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豪杯中外诗歌散文年度赛入围展:243号曹瑞冬

曹瑞冬
2020-12-03
来源:文豪杯大赛组委会


养生山,放生水

   曹瑞冬


时刻在畏惧横风暴雨那作茧自缚的冷漠,

却任由汹涌澎湃的孤单一遍遍冲击巨石,

不如放下这一路走来几度犹豫的分叉口,

寻一处望不穿天涯的他乡养养山放放水,

早早抵达红尘中央神圣不可侵犯的青绿,

无主的灵魂抓紧一山一水便就开始僭越,

非要将单纯的比较格式化为固执的战争,

不过是让自卑何茫然地扩张成人的幻想,

再多生生世世的爱泪也赎不清累累罪孽,

只是这一次请允许我先你们进入相思梦。




    拂水记


     游湖的人总会情不自禁地从船中探出脑袋,把手伸进湖中,拂水而过,我也不例外。拂水可能是一种习惯,抑或是一种魔症。

     活着真难啊,要把是非、善恶与对错统统纳入。当这个世界的风暴统统袭向脆弱的自己时,我们已经习惯了名与利的生活,但人从不会安分于某种习惯,迟早人心思变,厌恶此生。所以,想活出自由的人拼了命地要改变,他们没有胆量改变世界,那就逃避到山山水水中,靠寄托情怀了此残生。进步的中国人认可此类思想,在不需要负责的山水中任性,后来,这个姓由自由养成了倔强。

    世上大多数人,包括我,都不能成为彻底的旅行者,那种用脚步丈量生命的苦旅很少有人能适应。我们的逃避仅限于此,却也因而倍加珍惜,走过无数苦难的日子,总要制造一些美好的回忆留给我们终将老去的生命。旅行,可以通过团体的形式来完成,但它骨子里仍是追求生命自由的事。山与水共同化成风景旅游的两大范畴,但怕爬山与游湖不同,爬山是以坚强的心智挑战生命的不可能,游湖则是身体与心灵一齐被简单宁静的湖水融合,解放灵魂。人在大山大河面前的微不足道和敬畏景仰是一致的,然而,征服与逃避的分歧由此而来,纠缠生命。

    游湖是人与水共鸣的游戏,我们争相倾慕水的灵动与曼妙,也沉醉于水似柔情般的灵魂。一方清水,养活一方生命,人因水而拥有活着的能力,也因此从水中寻觅到为什么活着才有价值。江南的世界满满地被水包裹,湖在人心的地位比土更为重要。我曾坐在轻轻摇曳的船上,在烟雨蒙蒙中看清湖水与天际之阴沉,空洞茫然之感充斥全身,我也曾在大船上凝视着两岸青山环绕,静静地听着水声与江鸥的鸣叫,但总是忘不了用手拂水,一次次游湖,一次次拂水,游览了太湖、天目湖、玄武湖等知名湖泊,心中对蓝天碧水已经具备了想象的能力,但有些感觉是用眼睛观察替代不了的。

    或许仅仅是因为我习惯了污水霾天,也就把碧水蓝天这样久违的当初视作珍宝。一个人的贪婪无休无止,见异思迁成为我们的本能,但生命与灵魂的湖泊一旦出现,任何的湖泊都将成为将就,而我就是在将就中慢慢地把尚湖遗忘,遗忘了我为了自由而寻找到的最爱。情人眼里出西施,是因为我们的理性往往被情感蒙蔽,失了分寸,但我真的爱上了尚湖,它没有西湖的秀丽江山,也缺少太湖的磅礴大气,但就因为它包含了人生最难辜负的个性。尚湖也就在仅仅在常熟和江苏省中出名了,在它成为伟大之前,世人已经为伟大的人或物安排好了名次,也许,万物努力争取伟大的目的并不是为了自己的名字被记住,而是为了不让自己被世人否定。

