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诗八章

周鸿
2020-07-25
来源:孔孟文学院

 不忘初心、不负韶华

 

      花开花落,人来人往,相聚又散场。兜兜转转,三年后又回到了原点。周而复始,似乎一切都未曾改变,有的只是转瞬间时光的流淌。

      安静的午夜,闭上双眼,静静地感悟着生命的悲喜。不经意间忆起往昔,曲终人散。那走过的心历,依然在时光里旖旎。

      浮世三千,人来人往,在人生的旅途上,拾起又放下。渐渐也习惯了别离,心却越发成熟。

    村上春树说:“世上存在着不能流泪的悲哀,这种悲哀无法向人解释,即使解释人家也不会理解。”谁都希望人生静美,现世安稳。但现实必有坎坷。

     淌过的流年,让心越发光滑圆润,慢慢失去棱角。在成败得失间,将岁月铸成诗行;将富贫演绎成年华在世流传。

     放下,为下次的相遇。努力做生命的摆渡人。余秋雨说:“所谓朋友,就是那些让你独而不孤,互相理解自己存在意义的人;所谓朋友就是互相使对方活得更加温暖、更加开心的人。”

    一段不懂得顾及,相处很累的感情,就放手,让它云淡风轻,不论爱情或友情。

      余生,远离消耗你的人,让愿意陪自己做有意义的人一起。曾经,害怕孤独,现在,独享闲情,因你虽败犹荣。

     当睁开眼,窗外晨曦普照,清风萦绕,这是岁月的恩赐。在平凡中创造诗意,看一处风景,听一首音乐,用心工作,闲暇之余和人守看晚霞,过简单惬意的时光。

      我看晨曦里的阳光,闻带泥土气息的空气,等路边不知名的花开,侯夕阳下晚归的家人。在琐碎的日常里,期不期而遇的惊喜,许细小而珍贵的温暖。迷茫的岁月,终究要过去。

     感谢时光让我变得成稳,感恩上苍,让我喜欢上这烟雨人间,若有一天离开,会转身的瞬间,心中落下满尘的泥土。

    纤尘 不染,不忘初心、不负韶华。


  梨花若雪的记忆

  

    有多少人在你沦陷时,愿为你寸土必争;有谁愿在自己疲惫时,还拖着身躯与你相伴左右,无怨地倾听你无言的哀伤?

    在这忙碌的红尘里,不是每一次忧伤,都可以自愈。但无论怎样,都得行走在路上,只为不再错过对的人!

 若有天,无须假装年轻,在梨花若雪的时节里,忘记海誓山盟的诺言。与历尽沧桑的人再次相遇,心依然会荡起旖旎。

    而后,静谧在古城的老宅,清煮一壶新茶,把纤尘旧事倒进茶水里翻滚煮沸。让忧伤的过往,随茶香恣意飞扬。在袅袅升空的茶雾里,摇曳出一朵烂漫心花。盏茶碰撞的芬芳,让破碎封层的往事,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在阴凉的角落,空中悠扬落下的黄叶,依依不舍的与枝丫诀别。轻拾一片,做一艘心湖的孤舟,让它从起风的地方启航,到湖的彼岸。赏柳絮轻盈,看四季花开,观日月轮回。

     一树繁花,梨花烂漫,桃夭灼灼,一念永恒。终有一片花瓣,可深藏于心,在飘零落轩里,轻唤藏在心底的记忆!


   你若不伤,岁月无恙

   

  晴空万里,蓝蓝的天空白云飘,在温暖的阳光照耀下,依然带着微冷的寒意。

  干涸的井在低吟着,无处安放的心,无处诉说的惆怅……

 父亲无暇顾及周围的繁华和热闹,依然乐此不彼的忙碌着为游客们服务,烧水,泡茶,解签,聊天……

  来来往往的游客,不紧不慢的停下,在驿站喝茶小憩……生命来来往往,没有来日方长……

  温婉平静的外表下,却藏着一颗倔强的心。一个八十三岁的老人,二十七个春秋的年华;一根长长的扁担,四十斤重的水瓶!两千米的路程,翻山越岭,险崖峭壁,风雨无阻……

  情系一方景区,心系八方游客,默默的无私奉献,给游客带来春天般的温暖……

  从不言苦,不顾寒凉。春夏秋冬,四季在变更,山峦在变换,您那免费的茶摊不会变,摊上的凳桌随时间褪去原有颜色,您那服务人民的信念永远不会变“只要能走,我会一直坚持做下去”。

   这句话已成永恒,谁也无法改变您这份执着的坚守。您不是在山上,就是在赶往山上的途中!

