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小邪的诗

莫小邪
2020-10-19
来源:

莫小邪(1981-),原名马冬玲,北京人。2002年冬开始写作,有小说,诗歌,杂文发表于《青年文学》,《芙蓉》,《诗歌月刊》,《海峡》,《诗选刊》》,《佛山文艺》等杂志刊物。2003年至今,多首诗歌入选《中国诗歌精选》,《中国新诗年鉴》。


与海有关


靠近看,海水贴近褐色

而不是蓝色,他下意识走进水里

浪花撩人的抚弄

使每一步都变得负重和跌绊

同海平面垂直的天空是多云的天空

和画布上的油彩亲密接触

象一副照片,缩小的,记录下天气

不过,一时间,他没觉到什么

沙滩上的短发女人

一只手放在臀部的隆起处

另一只手抓住湿滑的贝壳,将这一切--

他和海水,天空和红嘴鸥--一览无余


他的美丽与哀愁


他睡在燥动的青春期

迷恋女孩裙下的秘密

一个潦草的记录里

是他零碎的心情

和虚度的光阴

他把厌倦生硬地塞入城市

关于他的一点一滴

都雕刻在平淡的日子

然而平淡

并不属于他

一场肮脏的交易下

他爸爸欠下万元赌债

这个失魂落魄的倒霉鬼

伤透脑筋

不得不从楼上跳下去

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

他落入一个接一个的旋涡

褪掉悲伤的外衣

他的美丽与哀愁

痛饮着烈酒

剩下难以言表的瞬间

伴他左右


苏门达的时间


他要从苏门达回来了

八月或九月

我记不清了--但会等他

因为--我爱他,记着他的

刮胡刀,再就是他的坏脾气


他住在那儿--有五年了吧?

即使早晨的马达声

和空气里的咸腥

以听觉与嗅觉的两种力量

冲击着生活


他还是会在布鲁斯的

拌奏下,跳上一曲

缓慢的音乐,浮游在湿闷的

季节里,一如既往--想念

那干燥的天气


我确信,遥远的苏门达--没有四季

篮子里堆积的水果--马上就要

烂掉了!他有一大堆活要干

甚至没时间吃饭


但他却和一个衣杉褴褛的印度人

躺在沙滩上,谈论着

景泰兰的制做流程,淡忘了

九月--最后的一天。


激情风暴


春天来了

沙尘风暴也来了

春天里的你和春天里的我

不谋而合

等了太久的你和等了太久的我

干点什么

泡在那又酥又痒又甜又腻的家里

能干点什么

所谓激情的沙尘风暴

不过是激情捎带着风沙

风暴里的人啊

永不畏惧环境的恶劣

汗流浃背,坚持到最后

此时

在香山上的小麦和在香上的小碧

放了把火

烈火焚身的小麦和烈火焚身的小碧

后悔莫及

下一个春天里的你和下一个春天里的我

继续,不谋而合

继续,干点什么


浴缸里的生活


不遇,我们还是

遇见了,轻松的谈话中

自来水管

眨眼间--爆裂了,干净的水

流在光滑的身上

冲走空气中的灰尘

拖起一个巨大的浴缸

把高耸的建筑淹没

这样一来,你只好待在家里

做一台吸尘器

这是工作,不要厌倦!

每天吸食着同一种毒----生活

无害的

使你在每个酒瓶堆积的夜晚

失去抵抗;从你的手爬到你的胃

捏着鼻子

在深夜悄悄说话

那一刻,你没感觉到吗?

轻微的抖动--是你无法超越的控制

我也是,痛苦的享受

--与你纠缠不清的日子

却仍然不知它在何处

它在你身边么?

还是掉进了浴缸----湿透了


有关伊斯坦堡的幻觉


女人亚麻色的头发

挂着一朵浅兰色的花

轻伏在石椅上

眼睛里闪烁出微暗的亮光

象少女般羞涩

美丽融入三月的扬沙

远处,在天地之间

旋踞着一条褐色长龙

它咆哮着,吞袭了绿洲

我始终没有记起

古兰经一百八十七页写着

…化成灰烬…

伊斯坦堡消失在沙漠…

而后,有人在沙砾堆中发现了

一株细小的幽兰

阅读 14
分享
写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