    地球上的一切,包括尚湖都被深深打上了人类的烙印,但它也和人一样共同面临着求生存的难题。它多姿多彩的生命始于姜太公垂钓处,在经济重心逐渐南移中,江南文人墨客对其渲染风情。几千年来,江南人民亲手打造了富有生灵又有文化的大美尚湖。人的一辈子不会比尚湖的生命长,陪着尚湖走过千年的是一代代人,前人虽死,却留给后人丰富的文化宝藏和无尽遐想。前人留给后人的遗产总有一天会花完,到那时,又有新人会为尚湖打开新的道路。

  当我刚踏进风景区时,我就明白身为人类财产的尚湖融汇了江南水文化独有的神韵。尚湖之所以能带给游客种种灵魂皈依,是依靠着万亩碧波激发出来的人文情怀持续不断地感动人心。“上有天堂,下有苏杭”不仅仅是因为它们的美丽胜似天堂,更因为它们的美丽从不杂糅虚伪。我刚来到这里,心心念念的是身体早已养成的游湖拂水习惯,我会在蓝天白云下,水上森林中再度开启一场寻找宁静与自我的冒险。尚湖水和太湖水是一样的江南水,一样的碧波万顷,一样的天蓝心蓝,可我就是忍不住要把手放在水里。

    我生活在湖边但却无法拥有湖,望着尚湖最美之景——水上森林,蓝天承载着阳光,阳光掩映着湖泊,涛涛湖水流向远方的石桥,春光让水格外灿烂。碧水的美是自然共同促进的,我看到了无比的生机,然而,时值冬日,生长在水上的树木都已枯萎。中国人常言的衰落仍旧在努力迎向繁荣,生命这样周而复始地从生到死,从死到生,把所有苦难纳入,又将追寻更大的光明,这种自强不息的万世伟业从来没有生命敢辜负!我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与这如同画卷一样的美景更近距离的接触,而我的人生也第一次开始体验竹筏漂流的感觉。

     人类在几百年来相继更迭了数个时代,他们习惯了高高在上的轮船,竟反而不习惯这最原始最平凡的竹筏。这个世上很多传统的事物,在我们还没有来得及怀念时,就已经走向了覆灭。我坐在竹筏的椅子上,却也有些许的担忧。后来,撑蒿人撑起了竹筏,慢慢地,慢慢地行向远方。我倒真的羡慕起古人来,他们的玩水不像我们在急速的轮船上稍纵即逝的游览,而是真的可以与慢风景相交相知相融。而此刻的我终于能像古人一样静静地欣赏唯美的风景与不屈的生命,只不过我被经常性的得而复失吓怕了,深刻地明白这样的美终将消逝,便索性把眼睛里所能看到的一切用照相机记录,可拍着拍着我不忍了,不管我会老到什么样子,我始终是学不来靠回忆来慰藉余生,生命的每一秒都是当下。我愿用尽终将用完的时间不辜负良辰美景,更不辜负此生真情。

    沿着这条湖越行越远,远方是一片更开阔的湖泊,蓝天白云这些想象中的纯粹再次呈现,水流过竹筏四周,我最想最想拂水而过,我能抓到水里的天与云,我也能触摸到湖里最温暖的水。我稍稍向左倾,慢慢地把手伸进湖中,沿着水流拂过,每一滴水就这样流淌过我的手指,冰冷但不失柔和,清爽又不乏刚强。水善利万物而不争,而此刻我用的是心眼来审视无言美丽的神韵。原来,这世上能让人趋之若鹜的不仅仅是利润,还有美。这是何等的美丽,一种倾付真情、不带杂质的呈现,我们在俗世中跌爬滚打的贪婪与自私,被生命的光芒照得只剩下泡沫了。

    可在我拂水的那一瞬间,我看清了湖中的自己,我似乎是学会生命的顽强,但却怎么也找不到人生的自由。也许,拂水只是为了见证我自己有多么的不堪罢了。但如果真是这样,我怕是游湖这件事都不能做了。游湖、拂水这些事并不从我开始,也不以我结束,在美丽的世界中留下足迹,尤其是在尚湖,我可能是在模仿古人的身影。怪不得,尚湖风景区内竟有那么一座拂水山庄。

