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景华:心酸的感动

秦景华
2021-10-21
来源:《南荷》

赣南师范学院   秦景华。

    翻开人世间的字典,“苦难”这一字眼儿似乎特别扎眼。上苍创造了人类,必将“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那样才会使其成为一个真正的人。但是在物质极度丰富社会高度发达的科技时代,人类的苦难远不及十年动乱的沉浮不定,也不如三年灾害的衣食不给,更不如远古时代的居无定所。似乎在一般人眼里,我一个小小女子在“为赋新词强说愁”,因为如此安定如此和平的世界根本没有给我们带来什么难言的苦衷。

    人说上帝给你一样东西,也将拿走你另一样东西。是的,既然上帝仁慈地赐予我淳朴的双亲,也就没有必要给我的父母丰足的安家费。我那可敬的双亲就是在这样的现实中撞得头破血流,体无完肤。否则家居发达地区落后农村的我是永远也写不下如此沉重的文字。于是我就是他们的希望,是扭转苦难局面的主力。他们没有文化、没有技术,有的是一双勤劳的双手,还有一间破败的小屋。他们只有土里刨食,倾其毕生的精力为我操劳。我就是在他们殷切的目光下,撑着破油纸伞,踩着他们的尊严一步一步走来。其中的艰辛除了我的家人没有人能体会。

    我是快乐的,两千年的一张薄薄的入学通知单将我携进大学的殿堂。我又是愧疚的,因为殿堂外的父母却为此熬白了头发,累弯了腰。春去秋来,每年的寒暑假就无可避免地在汗水与泪水中浸泡。每当我看着他们为我筹学费的尴尬与懊丧,我的心里就有一种莫名的绞痛。哎,人活着真的很不容易。

    或许最无助的时候,也就是最想倾诉的时候;最孤独的时候,也就是最感伤的时候。每一个身处孤独却又恐惧孤独的人都需要一个绵密的感觉自己,体察自己的朋友,哪怕是一个在时间和空间都是遥远得缥缈的朋友。我又是幸运的,我有一个真真切切的朋友,那便是叶子。每当午夜时分,我就会拨通远在广州的叶子的电话。那时的我就像一个醉酒的夜归人,在电话的这头说着最为辛酸的话语,她便是我最忠实的听众和最贴心的安慰者,于是所有的不快在顷刻间消散得无影无踪。叶子也总是在寒暑假的时候从遥远的南方寄来汇款单。今年也不例外,她今年给我写的汇款单的附言是这样的,华:情人之间因为忘却一切而陶醉,朋友之间因为了解彼此而悲喜,人类生命中的世界观除了亲人,爱人之外,朋友占着极其重要的地位。相信我,你于我是重要的。--你永远的朋友:叶子。看到她的留言,我仿佛一个潦倒的流浪汉在荒芜戈壁上捡到了一块金子,是那样的欣喜,那样的感动。

    今夜的我坐在昏黄的台灯下翻阅装满亲人、友人的相册,翻阅着那一幕幕往事,思如泉涌,感慨万千。原来人就是靠着那份执著的信念,那份无私的真诚走完他(她)的人生旅程。

    原载赣南师范学院《南荷》2002年第1期。

阅读 1358
分享
写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