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幼幼新作十五首

余幼幼
2020-06-19
来源:

微信图片_20200619011413.jpg

余幼幼

诗十五首


▍左右眼

终于

冷峻的一天

示意我将枪口对准左眼

右眼目睹了

它失明的全过程

仿佛每个夜晚关灯

左眼变得漆黑

只不过是睡着了而已

这次它是彻底地

不会醒来

接着右眼也变黑了

一种基于左眼的黑暗

平均而静默

像失眠也像假寐

▍夜 饮

几乎是

同一时间埋下头

失望把星空刺激得更亮

但我们的脸

已于黄昏埋葬

很难再仰望

从璀璨的银河系

找到与自己的对应

进入街角的酒吧

可以熬过无尽的长夜

我们拥挤在那里

并非为了喝醉

而是确认彼此还在

我们交谈

不是为了说话

而是要把每个音节

从紧张的氛围

解救出来

干杯吧

省略掉苦闷和忧伤

这是唯一

具有对抗的事情

两个杯子砰的一声

没有流血

就回到了原位

▍代 替

这一季的水果

不适合用牙齿咀嚼

用唾液腐蚀

则可使其软度

达到最佳

包裹住

舌头释放的孤独

不断接近

沉默的极限

就好比

嘴巴用包住果肉

代替

包住语言

▍戒烟过后

戒烟过后

手从烟盒上经过数次

每一次手掌吞掉

一点万有引力

每一次食指和中指间

都保留着一支烟的距离

每一次空空的指缝

返回到手中

一只完好的

可握住几缕白烟的手

因不停重复已失忆

▍刮腋毛

为迎接夏天

东亚女性的第一步

是刮掉腋毛

使嘎肢窝保持干净清爽

北欧女性则迫不及待

亮出生长了

整个冬天的浓密腋毛

她们推崇自然主义

反对女人成为审美的客体

我拿着剃刀的手

在空中停下来

犹豫了一会儿

就开始不听使唤地

往右挥舞刮掉了传统

往左挥舞刮掉了政治正确

当我回过神来

恰好看见镜中的自己

特别像个人

▍读后感

1.

读完他的书

如同与他一起

泡在浴缸

面对面不语

阴天

水模仿水

一直沉一直沉

沉入海底

我们是藻类植物

已经被鱼群

啃食干净

2.

蓝色喷嚏

从鼻腔中飞溅出

宇宙碎屑

毛发于温水中

脱离毛孔

我脱离我

成为他身上

冲不干净的泡沫

3.

第三个下午

文字从

出水口流进下水道

一本空白的书

浮在水面

我——

一个新的盲人

独自坐在浴缸中

▍长劲鹿

她有长劲鹿的头

但遗失了脖子

她曾经要爬上梯子

才能数清楚头顶的鬃毛

这样的生活无聊透顶

找不到合适的脖子

她就用双手举着

腾不出手来数头顶的鬃毛

现在她不觉得无聊

只觉得很累

▍面 具

脸上的弹坑

是青春期留下的

我们被一些精巧的子弹击中

而被命名为成长的战争

如今证明是非法的

我们也经历过与自我的

分解与重组

活下来的脑袋

已经找不到支撑的身体

从战场上返回的那天

像参加了一场化妆舞会

戴着死人面具

它与脸如此贴合

仿佛一张自然生长的面容

很多时候我们都与

牺牲者混在一起

互相传递体温

使之达到一个平均值

谁都不愿意

变得更热或者更冷

不愿意用真正的死亡

去弥补

作为人的缺陷

▍无顶剧院

窗外的物体浮肿着

自然光形成的阴影

正好作为道具

支撑起一个无顶剧院

我们坐在阳台上等

新的演员出场

只等来了一辆汽车

在圆形转盘绕了一圈

两片树叶劫持了

一小段碰巧经过的微风

楼顶晒的被单

还原了午后的太阳

只适用于夏天的

照射角度

错误地估计了

这个季节

对于光线的用量

房间里的人眯起眼

隔着玻璃和空气

观赏一场不知名字

不知因何而起的剧目

很快地也融入到

了剧情之中

▍新的一天

金星误吞了

黎明的曙光

以及时态

挑动地平线的

某根手指

把城市的亮度

拨到零

早餐先于噪音

与胃液合成新的图像

继续呈现饱腹感和

昏暗的场景

建筑物在视线下方

慢慢被阳光蛀空

再被逐渐醒来的人用

同样的目光一瞥

新的一天

所见之处都在氧化

包括最平常的

不可违背的重复

▍从海边经过

汽车经过海边

像往常的汽车一样经过

我不知道这里往常是什么样子

平视的画面没有动

更像灰色水泥筑成的海

水是固态的

可以把人摔成粉末

粉末引发的扁桃体炎

不在喉咙里

而在海面上行走

走着走着它想游泳了

便往前一跳

海水裂开

真正的海水涌了上来

▍人烧起来了

人烧起来了

一时半会儿

也烧不完

人把人点燃

不是依靠火焰

而是愤怒

那道铁门内

有足够多的悲剧

将火势放大

人被燃烧时

的渐变色

能否嵌入光谱

被看见还是

被穿越

人燃烧后

是变成气体

还是粉尘

是回忆还是痕迹

是否能被触摸

被抬进风中

过自由的生活

人燃烧后的天

是空的

还是地面的倒映

人继续燃烧着

成为数不清的火种

成为碳和燃烧

他者的燃料

炉子永远不灭

人永远烧不完

▍正负马

她用心里的恐惧

造了一匹马

充分溶解

在气体中的马蹄

不用说出完整的故事

就能驰骋

舌根制成缰绳

拖着一公升

静音的口腔分泌物

它们同时作用于

马的生命与动力

她骑着马勇敢地

在闪电中穿梭

然后回到自己的内心

反复地笑与哭

她的马

分为

正极和负极

▍反 面

你的背朝着我们

肌肉被埋得十分妥当

即使灯光亮得毫不委婉

也难以撬开表皮

我们都无法说出原因

为什么要在一个人的反面

埋藏诸多细节和

诸多隐秘事件的雏形

你的背裸露

反过来把脸上的光泽

全部遮住

就像一个无脸之人

用反向的语气解释自己

没那么坚定的线条

没那么自信的起落点

只有背对观众

才具有正面的意义

▍诞 生

听一听雪花中心的胎动

从高空缓冲下来

将自己摩擦得无比温暖

像突然拥有了体温

长出了手脚

向无限开阔的地域

繁殖迁徙

模仿当初人诞生那样

聚集成村落

城镇、都市

在一条进化的

线索上

朝着终点的方向

不断覆盖

凝结

最终融化消失

阅读 5637
分享
写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