    行经拂水山庄,在那一座座晚明风情的古建筑中,“忆梅尚湖下,悠然见虞山”的隐士情操在其中完全体现。经过文革戕害的山庄恢复至往昔情状,同为苏州园林,与尚湖天然搭配,相互辉映。我能想象到这座山庄原来的主人就是这样倚着阑干沐浴着慵懒的阳光,享受着湖面吹来的微风,平平静静地度过了一辈子。我特别喜欢在凝视着山庄墙上的青竹,被风吹得沙沙作响,我听着看着,对我而言,它会是永远只如初见的美好回忆。但谁又能保证被情感左右的我们会永远保持如初的灵魂,拂水山庄虽有“拂尽千江水,理清万古愁”的意蕴,但从古至今,无数人用他们不完满的一生诉说着不可饶恕的罪过。

    一句“太息百年同逝水,凄凉还为惜才华”道明了拂水山庄的主人钱谦益被历史深深埋怨,人只相信他们眼中所看到的,却不想由表及里地深入探索。钱谦益的该骂该死是因为他背叛了国家和民族,但他至少没有背叛她的妻子,也没有背叛自己的人生。红尘的事情真真假假,假假真真,怪异迷蒙,千万不能看他的表面。没有人愿意保护一个叛徒的过往,但是我们要选择尊重这些不应该历史被辜负的人。他们只是错了一次,并不代表整个人生全错,他尽管作出违拗民族意志的抉择,但他至少没有人生等同于生命。

    今日的拂水山庄为爱美之人共同享有,而它的当初许是为了纪念一个女人,就像西湖是为了不遗忘苏小小,而尚湖是为了证明柳如是没有彻底死去。想必柳如是拂过尚湖水,而她留给世界的有虞山尚湖的奇美,也有她与钱谦益鹤发红颜的爱情神话,更多的是比爱情更崇高的活着。她的活着可以用拂水山庄中陈寅恪的一句“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来明晰,在越发黑暗的时代,一个女人为寻自由而进行抗争的壮举足以影响后来亿亿万万人“从生到死,从死到生”执着追求光明的奋斗历程。我估计拂过尚湖水的柳如是明白了她从水中汲取的静谧的能量本质是一种对自由的向往与追逐。逃避是对自由的坚持,而抗争是这种坚持的伟大升华。

    自由是有梦想的人共同寻觅千万年的光,独立是要自由的人争取改变时代的当初,独立与自由半为苍生半人生。独立的人不孤独,但将自由坚持到底的人会倔强到失去很多伙伴,孤独前行。每个时代都要有傲骨,也须得有服从者。可尚湖之外的红尘百分百是一个被名利左右的物质世界,人类一心渴求的真实与美好在虚伪的世界中艰难求生,很多人正用同样的虚假与欺骗来对付世界,也有更多人用他们的报复与仇恨来毁灭这个世界,人生演了一辈子戏,当扮演过肮脏与丑陋的角色后,就索性用遗憾来平复。人就是有太多想法,任凭情感泛滥到左右人生,既看不懂自己,也看不透世界,继续把岁月错过,把希望流失。

    或许,拂水是一件能用美丽照透人类灵魂的事。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对如诗如画的山水风景痴迷痴狂,他们也仅仅是把简单宁静的慢生活当做需要,却不明了这需要背后潜藏的是深邃的灵魂自由。也许,每个人来到世上,都肩负着各自独特的使命,就算成为不了改变世界的伟人,也要拒绝被这个世界改变。拂水并不是为了好玩,也不是为了照亮错误,而是为了让我们的活着永远不亏欠自由的未来。

