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豪杯中外诗歌散文年度赛入围展:245号文贵杰

文贵杰
2020-12-03
来源:文豪杯中外诗歌散文年度赛


微信图片_20201203174655.png


    小天使                          

   作者:文贵杰


儿子结婚三年,我就等——我们家小天使三年,降临人间。

还在她妈肚子里的时候,她奶奶就开始伺候她了。她就像一个总司令,坐她妈肚里指挥。她随时都握一台隐形遥控指挥器,发出的指令,通过她妈的大脑神经中枢传送出。

她年轻的爸爸,这个乳臭才干的小子,就要当乳臭未干的爸爸。她的奶奶,包括远在千里之外的我——但是她可以把离着我的这种远,当成她的爷爷是生活在一个岛屿上的人,与她隔得遥不可及。她的那个喜啼并激动得落泪的年轻爸爸,和她的等了她三年的奶奶我,在人间都会把她发出的指令当成圣旨一样,双手谦恭着接过。

她妈每次产检,通过B超超声波与她对话她奶奶像个偷听者,间谍样想窃听一点有价值的信息后,再电话传递给我。看似就站在她妈身边,其实还是隔着一堵墙,一睹透明得厚厚的墙。

她奶奶叽里咕噜道:真急人,看得见却什么也听不到。

她奶奶的脖子本来只有10工分长的,结果不知不觉伸到了12工分长,差点暴露目标,缩不回原位。我说,嘿,老太婆,你真没用。

其实我叫她老太婆,实在实在是太抬举她了,才奔五的人。

别看她想着做奶奶的高兴劲,做个盗取情报的简单活都干不了。被我一番责备,那股做奶奶的高兴劲,像变了气候的天空,瞬间便阴沉了下来。

才40几岁的人,说翻脸就翻脸,脸比翻书还快。

我又得赶紧哄哄她还没到老太婆的年龄,几句甜言蜜语上了她脸,就像上了一层孩童样的笑靥。顺着便趁此机会,瞅上去再问,嘿嘿嘿,小天使怎样了?在她妈肚里有没发现你窃听她们母子俩聊天没有?不晓得。老太婆摇手回道,似有还想压底我的问话,附耳细声说我只看见她在医生那个显示屏里,小手摸着小耳朵,小脚在向前踢,好像睡觉没睡醒的样子。

肯定的她从另外一个世界来到人间,那么远的路,几千万万公里都不止累呀,让她好好睡一会儿吧,别打扰她啦。

于是,她妈便从打B超的躺台上慢慢坐起来。老太婆——她奶奶像个宫里伺候老佛爷的嬷嬷小心搀扶从产检室慢吞吞,一步一步稳如泰山却又小心翼翼走出来,怕真的会惊着我们的小天使睡觉一样。

七个月、八个月、九个月,时间说过得快有时又觉得特别慢都是干着急给的,都是等待给的眼巴巴望着干着急。

看着小天使从那么远的路上,黑前行,翻过一山又一山,淌过一水又一水,风呼呼响,好像我的小天使在与时间赛跑。也不知道她有多累,我连一句想给她加油的鼓励,她都听不到。

就这样,我的小天使必须一个人坚持爬山涉水摸着夜色艰辛前行。我们——她的亲人,只能看着她离我们越来越近,黑暗在不停缩短距离。

是的,越来越近,我们的小天使离我们越来越近了哦不,现在她离我们这么近了,就快到人间,不该再叫她小天使她年轻的爸爸、妈妈,早就给她取好了一个人间最好听的乳名:小绾柔应该叫她小绾柔对,小绾柔,你听见我们呼唤了吗?你看见前面有个山头了吗?翻过那个山头,就能看见我们。如果那前面是条小河,你就从桥上过,我们正在向你挥手呢。

十个月,就是那个山头,那条小河那座桥,我们早就守候在对面你快来吧,小绾柔!小绾柔!我们隔着那山头、那小河、那座桥摇手呼唤,声音跌宕起伏,山谷回荡。

当产房响起那一声脆亮的啼哭,小绾柔,你终于找到我们了我们一家人隔了不知有多少世纪,现在终于团聚了。从我算起吧,我等你奶奶多少年,等你那年轻的爸爸、妈妈多少年都怪爷爷当时太年轻,太粗心了有好好

