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海诗五首

小海
2021-12-15
来源:中华作家网

田园


·

在我劳动的地方

我对每棵庄稼

都斤斤计较

人们看见我

在自己的田园里

劳动,直到天黑

太阳甚至招呼也不打

黑暗早把它吓坏了

但我,在这黑暗中还能辨清东西

因为在我的田地

我习惯天黑后

再坚持一会儿

然后,沿着看不见的小径

回家

留下那片土地

黑暗中显得惨白

那是贫瘠造成的后果

它要照耀我的生命

最终让我什么都看不见

陌生得成为它

饥腹的果物

我的心思已不在这块土地上了

“也许会有新的变化”

我怀着绝望的期冀

任由那最后的夜潮

拍打我的田园

·


失传的,沦丧的…… 不知江月待何人 但见长江送流水 ──张若虚《春江花月夜》

·


今天,我感受到那股气息

却不能持久 不能应和

像沉闷的月明之夜

·

我抒写过一个呈现之夜

一个沉痛之夜

一个敦煌的飞天女神

和无法相应的音律

一个失传之夜

·

万物的灵长

大地承接了我的身体和欲念

而心灵是否

就是那对着苍松解读明月的人

就是那个潜入长安的花间词人

·

"要记住,你们所有的众生

都有着同一颗心……"

但我却盲聋喑哑

年年征战 无法解脱

·

就像这地心的引力啊

它让我仅仅成为这个人

──一个漫游者

却又偷偷移走了 我周围的空气……

·


必须弯腰拔草到午后

·


男孩和女孩

像他们的父母那样

在拔草

·

男孩的姑妈朝脸上擦粉

女孩正哀悼一只猫

·

有时候

他停下来

看手背

也看看自己的脚跟

·

那些草

一直到她的膝盖

如果不让它们枯掉

谁来除害虫

·

男孩和女孩

必须弯腰拔草到午后


·

精神病院访客


·

恶魔在睡梦中轻声低语

像落入陷阱

梦触犯身体

发出刺耳的噪声

一种天生的女性气质

使他就范

看上去不适合

她可以走过来走过去

像聊斋中的女狐

哪怕他什么也听不出

这个高大的化了淡妆的男人

你可以尝试把手放在他肩上

轻轻拍打

对世界完全丧失了耐心的人儿

闪烁不足,如这个星球上

拯救者的脸

他的反抗如此强烈

又极端疲倦、虚弱

·

反省、抵抗、错误

慢慢又回复到过去

一个人梦中会如此深入而无助

不断地模仿和学习新生事物

清洁、善良和美德

黑暗大地上的匿名朋友

有多少悲伤粉碎了

不是仅仅审视一下便能轻轻过去


·


迟到的诗篇


·


两个孩子,一个哭,一个笑

善于隐匿的素朴面具

她和她的母亲,和伸手可及的事情

象微风经过黑暗的邃道

必须认真地加以选择

死亡、苟话,还是乖巧

母亲的手

在暗中拨动那未燃的火星

·

她只认得母亲,只记得幸福

而不认识又是悲伤的一次轮回

人在栖居地

犹如冬日的平底锅里煮着的星星

·

事实上的举目无亲

尤如日出和日落的距离

但两个孩子坚持

修补她们破损的人生

像那年迈的妇人露着脚趾的鞋

拖着病体

投入冰凉的护城河


·

小海(1965- ),原名涂海燕,出版的诗集有《1999九人诗选》。


阅读24
分享
写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