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培刚《渔泛峰》组诗外七首

李培刚
2020-07-12
来源:策兰文化传媒网

   

李培刚渔泛峰》组诗外七首


    渔泛峰

             ——渔泛峰系列     之一


择日不如撞日

遇见的    是不是你      最美的模样


有风     撩拨垂柳的青丝

摇不动     古渡的旧帆

而黄桃     月份沉重

用不着晃悠     便瓜熟蒂落


有雨     挑逗了一个上午

对断壁残垣     暗自垂泪的

还是老天


我一副花镜

低头    是雨巷的空寂     老街的沧桑

放眼    是陶童古河      被一截截阻隔的历史章回

是一朵朵红菡粉荷     托举的

采莲女前世的影像


白鹭的翅膀

扇动烽火狼烟的记忆

而野鸽子       嘀咕一声

便炊烟袅袅


一棵棵苞谷     背着天线

发送或接收的     应是当今最新最强的乡村密码


江堤上

七百年风云尽收

该如何绘制     渔泛峰

下一个百年蓝图     十里画廊


        古银杏

            ——渔泛峰系列     之二

           

候鸟衔来      一粒江西的白果

在汉水之南      渔泛高浲      落地就生根

长出     九渡十一庙

长出     渔黑二镇   赛过南京


干茎光洁     虬枝飘逸

像一根拐杖     一拄七百年

枝繁叶茂     似蓬头的乡野稚子

夜梦为马     分明豆蔻华年

又几番兵燹战火   几番电闪雷鸣

伤痕累累     皮开肉绽     烈士暮年


作为永镇寺    唯一活着的证人

一开口

便是诵经的真言   醒世的绝句

寺钟化泥      如何洗磨辨前朝

木鱼沉底     空了油锅     也空了刀俎

风来撞击      雨来撞击

敲响的     不知是朝钟     还是晚钟

不知是乐器     还是法器


就这样

枯坐黄昏     也枯坐黎明

缱绻的心思     已被岁月掏空

任青石的街道向晚

任古河的波澜寂静

古河不干     石头不朽     就生命不息


钢筋铁骨    支撑一颗古树

一颗古树     支撑一部    遑遑青史

把微不足道的乡愁

交给油纸伞      蒲公英撑起


    石磨

      ——渔泛峰系列     之三

     

大山的孩子

从石头里蹦出来

同时下山的     是一棵构树     或者刺槐

一对冤家      终生磕踫      纠缠不休


推磨的人

把艰辛的日子     推开又拉回

凭一口锋利的钢牙     撕碎又咽下

转一圈     天色就暗淡一份

白发就增添一根


三十年幼稚     三十年轻狂    三十年迟暮

吃尽了渔泛的五谷杂粮

喝干了陶童古河的水

如今     石匠    磨匠     石磨俱老

呆坐在时光里

啜饮流年的风雨     鸟鸣      或者云影


在游人凭吊的目光下

安如石佛


    老屋

       ——渔泛峰系列     之四

     

只几根柱头     几副列子

就足以勾勒

那个盛世的骨感神韵


打开老屋的

不是每天     照例升起的黎明

朱门已朽

唯石质的户枢不蠹


总有一扇轩窗

为我而开

阁楼上射出的目光

比古河水还温柔   比闪电还犀利

半堵山墙     承载的斑驳记忆

不触碰      也一片片剥脱


是前朝何年

小姐      你在此待字闺中

面对被踏成马鞍形的门坎

我进      还是不进


梅雨时节     雁字未回      兰舟已逝

纵使今夜月满西楼

又云中何寄


江湖的浪子

怎么可以放下书剑恩仇      重新为你抚琴


      老街

     ——渔泛峰系列之五

       

