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蒂的诗

王吉隆
2020-10-19
来源:

绿蒂,本名王吉隆,一九四二年生,台湾云林人,现任秋水诗刊发行人、中国文艺协会及中华民国新诗学会秘书长、世界艺术文化学院副秘书长。曾任《野风文艺》主编,创办了《野火诗刊》、《中国新诗》、《长歌出版社》,曾主编《中国新诗选》、《中华新诗选》〈1996年>,多次代表我国出席历届世界诗人大会,足迹遍及亚、美、欧、非、澳各洲。一九九四年担任在台北举行的第十五届世界诗人大会会长,有四十多个国家四百多位诗人出席。著有诗集∶《蓝星》〈1962年〉、《绿色的塑象》〈1963年〉、《风与城》〈1991年〉、《云上之梯》〈1994年〉、《泊岸》〈1996〉年、《坐看风起时》〈1997〉年。


沈淀的潮声 ——晚春的鹿岛


岛,孤立

而不是终站

不因春的造访而喧哗

没有鹿的踪迹

却遍植海的浪荡风情

波蓝

沙白

草绿

是晚春锦织的三色地毯


岛,静默

而不是结局

感动或者怅然

并非绝对需要的着墨

因风的邀约

樱桃花殷红地灿开

杨柳树裂出嫩绿新芽

防波堤是伤痕砌成的墙

阻断了层层蝶浪的追逐

已非往昔一起怀抱的落日

黄昏依然以变幻不停的容颜

诠释彩霞离情依依的诗章


岛,环水而居

浸染成另一种航程的起点

披起暖白的月色

在防风林下听涛

潮来与潮往

放弃与追寻

都是海冲激澎湃的勇气

当今夜的潮声

在贝壳的耳中沈淀成绝响

就无法再感触春的温唇

云影隐退 渐行渐远

在晚风簌簌的祝福声中


岛,蕴山涵水

屹立成萦怀旧梦的一隅


病中记


  隔绝的 是病房

      是手术刀

      以及苍白最后的选择


  白色的 是口罩

      是床单制服

      是仰望上方的孤独

      以及你雪的容颜


  在外的 是堆积的花束

      是友情

      以及爱


  冷冷的 是不能紧握的垂弱

      以及拒绝拥抱的手


  无关的 是黎明

      是暗夜

      窗外是雨季抑或晴朗


  只犹怨 早些日子为何不曾

      把散落四方的诗篇结集

      把生命最末的章节凑个终局

      不管是美丽或者不是


坐看风起时 ——重游碧潭


载负过三十年睽违的岁月

吊桥的背 竟也瘦弱地佝偻起来

碧水不绿

红桥斑剥不红

纸鸢在飞升中寻觅

河堤上那年的我


坐看风起时

往事如散脱了装订线的诗册

一页页地姿意驰骋

不管是彩色缤纷

抑或是灰黯淡白

不管是触手可及的温柔

抑或是恒久缠夹梦中的遥远

终要飘逝

在无尽的风中


深知等待必然凋落的结局

但枫红守候依然

只因守候不为秋之萧瑟

守候的是自己孤冷的感动

以及心中那一小缕不灭的灵光

诗情不因等待而脆弱

芒苇不因白发匍伏而忧伤

思念的笔触冷冽如刀

剖析着所有曾经的华美

在风声簌簌未息之际

停格在回顾的风景中


风起风落

暖阳薄暮成阑珊向晚

潺流在凝田中沈淀暗哑

当彼岸灯火闪烁成鳞鳞波光

夜将因风而泊

舟系彼岸

只是彼岸的辉煌也属异乡


飘动的答案纸


十年的过程萧萧地

落成一场秋雨

象初雪般柔细地

打湿了台北的黄昏,以及木棉树列的砖道

橘红的花不是路标

不是稍纵即逝的风景


就无一个路标指明

是宁谧的秋水

或是荡漾的风情

每条路径

皆通往最苍茫的深渊

就无一句诗语描绘

脸颊上的雨中之雨

是装饰着笑容的心疼

或是烟雨飘渺的归宿

每个心情

都沈淀在没回音的山谷


所有的步道

所有的思情

终点都在遗忘的山岗

在放眼与沉思的裂缝中

云是唯一飘动的答案纸

 是温柔而空白的谜底

绚丽的彩虹在守望中

一分分地淡化消失

门上的铃当独自晃动着

室外的风声

而雨中的山色

漾流成临窗模糊的条纹

谱为诗章末节的音符


北港溪


把风景坐成垂暮的黄昏

来重读河上青稚的往事

水凉依旧

不复有清澈见底的鱼虾

如同我

从不追求掌声

也不刻意抹去悲伤的色彩

夹以滚滚的灰浊

果敢地奔向未知的远方

阅读 9
分享
下一篇:莫小邪的诗
上一篇:张错的诗
写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