所以,爷爷现在等你,每天都扳起手指计算着,从你年轻妈妈找到我们的这个家算起,三年了。你走得好慢,你再迟迟地来,爷爷就不敢保证头发不会一直白下去脸上皱纹不会越来越多难道你路上遇到了妖魔鬼怪?或是财狼挡道?一路让你耽搁了这么长时间。不管怎样,你总算来到人间了,总算找到你的亲人——我们一家人总算团聚了。

应该高兴,暂把喜啼热泪先放一边吧。你用清亮亮娇滴滴的阵阵哭声把我们一个一个唤过之后,证明我们就是你要找的亲人。

午夜那么深那么黑,产房、医院那么空那么安静,也都挤满了热情,亲情。

接下来,不知你是累了,疲惫了,才睡得那么香甜?但再累、再疲惫也得先吃几口奶水才睡呀

你一直睡,不吃怎么行呢?

你难道还不知道人间的规矩: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慌吗?

我们一家人,我你奶奶你外公、外婆,你年轻的爸爸,还有一刻也不离你的,躺你身边的孱弱妈妈,我们焦急得围着你团团转的身影,构成了一窝热锅边上的蚂蚁。

医生说,你上了黄疸。什么?黄疸?

爷爷可以扪心自问,白活几十年了,还没听说过有这种病赶紧问医生百度搜索:一种这几年孕妇怀孕时期带来的新生儿生理性症状。

我就奇怪了,你年轻那时来找我们的时候,就从没听说过有这种新生儿生理性症状。怎么办?

医生说再观察一天看看

一天24小时1440分86400秒,要我们在焦急里煎熬。

产房之外虽是走廊,我们在走廊上来回踱步,若度秒如年,看似与时间较量,实则我们被每一分每一秒打败得灰头土脸

看一眼躺在床上熟睡的小绾柔,我们就又有了跟时间来耗的耐力与勇气。白天、黑夜。黑夜、白天。一天、两天。

就这样,可能是我们战胜时间的信心跟勇气感动了上苍小绾柔也感应到了她不会说话,不会伸手示意,不会递眼神给我们,就用一声声啼,来告诉焦急的我们——她的亲人。

但我们还是以为小绾柔饿了我们围过来,像一个个战胜时间的勇士,最终换来胜利的奶水给小绾柔慢慢吸吮看着一小口一小口地吃着奶水,我们却像是在分享胜利的喜悦看着她小嘴一舔一舔地咬着奶头,我们却在回味幸福的滋味。

不一会儿,小绾柔又甜甜地睡着了。

第三天第四天就在小绾柔来到人间的第五天,给我们带来幸福分享,都还欲犹未尽时,又不吃奶了。医生说,黄疸还未完全退出,反复得厉害,这怎么办?

小绾柔,你得吃奶呀,五天了你都没吃多少

问医生,如何能赶走小绾柔身体里的黄疸讨厌的黄疸,为什么要与我们家小绾柔纠缠她才来人间五天,不谙世事,从没得罪过谁都还没出过产房,除了找到她的亲人,还能认识谁?你却要欺负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婴儿,五天才吃上那么几小口奶水

讨厌的黄疸,你还要怎样?

医生最后狠下心来,说只有从小绾柔血管里,找出黄疸影子,才能彻底把它揪出来。

天啦,一个才出生几天的婴儿的血管,有多细,你知道吗?跟毛发差不多,这鬼东西居然这么会隐藏身份,躲在小绾柔身体里,还躲得这么隐秘。好像算准了我们知道,也不敢对它随便下手,它早把我们这窝热锅上的蚂蚁了解清楚了。