  这座山因为您有了灵魂,您的事迹传遍全国。景区因您的存在,多少游客慕名而来,多少游客流连忘返……

  我拿什么来给您,我的父亲!汉仙岩这口井又干枯了,一年两个多月的旱期,您要花多少精力去应对?那一瓢瓢的清水,您要迈多少步,才能迎来龟裂的枯井满水外溢呢?还要多少年华,才能兑现您许下的诺言呢?

  那一壶壶清茶,迎来送往了多少游客?那一片片在热水中舞蹈的茶叶,你又要花多少时间去一片片采摘?那茶叶的飘香,你又要花多少心思去制作?

  采摘一片片茶叶,泡上一壶壶茶水,静静的坐于山间......心,等在一壶茶里,慢慢品尝,清香弥漫,飘散在每一个角落,入驻在每一个游客的心里。心情,沉静在一杯杯清澈的茶水中,光阴宛若被茶水所温柔,随意且温馨。

心若不动,风又奈何

你若不伤,岁月无恙

您的安好,又会是谁的晴天?


   情深缘浅


  多少缘分,多少无奈,终有那么一个人深藏在心,萦绕在心,未曾放下。总有一段情,深锁眉间,飘摇远方,想了又想,念念不忘。

  悲喜因心,潮起潮落,百转千回,入了心,在心间蔓出情花,守不住的痴念,离不开的缱绻。

  入了心的人,真心意透,一生牵挂。为守一段红尘,奋不顾身弃尘笑谈,陪你度过一世眷恋。

感情是酒,谁喝都会醉,碎过终情殇的刻骨铭心,放手和失去的遗憾,都潜藏在岁月里无法抹去,在夜深人静时独自一人回味。

  深爱着,却无言,那些说不出的话,藏着最深的情,那些最真的爱,藏着深痛,奈何情深,向来缘浅。

  有些感情,缘分太浅,任凭你再怎么努力,也不会属于你,强留不住;有些记忆,再努力,也不会擦拭去,刻在骨子里,融在血液里。

  入了心爱过的人,忘不掉,牵挂一生,无人知晓!入了心的人,远在天涯,咫尺却在流逝的光阴里孤独流转。

  用心爱过的人,藏在心间,让思念千回百转,欲说还休,尽管流年的风吹散了无数寄居心间的如烟往事,却是此生红尘中抹不去的念。

  入了心的人难忘,动了真的情难放,爱意总是在心中激荡,无从摆脱;思念总是在脑海萦绕,今生难忘,无处安放;那份爱与思念,醺醉了时光,沧桑了岁月。

  那段热情付出的光阴,灿烂谈笑的日子,是一段温暖的记忆,欢快的篇章,穿越时光的彼岸,将这份清清浅浅的爱与情,深藏在灵魂的记忆深处,伴着纷纷扬扬的思念,一生牵挂

  天涯很远,思念很长,入了心的人,永远都被带在心上,很近,情不曾增减,思念绵延无期,安放在心温暖人生。常心莫名的牵挂,无法忘记,虽已海角天涯,爱却近在咫尺。

  入了心的思念,才会爱得深沉,千回百转地惦记,痛彻心扉地想念,是一种悲伤,是一种幸福。

  见与不见,都在你的脑海里;想与不想,都在梦里,在你的世界里徘徊,梦醒时分,掉下的是泪,无尽的思念和眷恋。

  时光流逝,深情收放在心里,守着一个天长地久,握着一缕剪不断理还乱的痴迷,尽情的回忆和思念,用了心,入了情,深藏心底的依恋,时间隔不断思念的牵挂,岁月拉不远心有灵犀的感知。

  红尘里,留下刻在心上的痛,是你一生的情,是你放不下的人,入了心,便是一世的眷念,一直在心上,安放一生。


  情不知所终,一往情深

   

      情不知所终,一往情深。当初不知如何爱一个人,在爱里肆意的伤害,待知珍惜,人早已离开。这世间,爱从来都是两个人的事情,爱的方式对了对彼此是爱,爱的方式错了就是伤害。

     曾经佛家有云:前世五百次的回眸才能换来今生的擦肩而过。茫茫人海,际遇无数,要想遇上一个可以灵魂相依的人,那是需要多大的福气。

      因为你仼性的一句“爱了就爱,不爱就离开”,我们不幸成了彼此生命中最熟悉的陌生人。我们的关系也从曾经的无话不说变成了如今的无话可说。

       你看那天上的月亮,一旦圆满了,就要亏缺;树上的果子,一旦熟透了,就要坠落。爱一个人没有平视,就永无对等。相爱是两个人的事,可是离别向来都是一个人决定的。那些屈尊降贵的讨好,未必可以换来两个人的地久天长。

  有时,情愿一个人在光阴里隔世重逢。那是一种不计代价的欣喜,是一种不求后果的付出。因为不想错过,因为不想遗憾,便愿意为对方毫无保留地盛开一次。那怕是结局很惨也觉得是一种凄美的知足。那怕最后是伤痕累累一无所有,也是爱的心甘情愿绝不后悔。

      想来也是,这个世界,总有你不喜欢的人,也总有人不喜欢你。感情上最怕的就是以爱的之名的肆意束缚。正如你对我所说所做的,若爱请深爱,不爱就离开。非要爱到死去活来,非要问个明明白白。其实,问问题的人,心里早就有了答案。而我们又何必苦苦执着呢?

