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晓天的诗

卢晓天
2020-07-08
来源:策兰文化传媒网

微信图片_20200708175240.jpg


卢晓天的诗


1)暮年(之一)


我不知道暮年,我会不会想起我儿时玩耍的村子

水草青青的村子,

田埂摇摇晃晃

河里的水,

围着宅子游泳

水车,

依依伢伢 掀起阵阵水花

鸡叫、鸭叫、狗叫

很多都是异口同声     风拂面,坐在门槛

我的眼睛

在云上飘


风拂面,有一缕阳光抚过心际   暖暖地

祖母的围兜 永远变幻出惊喜

她的额纹之上,

有阳光栖息   闪闪烁烁

亮晶晶。


玉米杆起起伏伏

红蜻蜓

在晚霞中起舞

小河水哗哗的

丝瓜的脸

茄子的脸

豇豆的脸

都拉得很长

只有番茄的脸

还有南瓜的脸

一团和气


我不知道我的暮年

有没有记忆中的宅子

有没有

亮晶晶的阳光一缕

至少现在

已没有祖父祖传的虾网

没有让我垂涎三尺的灶台

没有比我童年还轻的

煤油灯……


不过我依然相信

一到春天,我的暮年

一定会有一只蜜蜂

嗡嗡嗡嗡地,

钻进我记忆的土墙

让我扙拐去捉,兴致勃勃。



暮年(之二)


我和蜻蜓都喜欢那片青草地

至于蜜蜂有什么想法

那是由花去琢磨的


蜻蜓在青草之上飞舞

起起落落,

恰好有一片夕阳

追逐它的翅膀

我躺在草地仰面朝天

看一天的晚霞

惬意的风啊……

一天的时光被蝴蝶占据

村后的油菜花

大片大片地

围猎我的,蝴蝶的眼光

一天到晚,都没能脱身


仰面朝天,傍晚。

我总是让花花草草

打理我的退休时光

草地的一汪水洼

能折射夕阳的温暖

我不奢望

它认出我来,它能折射出我年轻时的那条湖岸。


但我依然期待

那晚霞中的蜻蜓

翅膀能舞出一匹快马

于这草长莺飞的季节

去重蹈那些

曾经的沧海 ……



春来村庄


枝头的鸟闹了

村河醒来,一个扩展运动

腰,扭得幅度很大,

曲线优美。

茫远的天空

飘摇花的倒影

村河一头雾水


一两个花瓣

被柳枝打落水面

柳条忙不迭地弯腰

一次次勾引落花流水。


恍恍惚惚

村庄一夜醒来

燕子进门 绕梁不已

所有的鸟叫,

都围观着花开

篱上花开 树上花开

山上花开 水岸花开

一根根电杆,大饱眼福

一排排电线,饱吮花香


紫陌红尘,涉水而近

田野开阔   

呼应着涌自大地深处的气息

一片,挨着一片

春来,所有的温情

在村庄内外

释放、传递、弥漫

借用风的力量

呼应太阳的照拂。



经幡如莲


我突然的钟情于经幡

我不再关注琐碎

关注那些

烟火味和砍柴的声音

镰刀们束之高阁

最后的光芒

在晚炊的斜阳下

将纷至沓来的油盐酱醋

一一逼退


经幡飘摇,小叶紫檀的念珠

频频发出呢喃的吟诵

庙堂之上 法相庄严

异口同声的祈祷

在跪拜者的膝盖间

起起落落


经幡飘摇如莲

而本来的事物

开始消弥

一些缘分的温暖   一些

花的呼吸 鸟的羽毛

光明的褒扬 还是黑暗的诅咒

于我的胸膛

它们一一走出,开始撤退


钟情于经幡

此时此刻 我通体畅快   

浑身上下 孔武有力

一拨动手中的念珠

那些锅里碗里的匮缺

就会盆满缽满

就会在颂经的慈悲里

我为那些

关注粮食和蔬菜的身影

呼号

就会让念珠的光芒

照亮那些疲惫不堪的

夜行货车

一辆、又一辆 ……


如此,我在香火缭绕处

双手合十

心生欢喜

经幡飘摇如莲。



水里的月光


雨后黄昏,屋前的河沿

月光漾开清渏

一粒梅子,掉进水里

月光变得恍恍惚惚


一天的雨水漫过村庄

梅子的熟味,

水和我,都感受到了酸涩

而朦胧的月光,

正在被揉进荷的         

湿漉漉的花影

水面,

         

波动很大。


而片片荷叶,

却在水里十分满足

它们和我的处境

没有一丝丝重叠


半个月亮爬上来,

玩水,看梅子坠落

看垂柳以水为镜

表演着款款深情……


我决计不去想

      早晨的花语呢喃,

不去想一只杜鹃

      被大雨浇湿的羽毛

和鸟搁在树叉上的

迷茫的眼睛

即便白日的脑海里

它们,和麦子收割的过程一样,

是反反复复的电影情节


水边,撩水

一下又一下

我努力迎合着风的走势,

去习惯鱼类、藻类及荷花一族

它们缠绵的,

此起彼伏的呼吸

动作变化很大


最后,我在自己的倒影里

以一抹浅笑

去应对荷花的烈焰红唇

并决定走进夜的故事

这个故事,

由月光做主题。


卢晓天,男,江苏苏州张家港市人。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主任记者。供职于某中央新闻媒体。先后在人民日报、新华日报、扬子晚报、海南特区报、作家报、《鸭绿江》《雨花》《青春》《参花》等报刊杂志发表诗歌、散文、报告文学等多类文种的作品,著有散文诗集《A是爱的字母》、诗集《剑啸雉水》,巜海之门〉》、报告文学巜东疆金盾〉》、《高分是怎样炼成的》,等,纪实文学“南通教育之谜”,在新华日报连载。

阅读 421
分享
写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