劫波,这是训诫,或者眼前一黑

却又迎来了生死间的天亮

祖鲁今年五岁,是公马后宫中的一员

半个月前刚刚做了妈妈,现在正站在岸边

不断用叫声,试图找到失散的儿子







NO.4      报恩寺那口古钟     



没有一种存在不是悬而未决。在报恩寺

我判断的这口古钟,是拮取众声喧哗的鸟鸣

铸造而成。春风为传送它

忘记了天下还有其他铜。天下没有

更合理的声音,可以这样

让白云有了具体的地址。树桩孤独,却又在

带领整座森林飞行。这就是

大师傅的心,而我的诗歌过于拘泥左右。

永不要问,这千年古钟是以什么

力学原理挂上去的。这领导着空气的铜。







NO.5       威   严     



是我们体内每人约三斤重的微生物

要我们吃这吃那,并有了

重口味与轻口味

接着,我们活着,也在任由谁来校准思维

给李不三写信,传授活下去的颂辞

或者放弃的要点

或者去医院洗肠洗肺,为了掉转过头

与作恶的身体作对

死去活来我们被圈为帮凶或傀儡

江山一直是微生物的,必须言听计从

秘笈早就写好在那里

值得我们不敢违抗的,我们总是视而不见







NO.6       目   击     



那两个没有名字的少男与少女

我摸不到他们肩并肩行走的小腿,体香

忽左忽右的弧度与正在进行的话题

摸不到他们身体中的白银

或者夜色。他们完全无视什么魔咒地

走在一起,也许是咒语

安排了他们在这条路上走

这诗歌才去管的一对宠物

像歌剧院溜出来的两个音符

说跳跃是可以的,说不是去偷偷埋藏

就是去挖掘地下的宝物

也是可以的,我显然已有些嫉妒

想用个玩笑把他们抓起来

我要他们交代清楚

养天鹅的人用的是什么粮食,相反

被天鹅养着,吃到的

又是什么口粮,以及,喜悦在身体里

打一个手势说的是什么话

如果打两个手势又说出了什么

而你们,一路上一再的在打着手势

总共有多少快乐,要让你们

用这么多手势才可能把内心的话语说清楚







NO.7    生命中的一些指数   



一些神秘的指数一直藏匿在我们的

生命中,有的成了呆账

本来关押着两只老虎,偏偏就

少掉一只。

另几块田亩是多出来的

种上茄子,长出青椒

有人在我身体里一直唱反调

使我永远是亏欠的

或不要脸的,多了又少的。

一直要辨别结果

为何活在身体外头的人

总被身体里头的另一个追打着

大醉醒来,摸着身体也摸着万水千山

有的河流在改道

路标被人改写成陌生的文字。迷途者

与逆行者,曾经都是我命中指点江山的人。







NO.8      养 虫 子   



老早就在诗歌里头写到:年老时

便养些虫子在身上

用于嬉戏,与自己讲话

边上还放只钵子,一边嘀咕

一边搓着手臂上的老皮。我越来越爱上

似是而非的模糊学

拧紧的水龙头还要再拧一次

某天,劈了半日的木头

发现多年的掌心原来都在木纹中

种豆终于得豆,终于厘清

被自己养出来的虫子

就是我这个人。

多么可爱的还在穷追不舍的问题:

变成虫子后,最大的益处

是什么?无非是

成本很低地就领到了

两手空空的欢乐。

何为云泥之分,诗坛上

又一波爱吵闹的年轻人,再也找不到

我的拌嘴和回话,我还

无端流泪,为散落四处的

才情冲天的朋友,也为他们的

一事无成。而我这个

对文字一生激越的人,思维

散裂的人,责令真幻大开大合的人

也养下了一头肥猪,为的是

等当年的宿仇来看我

我会宰了它来用酒,并擦掉受伤害的泪水






NO.9      野男人的汗水味   



如果不是越来越看不住自己

又哪能闻到最意味深长的香

香奈儿最炫的定义是:“我不要香水味

请给我女人味”