  没有爱的日子,像极了冬夜。有的只是夜的寒凉,漫无边际。每一夜漫天的星光都在燃起又陨灭。然而,一切的一切却并没有因我的难过而有所改变,一如往昔。

   有时希望自己是条金鱼,七秒又可以重新开始。不再想起,甚至忘了你转身的背影。往事并不如烟,回忆依旧那么深,爱是多么的不易,忘记又是多么的难。

  早知莫相识,如此便可不相知。而我还是孑然一身。偶尔,想起那一场时光荒废了的花事;那感伤的微凉,安然无恙。我没有软肋,百毒不侵。

    不论结果,终是不谈亏欠,只惦念曾遇见。然后带着遥不可及的祝福,淡淡走过余生的岁月,从此深情不被辜负。


  望月成石的缘

  

    沿古城里的乌黑青幽而又修长的古街,寻觅曾经留下的痕迹,找寻离别时的背影。我深情地眺望着街巷,一丝风烘干了溢出的泪滴,一路飘荡。

     零乱的脚步声,惊扰了时光,慌乱了流年。梦和思念,在清风中化作喃喃细语,不经意间,误入谁的梦境,沉寂了岁月的斑斓。

       湘水河畔的小路上,撤了一地的,不及细拾的心语,摇曳着萧瑟。我似乎已在千年的梦呓里,追寻着前世的记忆。

     多年以来的时光,依稀还能在昔日的故事潮湿搁浅,此时的暖阳却躲在云层里。回眸处,心扉依稀在惆怅,那婆娑涌动的过往,被落叶惊醒,又一次抹上了尘埃。

     思无声,念无言。托河风,寄雁鸣,细细地品味。慢慢温润,把最后的些许温存揉碎在音符里。

    而终究敌不过世事薄凉,一诗一歌难以入韵平起。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自古便难全。

    我试图效下自己,轻拾一片落叶为笺。不论初春还是深冬,撷一抹风景,嵌入叶笺,迤逦温润成的诗行。

    盈盈一水间,渴望的眸子沿着思绪的藤蔓枝桠,双手托起云朵遗落的泪珠。收藏瞬间,我愿是个无情的醉汉,酩酊如昔;更愿是一抹清新的空气,轻盈风的去向。

     若可以,我想把缘书写成一段佛前的缘,在烟雾缭绕里步步生莲。

     岁月静美,走过才觉孤单。氤氲了几多情丝缱绻,期许,一次不期的相遇。思念在黑白更替中漫延,一笑倾城。我抬头问佛,世上有没有永恒。佛说,缘来如风,缘去如水。

     透过感伤的诗行,经年的枝蔓,恣意地伸向远方。轻轻的,我把时钟的指针指向晨曦,透越那一程青山绿水……

     轻拾诗行叶落的瞬间,在黄叶的脉络里书写缘的深浅。那些曾经惦记心湖的,再也荡不起涟漪。顺着叶脉淡忘曾经的影子。

    扯着风的柔情,将无法释怀的往事,剪成一段思念,静谧放在水中。轻执素笔,写一段有你的故事,放在你必经的路旁,静静地守侯。


   父亲,因你而骄傲

  

      曾经有人说“活在光环下”,也有人说“活在故事里”。我是在父亲的光环和荣耀下出生,我的出现,也结束了父亲的政治生涯。多年后的今天,他无私奉献,服务社会,荣登“中国好人”榜,依旧是我人生的指向标。

  他是时代的楷模和榜样,也是我们民族的自豪,他用实际行动弘扬一个党员的担当。春去秋来,花开花落,迎送着万千游客匆忙行走。挑一潭清泉,传四季茶香,留下一片感动与温暖。多少年的守候,在这寥寥的字里行间,啃噬着多么透彻的寂寥,诠释着多少静谧的情感。付出的是一份责任,却对这片土地深深地眷恋。