几个白衣天使,把小绾柔抱着,摁住她的小手、胳膊襁褓里小小身体

相信她们一只若剑的小针管,什么时候从小小脑袋刺向绾柔血管里,寻找黄疸,如何下得了手刺进去的,我们站在旁边都一直不敢看

当一声撕心裂肺的哭啼,炸产房的安静我们心如刀割,又爱莫能助时我们只有心疼的泪水在眼里打滚。

你不知小绾柔那哭声,有多么的抗争,又多么的脆弱无助我们——她的亲人却只能眼睁睁看着像是隔岸观火的那般残忍,帮不上小绾柔一点忙。我只能含着泪默叨一首诗鼓励我可爱的小天使,记录下她首次发出对人间苦难的第一次抗争:

小绾柔的哭

撕裂又孱弱无助。一个

才来这个世界5天的婴儿

她能有多大力量喊出这个世界

而且还要拿出吃奶的力

与顽固的黄疸病抗衡

两个护士,还有一个拿针管的

三个白衣天使,此时要当一秒钟

哦不,是两秒钟三秒钟的坏人

要在一个5天大的婴儿

寻得毛发一样细的血管

等到抽出满满一针筒血

小绾柔的哭,已经要到

撕碎我的心,也包括

在一旁的她的爸爸妈妈,奶奶

在场的人,算是摁住了

一个5天大的小绾柔

只有小绾柔的哭,从指缝间

水样的越涌越凶,谁也摁不住

她向这个世界撑起的坚强

看着护士手上满满一针筒血,像是揪出的小绾柔身体里的黄疸。

化验出来了医生说,不严重,配点药在奶水里喂给小绾柔吃,过两天就会退下来。这无疑是一根最结实的绳子,一下就将我们悬在心头的那块石头给拿下来。第五天、第六天、第七天就觉得日子过得快多了

有时候小绾柔醒来,一睁开眼睛,我们就觉得又过了一天她一笑我们就觉得阳光灿烂,晴空万里,幸福就开始辽阔无边

嗯,日子就是要这么过,这是小天使带来的。

出院回到家里。我仿佛都忘了什么时候是白天,什么时候是黑夜就知道看见小绾柔醒来,睁开眼看到我时,就是白天。有时咿咿呀呀逗着我乐,我就觉得看不看外面,天气肯定特别好,旭日初升,红透半边天。这样的日子,能不过得快吗?

不知不觉,小绾柔就满月了。亲戚,朋友送来祝福一张张满月照片,小绾柔就像我们的追星捧月她年轻的爸爸,把我当年给他叫“小乖乖”的桂冠,转手送给了他的宝贝千斤,掌上明珠小绾柔。

这小子,真会送礼物。不怪他,传家之宝,本来就该一代一代传下去的。

沉浸在幸福欢乐之中,你看我头上黑发当初那么一路横行要变白发,如今在幸福面前都要顾及一下,慢慢变

有一天突然发现小绾柔能坐稳了我便试着将她放骑在她爸买的小木马上刚开始她骑两步还有些胆怯再骑几步,又再骑几步就这样,每天这么骑几步,这匹小木马很听话,任她抓着马头的两只耳朵,听她扬鞭好像这匹小木马,天生就是她的坐骑。每天几步,几天后就可以在20几平米的客厅,放马奔驰了。

尽管小绾柔还不能跟我说话,不能告诉我她骑着马儿追赶童年的快乐但每次骑着跑到我的身边,扑倒我怀里,将脸靠过来挨我的脸,额头碰碰我的额头,小眼睛笑得迷成一条缝我就会被她一脸的童真,醉回到已失去的时光里。

每次,她奶奶带她到社区广场上玩耍,她骑着小木马,真把社区广场当成了草原风驰电闪般狂飙,引来周边闲逛之人啧啧赞叹都十分诧异这么几个月大的孩子,像超过周岁都要停下来驻足,上前亲亲她的脸,碰碰她的额,借用一下一个孩童的快乐。

每次外出,都舍不得离开。每次在外,想小绾柔了,一下班就打开视频她还不会叫爷爷的时候就用天真烂漫的笑,用鼓鼓的、波动的小眼睛告诉我,小绾柔也想爷爷啦。有时候吵闹,不耐烦的时候,她奶奶就打开视频,说着我们小绾柔又想爷爷啦眼角还溢着两滴眼泪,看见我——她的爷爷就立马咿咿呀呀开心漾笑起来。