这里的一切     不可触碰

空壳的树      斑驳的墙     

摇摇欲坠的     梁       檩     椽

以及     依然锋利的玄铁剃头刀


最先坍塌的     应是冶炼炉的烟囱

一部分化为烽火

一部分降解为    低矮潮湿的炊烟

其次是九渡的桅杆

回到岸上的杨柳    披头散发

回到山上的松柏     啸聚绿林


铁铺的大抡锤     丧失了雷霆万钧

锈蚀为最小的神器

每一锤     精准地敲击     日子的

拮据与疼痛

手工旗袍的针脚     沿江流的曲线

返回老妪的身上    成为历史耀眼的补丁


风一来     槽坊的基酒

在红高粱     黄黍子的地垅     汹涌澎湃

青旗沽酒的祖先转世

在摇篮里     嗷嗷待哺


戏台子倾后     被暗流隆起

为大汉王陈友谅     先唱《十面埋伏》

后演《霸王卸甲》

曲终人散     谢幕的

是渔泛峰七百年的繁华


匆匆过客     在老街的废墟上

步步惊心

前进像是倒退     倒退像是前进

从杏花烟雨     江南墨绿中走出

恍如隔世


待一场暴风骤雨

拯救    陶童古河     搁浅的乌蓬


    梅雨辞


下了整整三七二十一天

梅子在水里     艰难呼吸

仅存的名义     竟还被一场场雨     反复盗用


一只鹰     在八卦阵       找不到生门

不肯委身红尘的风筝

甘愿领受      玉碎的命运

那根晶莹的索线     剑指长空

在理想的高度     孤独遗世


放飞的人       披头散发

脚印被雨柱     一步步钉死


当驿路桥断

亲爱的      请到海边等候

江河浩荡       已提供新的途径

我将在入海口     提前抵达


  端午辞


怀璧已是自重万钧

又凭添    一抔尘沙

你决绝一跃的江畔

已成人间       最高的舞台


聚一轮朝阳     照你苍梧出发      咸池饮马

还是    天门未开

聚一轮明月    照你春宫折枝

还是     洛神拒答


一出戏     演了三千年

你仍旧在      嫉妒     谣诼     群小       犬豕

美人    幽兰     中正       美政之间        苦苦挣扎

荒芜了     百亩蕙草       九畹兰花


作为楚人的后裔

千载的求索     百代的进化

握一枝枯笔    写不出一句天问

握一匹箬叶     锋利的锯齿

割伤了泪缐    闲抛暗洒


再浓的粽香

喂不饱     食人鱼摇曳的冷漠与优雅

忍看你     只剩铁骨铮铮     诗魂弥漫

只剩旧袍褴褛     几绺花发


也不知     韶乐如何舞起     九歌如何唱响

只好借问      你路过的沧浪

是不是沔水之阳

只好借问

我一叶扁舟    追你

要追到什么时候     什么地方

才见你     捶胸顿足

一声太息      几番徬徨


      咏蝉

     

咏过三绝       只剩一袭背影     云淡风轻的飘逝

唐代的诗人     在狱中哭高洁      在官场叹薄宦

羡慕你     不借秋风       也声名远播


一鸣惊人      其实来自       尘埃般的零落

软埋     蛰伏     饮泉食土

在岁月的最深处     向死而生


当深潜海底的鲸     浮出水面

你破土而出

从穹顶     树梢     从小小的身体的裂缝

王者归来


像金色的麦芒     怀抱利剑

但从不     伤及无辜

一对复眼      明察秋毫

对滚滚红尘     不屑一顾

一双透明的翅膀     浮光掠影

天空的高阔

优雅的飞翔     只为择木而栖

几声断叫        一腔梵唱

遏止行云      也遏止浮世的喧嚣


当生命的舞台     破碎为一树残枝

在日渐薄凉的人间       千古一台

伯牙绝弦


斜阳下     遗言无字

枯槁的形容     蝉蜕为

济世救人的良方     


     网球赛


选择秋天       傍晚

以匹配我们的身体

选择鲜衣怒马

以匹配     操场球场的华丽


骨头轰鸣        花发当空

握紧手中的武器     只让空气       光阴逃离

始终对准        唯一的目标


彩球不是绣球

接不住无所谓     反正已做过        半辈子的朋友

对沉重的扣击     选择避让

等待     触底反弹

对每一个界外    天外的臭球喝彩

就像原谅      我们曾经的年少轻狂


生活的技巧     远远高于球技

当太阳落山的时候

比分扯平


    雨    暴雨

     

失常的     姑且是上帝

梅子黄了许久    每一场雨   

师出无名


闪电     一次次撩开       天的胸怀

无需哺乳         仙下河一夜长大

翻过栅栏       从摇篮里爬出来

在紫陌红尘     邯郸学步


作为母亲河     汉江

激动得涕泗横流

浸润     古云梦泽     消失了千年的梦

江汉平原炊烟迷离

稼禾沉溺        不能自拔

鱼虾们开始     攻城掠地


再狂暴的雨     也说不出满腹的心思

每一声     由秦砖汉瓦     同步翻译

有人听出温柔     有人听出决绝

有人听出呼唤     有人听出杀戮


水车上     蓑翁端坐

在线坨子的此消彼长中     完成的

不过是     水之故乡       又一场迁徙

沧海桑田的轮回

不知几分人为    几分天定

流过的汗       洒过的泪       饮过的酒

因心中的太阳而绯红


我已放弃车马     踟躇风雨

将一部分雨     踩在脚下

而更多的雨     凌驾于我的头顶     


    致高考学子


选择七月七日

并非渲染        烽火狼烟的记忆

家国的河山     是有一座古桥       等你收复


选择苦雨霏霏     并非天意

太多的顺境逆境     世态炎凉        每天都

踫撞交锋为雨

正好     掩饰我的泪水     你的汗珠


人生并不如戏

但你可以把这场大考    当作摸高的游戏

从小     你即具备飞翔的潜质

一双小手         多像一对翅膀     只是没有羽化

只是在触摸妈妈的脸庞时

伸展为     蟾宫折桂的巨臂


尽量跳跃      脱离地心引力     瞄准

不要总盯着     那位女生     娇妍的背影


985     211     只是一个时代的密码

你可以破译为    云淡风轻     或者     菜鸟驿站


交卷的铃声     不是晚钟

记得留下尊姓大名

今夜无眠      喝酒不喝醉

吹灭读书灯     一身都是月


   大雨小令  


在蓝色的湖里点黄豆

在黑色的电缆上串珍珠

而以千万枚银针   缝死

车轮与脚印   唯一的出路


伞   作为天地间的调停者

颜面扫地后   留下一柄天问


一只鹰   打湿了翅膀

落草为寇

老树新蝉   嘶哑的嗓子

撕不开   重重帷幕


青峰倒垂    浪里研一池水墨

枯笔干涸的心思   发酵千载

还是忆不起   当年

听雨歌楼客舟


找一块石头   不用蘸水

要用多大的力量   才能抽出

剑鞘里的烽火狼烟

趁天色未晚   自将洗磨

不能倚天屠龙   是否可以

抽刀断水


好在这个雨季

沙漠不再荒芜   艨艟不再搁浅

所有的悲欢   都落在江南

起伏跌宕的   一阕小令



微信图片_20200712051652.jpg


李培刚,男,汉族,湖北省公安厅政治部宣传处。1962年6月出生,1982年8月参加工作,1986年6月入党,大学文化程度。全国公安文联理事、湖北省作家协会会员、湖北公安文联作协主席 。长篇小说《命运回归线》改编成电影《生命回归线》及电视连续剧《界线》。著有旧体诗集《何处是原乡》,另有三十万字诗歌散文散见于各级各类报刊杂志

阅读 1836
分享
写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