  与灵山常相厮守,与岁月温情陪伴;山若寂静,其心向阳,即使老之,也不惧苦难,无悔今生。烟云过往时,物是人已非。而他的心宽其善,定若其神,一如往昔。时光匆匆,执守念初心,坚守党纲,上善若水。体衰年老,初心依旧,坚守茶摊三十载。尽己所能,善待游客,两点一线。不惧岁月,白首亦无憾。不愤世嫉俗,服务旅客。

  每每想起,心潮澎湃。他是“中国好人”,而我,希望自己也能成为社会的建设者,用自己的微光照亮匆匆的行人。做时代的见证者,让生命的血液,谱写历史的变迁,描绘种族脉络千年文化的演变。若干年后,当我再回首时,心中依旧有光,期许能听见“父亲,因你而骄傲。”


   一条走了,还想再来的街巷


  夜己深了,窗外宁静的街道,雨正急促的猛下着,雨滴静静地敲打着窗顶的雨棚。此时,正煮上一壶老茶,翻看着旧时的照片,品味着走过的点滴,有一种莫名的伤感。让我回想起那条雨巷。在静谧的雨夜,仿佛有一位窈窕女子,在朦胧的巷里,一步一步漫步着远去。。。。。。

  故乡的街巷,惬意里的时光渗着暖风,让我久久不舍离去,常氤氲在我心间,温良出一朵绚烂的小花。那到处飘逸着远古韵律的故乡,放眼之处青山碧水。

  年末的山村,充盈着美的幻影,如梦如幻。我轻嗅着这纯净的暧风,聆听着雨打竹林的韵律,远山烟雾朦胧,像一幅水墨丹青的画面。一抹沉香,一袭水墨,清雅淡韵,拨动着我的心弦。

  漫步在街巷里,用手轻抚斑驳的城墙,模仿丁香般的女子,迈着轻柔的步子,循着河堤,沿着古朴的巷子,走向风雨桥。静感时光淌洋,聆听湘河东流。屋檐的雨滴,溅落在石子上,像哀怨的泪滴,是清幽的思念,或是一声无言的叹息!

  被雨水冲洗过的石巷,变的幽亮深沉。我静寂着,远看一幅细雨濛濛的油画,细品街巷里的幽深和眷恋,缓缓的将自己融入其中,置身这唯美浪漫的巷子。

  雨雾笼罩着古朴的街巷,如若此时,有一曲古筝飘然而至,在每一个音符里,倾尽一份相思,附着灵魂的曲调,悠悠的飘向远方……

  我轻盈的脚步,踩在撒满了爱的石子,总幻想着雨巷里,有一位戴望舒笔下,丁香般愁怨的姑娘,撑着油纸伞,一丝温婉,几分娇媚,些许忧伤,静静的走向桥头,痴痴地等着衣锦还乡的少年。她伫立桥上,凝望着远方,久久的不愿离去。仿佛就是相遇的地方,这里有过她婆娑眼泪和欢声笑语。

  天空的细雨绵绵不断,姑娘打着的油纸伞,倚立在桥末,注视着远方,默默无言。渐渐地走向粉墙黛瓦的城楼,一步一步,无奈地远去远去……

  今夜,一种莫名的忧伤,想起了阴沉的街巷,想起巷子徘徊的我。想起丁香一样,身着一袭素色的衣裙,在朦胧的烟雨中踽踽,默默的,伫立在那里痴痴的等待。

  在这安静的夜里,我故乡的情愫,走在故乡的街巷,它一如既往的寂寥着,一如既往的悠长深远着……

  我想,再回去走一走多情的巷子,深情地摸一摸斑驳的城墙,还想再看看木桥流水。还有深长的街巷,想翻阅一下,有多少流年的过往,曾留下了我多少羞涩的记忆。

  好想,好想,再邂逅一场雨,撑一把油纸伞,静静地走过幽深幽深的街巷。我想知道,在这古朴静谧的街巷里,承载着多少祖先的泪水?在来往的过客,怀着怎样的心境去了又来?再想,轻闻下丁香的芬芳,品味丁香的忧愁……

  一个多情的故乡,一个走了,还想再来的雨巷……


微信图片_20200725113902.jpg


  周鸿:江西会昌人,研究生毕业,华夏精短文学学会北京分会副会长,作家文苑报特约记者,华夏精短文学学会会员作家,精短小说【杂志】签约作家,【城市中国】会昌站《原创专栏》主编,电影《茶摊》编剧,电影《相遇》编剧。孔孟文学院终身院士。其散文、诗歌、随笔等作品在各网站微刊频频发表,著有图文并茂的美篇700余篇。他是一名文学爱好者,也是一名摄影爱好者。闲暇时间喜欢背上照相机,游历山川河流,古镇街道,他是记录生活、世界的使者,用他的镜头记录下每个重要时刻。


阅读 4888
分享
写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