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卫:缤纷(组诗)

大卫
2021-10-12
来源:中华作家网

微信图片_20211012083220.jpg



缤纷(组诗)


大卫



♢万物变得温柔,在你转身的时候


空气有弹性,风也不是硬邦邦的

宁静这个词仿佛刚发好的面团

用手轻轻一按,就会产生美丽的凹陷

巷子愿意笔直就笔直

愿意弯曲就弯曲,挂着的灯笼

与躺着的灯笼怎么看都是一家子

连自行车都是它自己

屋檐用野花勾边,野花不够了

就用燕子


暮晚,有归家的人,有钟声泼于河面

应该,再有一只小小的乌篷船

欸乃之声里

霞光落入河水,桨不动,船任意滑行

蜜蜂与蝴蝶,分享同一个天空

鸟不用飞翔,走着的与站着的

都没有重量,花开就是重复自己

云彩可以落在街东

也可以,落在街西。


而你,只需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

抿着嘴,而又不全是火焰的样子


微微转身,整条街道都是安静的

是宝盖头的那种安静,你的手里

再有一只手就完美了

肩膀上的空气,与脖颈处的空气

都甜得可以亲

你站在那里,让天使第一次有了烟火气

让整个世界,变成一座花园

每一朵玫瑰,都在它自己的亲切里

每一枝百合,都在它自己的摇曳里



♢唯有布谷的叫声,值得写一万遍


青蛙写一遍,蝌蚪写两遍

荷花可以只写最绿的那道边

用一千遍写田野

用一千零一遍写田野之外


河流不管拐几个弯儿,写三千遍就够了

苜蓿盛开的时候

写最灿烂的那一点


喜鹊写八百遍与写一千遍是一样的

唯有布谷值得写一万遍

特别是它的叫声,如开水之沸腾

黏稠,多汁,越写越有金属粉末的意思

布谷每一个叫声都可以像土豆那样切成丝

有层次感,适合凉拌

布谷的叫声一点都不像针尖儿

它经过麦田的上空

甚至,是有点迟钝的


所以在布谷的叫声里试图找到麦芒

是不可能的,他最擅长的是

潜入每一株麦苗的根部

不停地上升上升,直至黄金形成



♢在鸟鸣中睡去,又在鸟鸣中醒来


在鸟鸣中睡去,又在鸟鸣中醒来

中间的部分可以省略了

一场睡眠,仿佛甘蔗

我只要最甜的一端


月光如刀,不大,也不小

月光落在河面上

会不知不觉地下沉

月光如刀,无非说明河流才是

真正的刀鞘


在鸟鸣中睡去与在鸟鸣中醒来

其实是一个意思

人间能忘却的都尽可能地忘却

你不是蚕,夜也不是茧

你只是一盏灯

可以把自己拨得更亮。或者更暗

你只想做一张新鲜的荷叶

不必镶着蛙鸣的金边

也可以承接任何一颗水珠

按自己喜欢的样子,晃荡,倾斜

或者翻卷



♢白塘河湿地听芦喳


这芦喳的叫声有七百亩,如果再

加深五厘米,就到魏楼村二组了

如果回到三十年前,这声音

是可以在苇叶上筑巢的

我坐在岸边,看芦喳的声音

沿着水面扩散,遇到菖蒲会反弹回来


坐在木质栈桥上,脚伸进水里

我就是那个打水花的孩子

水珠落进荷叶

荷叶向有风的那一面轻斜

水珠被荷叶抖来抖去

仿佛鸟鸣在荷叶上打了一个趔趄

但这鸟鸣,又不顺着荷叶边掉下来

仿佛鸟鸣与荷叶

都在等待着风再大一些


大卫,本名魏峰。1968 年农历七月初七生于江苏睢宁,现居北京。做医生十年,《诗刊》社编辑五年。《读者》首批签约作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曾参加《诗刊》社第 14 届青春诗会。被读者以网络投票方式入选“中国十大优秀诗人”。作品被翻译成英、法、日等文字。著有随笔集《二手苍茫》《爱情股市》《别解开第三颗纽扣》《魏晋风流》,诗集《荡漾》等。

阅读 86
分享
下一篇:卢晓天诗十首
上一篇:戴潍娜的诗
写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