    当我要离开尚湖时,我才明白,我的确是应该紧握住更伟大的自由。回到红尘中,我除了忍受生命当中的一切苦难以外毫无办法,但是这一切并不会击垮我,终有一天,太阳会再次升起。我或许都未曾注意到,就这么悄无声息地,我会开始思考其他的事情,会挂念这样一个和我的过去毫无交集的湖,一个只属于我的湖,那时,我会明白,这是我的安生之地。当我拂过自由的湖水后,我会告诉后人“我是如何活的”。


三原色箭头分割线.gif

文豪杯中外诗歌散文年度赛征稿


为表彰2020年度中国诗歌、散文所取得的突出成就,培养文学新星展示当代作家、诗人风采,鼓励诗歌散文创作,在成功举办由全国文政军领导及全国作家、诗人参加的系列文学大赛后,由策兰文化传媒网、孔孟文豪网面向海内外文学作者发起主办“文豪杯中国诗歌散文年度赛”征稿:

主办单位:策兰文化传媒网(国家工信部备案)、孔孟文豪网(国家工信部备案)、中华作家联盟、世纪新诗典、国际诗人
协办单位:中外诗典、中外文学艺术、新时代文化院、中外文化院、国际诗人联盟、国际微型诗研究会、《最美爱情诗经》诗刊社、《中国好诗》杂志社、《世界爱情诗刊》、国际文学艺术家联合会、世界诗人联盟、《中国诗歌》年选编辑部、国际网络诗歌学会、孔孟文豪奖全国组委会、中诗总社、华夏杯中国诗歌评选委员会、国际诗人委员会、中国诗书画家采风颁奖峰会、新世纪微诗经典编辑部、国际诗歌协会、中外杰出文学艺术家峰会
承办单位:策兰文化传媒图书策划出版中心
支持单位:中国网、人民网、央视网、中国记者网、人民日报社新媒体中心、CCTV10、新浪网、搜狐网等二百多家权威媒体电台。

征稿要求:
一、体裁:现代诗、散文诗、古体诗词曲赋、散文、评论
二、数量:诗词类2-5首,散文1篇5000字以内,评论1篇5000字以内。
三、内容:题材风格不限。需情境高雅、立意新颖、语言有活力张力、体现时代特色,具备一定文学性技巧性彰显文采
四、每人只能以一种体裁参赛、一次投稿机会,混搭及多投均无效。来稿一律采取电子稿,十日内未收到主办方微信或大赛邮箱发送的入围通知可自行安排,落选不回复。
五、稿件务必word文档编排,作品后附作者简介+近照1张+地址电话+微信昵称。
文档一律用五号字、正楷,作品名称用《》标注。

评选要求:
1、活动不收参赛费、评审费。由主办单位领导和驻京作家诗人、评论家、著名刊物总编、门户网站总编、全国文学文化组织机构领导组成专家评委会。
初评入围即展示,再经复评、终评。入围作品在策兰文化传媒网、中华作家联盟、中外诗典、世纪新诗典专题展示。择取文本优秀、专题综合成绩突出的进入复评、评委会终评。
2、大赛评出:2020文豪杯十大才俊奖、2020文豪杯十大人物奖、2020文豪杯十大作家奖、2020文豪杯十篇最佳散文奖、2020文豪杯十首最佳诗歌奖、2020文豪杯十首最佳古韵奖、2020文豪杯十大新锐奖
2020新时代优秀作品奖
新时代优秀作品奖,只颁发金牌。全部获奖名单集中制作文豪杯中国诗歌散文荣誉榜张榜公布。
3、获奖者名单先在主办单位平台发布,然后由总编辑或副总编辑微信发出颁奖通知,获奖名单和专家评委会名单在颁奖典礼现场公布。
征稿日期:2020年10月6日-12月26日
颁奖日期:待定
终评完毕在适宜采风写生的全国著名城市举办颁奖典礼,将邀请重点奖项获得者参加。
大赛邮箱:2497779533@qq.com 邮件需注明“文豪杯”
组委会微信:a18115059986所有参赛者需添加微信,便于入围作品传递


文豪杯中外诗歌散文年度赛组委会

阅读 43
分享
写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