亲人感应我就知道,那一天当她清晰地喊出一声爷爷的时候,我要做好心里准备,我是个容易激动的人一生因苦难波折,泪都流得差不多了没有泪再流,我也要打开情感闸,放出激动

                     

   文贵杰,笔名文杰。重庆市合川区龙凤镇龙多村

作品散见《福建文学》,《岁月》,《青海湖》,《山东诗人》等刊物。出版长诗《民风,为啥子要吻我的脸》,诗集《阳光照进窗来》,《边缘诗选:阿杰》。

三原色箭头分割线.gif

文豪杯中外诗歌散文年度赛征稿


为表彰2020年度中国诗歌、散文所取得的突出成就,培养文学新星展示当代作家、诗人风采,鼓励诗歌散文创作,在成功举办由全国文政军领导及全国作家、诗人参加的系列文学大赛后,由策兰文化传媒网、孔孟文豪网面向海内外文学作者发起主办“文豪杯中国诗歌散文年度赛”征稿:

主办单位:策兰文化传媒网(国家工信部备案)、孔孟文豪网(国家工信部备案)、中华作家联盟、世纪新诗典、国际诗人
协办单位:中外诗典、中外文学艺术、新时代文化院、中外文化院、国际诗人联盟、国际微型诗研究会、《最美爱情诗经》诗刊社、《中国好诗》杂志社、《世界爱情诗刊》、国际文学艺术家联合会、世界诗人联盟、《中国诗歌》年选编辑部、国际网络诗歌学会、孔孟文豪奖全国组委会、中诗总社、华夏杯中国诗歌评选委员会、国际诗人委员会、中国诗书画家采风颁奖峰会、新世纪微诗经典编辑部、国际诗歌协会、中外杰出文学艺术家峰会
承办单位:策兰文化传媒图书策划出版中心
支持单位:中国网、人民网、央视网、中国记者网、人民日报社新媒体中心、CCTV10、新浪网、搜狐网等二百多家权威媒体电台。

征稿要求:
一、体裁:现代诗、散文诗、古体诗词曲赋、散文、评论
二、数量:诗词类2-5首,散文1篇5000字以内,评论1篇5000字以内。
三、内容:题材风格不限。需情境高雅、立意新颖、语言有活力张力、体现时代特色,具备一定文学性技巧性彰显文采
四、每人只能以一种体裁参赛、一次投稿机会,混搭及多投均无效。来稿一律采取电子稿,十日内未收到主办方微信或大赛邮箱发送的入围通知可自行安排,落选不回复。
五、稿件务必word文档编排,作品后附作者简介+近照1张+地址电话+微信昵称。
文档一律用五号字、正楷,作品名称用《》标注。

评选要求:
1、活动不收参赛费、评审费。由主办单位领导和驻京作家诗人、评论家、著名刊物总编、门户网站总编、全国文学文化组织机构领导组成专家评委会。
初评入围即展示,再经复评、终评。入围作品在策兰文化传媒网、中华作家联盟、中外诗典、世纪新诗典专题展示。择取文本优秀、专题综合成绩突出的进入复评、评委会终评。
2、大赛评出:2020文豪杯十大才俊奖、2020文豪杯十大人物奖、2020文豪杯十大作家奖、2020文豪杯十篇最佳散文奖、2020文豪杯十首最佳诗歌奖、2020文豪杯十首最佳古韵奖、2020文豪杯十大新锐奖
2020新时代优秀作品奖
新时代优秀作品奖,只颁发金牌。全部获奖名单集中制作文豪杯中国诗歌散文荣誉榜张榜公布。
3、获奖者名单先在主办单位平台发布,然后由总编辑或副总编辑微信发出颁奖通知,获奖名单和专家评委会名单在颁奖典礼现场公布。
征稿日期:2020年10月6日-12月26日
颁奖日期:待定
终评完毕在适宜采风写生的全国著名城市举办颁奖典礼,将邀请重点奖项获得者参加。
大赛邮箱:2497779533@qq.com 邮件需注明“文豪杯”
组委会微信:a18115059986所有参赛者需添加微信,便于入围作品传递


文豪杯中外诗歌散文年度赛组委会


阅读 55
分享
写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