赖飞明诗10首:中国好诗杂志社

赖飞明
2020-07-20
来源:中国好诗杂志社

柳树


一旦长出新叶

会叫醒自己

赋予河水以细腰

并对一株桃花纠缠


怎会知道,醉心于自己

留下纤细的罪证

一旦有雨

会披头散发,哭个整天


除了自己环抱,谁时时

把自己抱在怀里

谁忍心,折柳人走后

一棵柳树

只剩下光光的树干


只剩下水波不断推送

柳枝的回音

和那些不再回头的人


放下


有心度,榆木

无心插,杨柳


已有造化

蚂蚁跟着僧徒搬家


宽恕,放下,锋利的

斧头沾上泥巴


南山尚有几亩榆木

木下蚁穴干燥


再笨的蚂蚁,也合群

寺院的钟声回响


蚁群成行

成行的杨柳被钟声吹荡


有限


如你所说,相对蚂蚁

人的自由是有限的

受困之篱,有境之时

一想到,还有那么多的我

堵在自己前面

忍不住喊声“滚”


雷声滚向天际

找那个点燃引信的家伙

对于一个戴罪者

所有言不由衷的赞美

如饥饿的人手捧的玫瑰


“忍耐也是有限度的”

闪电最终会抓住自己的尾巴

并撕开乌云,你说时,

语速如雨点


蚂蚁才不像我那么傻

冲出门帘,面对雨帘


蛙鸣


流光,在水波

一层层拨开自己


除了蛙声,剩下全是寂静

除了那边的蛙声

这边节制

求偶之声,一部不成文的法典

谁揭开,就有修改的权利

可谁又能压住,心中的蛙鸣

它蛰伏太久


寂静,是自己先发出声音

此起的声浪,拍击


彼地又怎能不伏下

最令人担忧的是,它已产下卵

还伪装纯洁


夜色那么重,田野里老式的管风琴

小乖乖,为盛夏

熬尽全部的激情


戴罪之身


他说得很慢

像一锄一锄

挖出不堪的往事

这是一片禁地

又要不断重复,挖一个缺口


落在地上的光

要捡,也没几粒

暗中饥饿的叫声

也不是这几粒就够的


他的絮叨,像对都自己的处罚

更像是一种摆脱

他看着星星

这是钉子,一直在他心里


“谁不是戴罪之身”

夜幕如地,无非忘了

带上自己的锄


沙粒


我是什么时候变得胆小的

收起奔跑的脚印

藏好手中的刀

像秋日的溪流,守着

越来越浅的边界

用沙粒喂养清螄与云彩的倒影

……

那是一条曾经

冲毁木桥,护栏的溪流

那是一条埋葬沙粒

又被沙粒埋葬的溪流


我可以更小点,藏在沙粒里

只要我的孩子可以放心得跑

他还小,只有他看见

佝偻的身体揣着炸药包


记忆


总有些事,要反复洗

才能灿亮,或者洗没


比如三年前,你在石耳山顶,听风

后来成了雕塑


比如两年后,你在庵堂小坐

蒲团已烂


寄希望于无边的野草

记住衰老的土地


记住那缕火苗

给予的光,以及干净的一生


这是最好的安排,水与火,

总是一个睁着眼睡

一个闭上眼活


无意之伤


我的左腿有两道伤痕

如擦洗不了的脏

拜妇人所赐

她撞了我,还一直咕哝

自己的无辜


我在地上滚了两圈

身上多处血道

她还坐在车上

年级大了,与我母亲差不多

算了,就算给自己母亲打了


母亲很少打我

即使我淘气,无意犯错

母亲昨天躺在医院

撞她的人已逃之夭夭


放牧


要有所收敛

河堤把水流拢紧

如一松手,时光就没了


也适时给自己松绑

河水一截一截送来漩涡

经验说,此时挣扎不得


放松,放松

白云也就回到天空


小脚


请把祖国小脚攥紧

我是说,祖国也有小脚

也很滑

我曾多次,从梦里打捞出一个崩塌的王朝

包括未曾修改的诏书


我要做的

把自己伪装成病理学家

用倒推法证明

生死之谜


可一个写诗的

如何用逻辑把握江水的走向


废墟里,也有莺歌燕舞

生死两界,隔无名涧

我只知道,那盈盈一握的小脚

有无比的滑腻


赖飞明,笔名赖子,浙江省作协会员,省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70年代出生,九十年代初开始诗歌创作,先后在《人民文学》《诗刊》《十月》《文化月刊》《诗选刊》《青年文学》《四川文学》《诗歌月刊》《时代文学》《星火》《山花》《浙江诗人》《湖北诗人》等刊物发表作品。出版诗集《比水更深的水》

阅读 1812
分享
写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