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当代百位品牌作家曾丰年·策兰文化传媒集团签约作家

曾丰年
2019-11-19
来源:中国好诗作家协会

微信图片_20191119142104.jpg


水手,本名曾丰年,河北省丰润县人,爱好文学,中共党员。秦皇岛市作家协会会员,河北省作家协会会员,北京铁道文学协会理事,中国当代百位品牌作家。1988年曾在中华文学研讨班进修。文学作品陆续发表在《散文诗》、《秦皇岛日报》、《秦皇岛晚报》、《人民铁道报》、《北京铁道报》、《北方文学》、《步入的风景诗选》、《新星诗人诗选》等二十余家刊物。并在各网络微信平台发表作品二百余篇,其中《水的十六种意象》、《梨花白》、《遗鸥》、《风中的高铁》等多个作品,分别获得2013、2014年、2015年、2016年、2018年北京铁道文学诗歌、散文年度一等奖。

策兰文化传媒集团签约作家编号:C1680263-0137  


铁路旁那片芦花

          水手


         一

芦花的身世

隐秘在我的心里

有很多年

一直睡着


有一天

弥漫的芦花

一路荡来

温暖了我整个冬天


在这个寒冷的冬天

我背着夜色

一路行走

我已到了你的身边

黑夜,保持沉默


芦花

我想念了多年

那片芦花的夜

我看到你站在高岗上

肆意绽放


夜色很深

不要害怕

今夜有我

海风

会带我进入你的身边

让几束黄色的飘带

在梦里荡漾


     二

我是那棵芦花

干瘪瘪的

站在高岗上慢慢地枯去

从春天开始发芽

到微笑着和风握手

再到生命的枯败

没有太多的语言

就这样的枯去


自已的快乐

自已的苦难

风霜雨雪

雷鸣电闪

都在自已的生命中经过

也曾用文字表达

用思想咀嚼

一棵芦花就这样慢慢的枯去

一个人走不动时候

路也会变短了

人也会变小了

学会蹲在一块荒园子

不再出行

像啃食青草的山羊

咀嚼被岁月拉长的胡须

充饥


一棵芦花枯去

枯去就变黄

最终被泥土没入


   三

那棵芦花

蠕动于夕阳的背景里

那种感觉

温柔如风

浪漫而野性的姿势

向一个充满魅惑的方向倾到

悄悄蔓延着银白色的思念

逆水而行的知己

在枯萎中读

瘦赢的牵挂

单薄的相思

被夕阳染红的伊人

是我心中埙落的黄昏

芦花

修饰着荒凉寂寥的植物

离我们的爱情太远

令人战栗的旷野

仰望那片芦花湧起的激情

使我迫不及待想见到你

爱我一次吧

过去

那些发生在身边的故事

绝非这些芦花可以掩饰的

伸开双臂

让寒风击打我的胸膛

让我铭心刻骨

记住

芦花四射的光芒


       四

夏季的音乐消失在秋风里

纯净的时光

浣洗风尘缠绕的芦花

一棵芦花搂着

另一棵芦花

迎风而舞

它的光影轮回

爱情被刺伤

伤口不再愈合

一种永恒的残缺

在对立的天空下

延续着一个苍白的季节


持续的舞者

柔美的容颜

像蓬勃的岁月

健壮的生命啊

任时序酿造

在一种清洌的光芒里

等待拨节的吟唱


海子

         

今夜

又一次走近你

是那只低飞的鸥鸟引领

衔着麦子的诗节

飞进圣洁的心境

不知何时

哀凉

把你的心撞伤

从此

春暖花开

再难走进你的诗页

面朝大海

那不断折旧的爱情

让你悲默

世界很大

容不得一副瘦骨

现实无数次敲击你的胸膛

孤独的双脚

行走城池的边缘

每一节椎骨都是一级台阶

一步一步穿过厚厚的阳光

爱情

流泄成眼前一片蔚蓝


汽笛

   

汽笛

我唯一的记忆

当上帝摁响时

我泪流满面

它在我行裏里

使我安宁

行走在一条漫长的轨道

我不惊慌

迷途时

也会听到它的呼唤

火车和我一起

向着落日奔去

无论是忧伤

还是快乐

我一直在这条轨道上奔跑

实际

我一直

喜欢在夜晚的荒地里倾听

汽笛如兽的嘶鸣

此刻

我抱着自己的双脚

继续奔跑

汽笛嘶鸣

而我声音低哑

摁响汽笛

一切都会因此苏醒


一种河流

   

一种河流

故乡在上游

我在下游

雁叫声

在空中四处飞散

惊涛拍岸

在每一个渡口

都会有冬雨的坠落

我注定在外漂流

两串脚印

沿着船头的方向

已经走远

以寂寞

或以孤独


信号灯

     

冬夜

我独自站在

轨道之外

照亮

那列回家的火车

面对

这个无月的夜

我的呼喊

发生钢轨的断裂处

冻伤的灵魂

在疼痛的黑暗里

曼妙开花

阅读 1279
分享
写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