为了这,后来有了另一部电影

变态的制香师另起炉灶

用众多美女的人皮刮下体脂

煮出了能一滴入魂的迷魂水

今天,我又被颠覆

有人告诉我,眼下最时髦的香型

只提供女人们自己嗅自己

名字叫:“野男人的汗水味”

全世界风靡,最端庄的女士也在偷偷用






NO.10      渐 老 颂     



无非是山道变成水道

无非是,顽石点头,坏脾气成为心有不甘

无非有人从天而降,说没有天不明白的事

无非,我去你留,寄或不寄

春风太磨人,让我渐老如匕







NO.11      光 阴 谣   



一直在做一件事,用竹篮打水

并做得心安理得与煞有其事

我对人说,看,这就是我在人间最隐忍的工作

使空空如也的空得到了一个人千丝万缕的牵扯


深陷于此中,我反复享用着自己的从容不迫。还认下

活着就是漏洞百出。


在世上,我已顺从于越来越空的手感

还拥有这百折不饶的平衡术:从打水

到欣然领命地打上空气。从无中生有的有

到装得满满的无。从打死也不信,到现在,还有期待






NO.12     天马山斜塔      



倾斜是一门心事。继而进入传说

说有另一条遗世的垂直之线

用于度量光阴的法则。

在这里,一个人的身姿终于战胜了八卦

并保持着大脾气

半倒的心扶住风中一切摇摆的事物

而护法的手自有天地在帮忙。

微暗的火说着半途而废的时光

许多铁石之物早已夷为平地

何为不败之身?永恒的奥义惊现惊险的斜度







NO.13    读《登幽州台歌》  



每当到要紧处,我就要诵咏你这首诗

脱口而出或用心默念

有时也流泪,在人前就背过身去

为那伟大的虚缺,也为来的太早来的太迟。

活着,并被一首诗的气体

养到老,这是我个人最私密的一件事

人问:苍穹之下不过滚滚泥丸,管你鸟事?

答:想到风物宜人,想到爱就会死

我就有空茫,涕零,万世,与浩荡。







NO.14      阅 读 记     



读到英雄要赴死的时候,下一页

被人撕掉了。


跳过去接着读,溪流便从溶洞里出来

蝴蝶在回想

丢失的花粉。而小路继续向树林深处延伸


事物本来有担当,但结局被撕走了

黑夜以另一个借口来临,几块桥板

踩下去时是空的

一整页的变故对世界认也不是不认也不是


老虎的叫声从别的山头传过来。

这个人的气绝反而多出了无数种方式

不在的文字让松针落满一地

谁去救英雄?均在撕掉的讲述中


这又叫暗中被谁做下了手脚。英雄末路

变成跳出十只老虎。

其中某只不存在的老虎,是我放出来的







NO.15      书 房 吊   



搬家时我对人说:这是本县城最著名的书房

用的是最著名,并非最好

也不是拥有最多的藏书量。是的,它最著名

说的是,一个书生曾在此最用力地

写下许多血汗淋漓的诗篇

生怕丢失了王位般

坐在那里使用着内心的气柱。无疑

对自己加冕的人也是他自己

我坐拥百城,一百遍地

为自己举行又举行登基仪式,并感恩

一张书桌可以给予一个书生

比帝王还要心比天高的霸气

多美好的天下,我建立了自己的纸上江山

掌管着回肠荡气的笔底乾坤

以书香作为杀气,纠缠于自己的无中生有。

如今这里将被改朝换代

另一个房主正着手解决一场宫廷跌宕

说这是多么荒谬又无用的遗址

我也像已被罢黜的老皇帝

去别处讨生活,漏洞百出又絮絮叨叨地读些

雕栏玉砌应犹在的句子

凭空捏造地想起自己曾经的王朝

想起这,一个书生竟也有了江山旁落的惆怅

阅读 48
分享
下一篇:沈浩波诗选
上一篇:笨水的诗
写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