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豪杯中外诗歌散文年度赛入围展:246号吴树民

吴树民
2020-12-03
来源:文豪杯大赛组委会


微信图片_20201203175227.png


《母亲的秘密》(三章)

吴树民


我心中的偶像


   那年放秋假,母亲挑着两只大老笼去拾棉花,一只老笼里坐着两个妹妹,另一只老笼里放着一个木函。到地头,母亲取出木函,将两个妹妹放进去,让我逗着妹妹玩。母亲提着老笼进棉田拾棉花,只能露出少许上半身。常言说:“秋后二十四只火老虎。”棉田热得像蒸笼一般,不大功夫,母亲的鬓角、脸庞就挂满了串串亮晶晶的汗珠。母亲不时用破旧的衣袖擦拭汗水……一天一天又一天,母亲竟拾完了那么大一片地的棉花。

   我不知道母亲累成啥样,我只觉得母亲在我心中,是比同龄人母亲更能吃苦耐劳的种田能手!

   深冬的一天夜半,父母扛着铁锨,提块木板,带着我去浇麦田。我手提着一盏小马灯,母亲让我举灯站在高处,她和父亲用锨纳着牛头大的土块堵水口子。我家麦田地势高,怎么堵也堵不住。母亲让父亲到近处麦场抱来麦秸,将麦秸扔在水口子上再撂土,转眼之间,麦秸被大水冲得无影无踪。母亲急了,将薄薄的棉裤挽到大腿上,跳下水渠。父亲按着母亲的指点,将一锨锨大块的土堵在木板两边。水终于哗哗流进我家碧绿的麦畦。渠水满是冰渣,我将手指刚伸进去,就冻得打了两个冷颤,寒冷刺骨啊!

   我不知母亲冻成啥样,我只觉得母亲在我心中,是比同龄人母亲更英气豪壮的农村女杰!

   在那举国十家有五六家断顿的艰苦三年里,我家也不例外,母亲能将玉米面变花样做成搅团、水鱼、发糕、粑粑;玉米面少了,母亲捋来榆钱钱、洋槐花,掐来苜蓿、枸杞芽,拌些许玉米面做成香喷喷的麦饭;没玉米面了,母亲还能将喂鸡喂猪的黍米和白萝卜叶儿、红萝卜缨儿揉成菜团子蒸熟,让一家人裹腹;黍米面没有了,母亲就和女伴儿到五六里外盛产蔬菜的门家村帮人家出萝卜,报酬就是半笼红、白萝卜,提回家照样可以充饥。那时,我刚上高一,学生灶是可望而不可及的天堂。每周日傍晚步行近10公里到校,馍兜里背着母亲洗净的生的红、白萝卜,瓦罐里提着母亲蒸好的熟的红、白萝卜。每周前三天,打碗开水,将熟红、白萝卜泡热充饥;每周后三天,将生红、白萝卜找个灶洞烧熟填肚子。就这样,母亲带领儿女度过了那永远难忘的艰难岁月……

   时过境迁,我觉得那双手像榆树皮一样的母亲,是能化腐朽为神奇的母亲。我不知母亲付出了多少心血,我只觉得母亲在我心中,是比同龄人母亲更奇巧的人间神仙!

   母亲65岁那年,下台阶腿闪了一下,疼得浑身汗像水淌,实在忍不住,才让小妹给我打电话。我急忙找车将母亲送到县医院。透视室的医生指着X光片告诉我:“你母亲这次是股骨颈骨折。可是从片子看,你母亲盆骨等处有多次陈旧性骨折……”我震惊极了,小时候,母亲曾多次腰疼,无钱医治,顶多让我用小拳头给她轻轻捶捶,自己在土坑上躺几天了事,可我根本想不到那就是骨折!父亲不会做饭,躺着的母亲还要爬起来,为下地归来的父亲和儿女烧水做饭,缝补浆洗……

   我不知母亲忍受了多大的痛苦,我只觉得母亲在我心中,是比同龄人母亲更坚强的草根英雄!

   日月好了,我的收入奉养母亲绰绰有余。年逾七旬的母亲应该享受享受了。可是母亲避过我,不知偷偷在做什么。我工作繁忙,看母亲高兴,也不想多问。五月端阳节快到了,有时回家,却见不到母亲。我出门寻找,见不远处的街口,有人在竖一横三的棍上挂着层层叠叠的香包,五颜六色,千姿百态,有十二生肖,有灯笼和绣球,还有莲花童子、咧嘴石榴、火红辣椒……走近一看,摊主竟是母亲!母亲看见我,不好意思地说:“你娃上学去了,我一个人停在家里心慌……”         

   看着母亲的这些杰作,不由心生敬佩,我的母亲是比同龄人更勤巧的人生楷模!

   每个人一生,心中都会有一个偶像。我心中的偶像,就是“想见音容云万里,思听教诲月三更”已仙逝的我的母亲!


我背母亲


    儿女小时候大都是在母怀父背上度过的,而我却在母背上送走的日月更多。

   我之前的哥哥、姐姐,都不幸先后夭折。父母视我为掌上明珠,宠爱有加。农村人,一年四季得下地干活,父亲在外谋生,母亲经常背着我下地。到地头,母亲放我在地上玩耍,自己一头扑进麦垅、棉田、玉米行间、豆子蔓旁……等我再见到母亲,母亲必定一只胳膊挎着一个大笼,一只手抹着额头晶亮的汗水。

   田地附近有山,山沟有狼窝,田陌小路常有野狼出没。母亲怕出意外,常用带子把我绑在她的背上。

   母亲背过我多少回,我记不清了!

   我五六岁的时候,在一个初夏的中午,父亲带我下地归来,母亲正在厨房做饭。我忘情地喊着“妈、妈”,跑进黑洞洞的厨房,扑进正在拉风箱的母亲怀里,根本没留神母亲惊呼着什么。霎时间,我的右裤腿起了火,随着吱吱的油炸声,一阵疼痛钻心。原来,我一脚踏翻了母亲刚从灶洞里拿出的油铁勺,一铁勺滚油全泼在我的右小腿上。

   母亲大惊失色,背着我跑到古镇上唯一的私人西药房,让医生给我上药治疗。父亲也在后面大步流星追来。回家路上,父亲埋怨不止,母亲一声不吭。我这才想起,母亲在我跑进厨房之前,好像曾呼喊不让我进去。

   几天后,父亲又外出谋生去了。母亲天天下地归来,天天背着我去换药。日复一日,月复一月,直至烫伤处长出粉红的嫩肉。

   母亲背过我多少回,我记不清了。

   直到母亲去世,我仅背过母亲两次。

   一次是80年代初的一个下午,教书的小妹打来电话,母亲出后门时闪了一下,腿疼得着不了地。我忙找了一辆吉普车,把母亲接到县医院诊治。下了吉普,找不到运送病人的手术车,母亲说:“那就扶我慢慢走吧!”母亲将左胳膊搭在我的右肩上,腿刚挨地,就疼得浑身发抖,满脸汗珠。我心里咯噔一下,这决不是小伤!我让朋友搀住母亲,在母亲身前弯下腰:“妈,我背你!”母亲犹豫半晌,才伏在我的背上。我背着母亲,从急诊室到骨科,从骨科到透视室……

   检查结果,让我大吃一惊,母亲不仅股骨颈骨折,还有盆骨等多处陈旧性愈合伤。我心中阵阵酸楚,暗暗深深自责:作为儿子,对母亲关心得太少了!

   办好住院手续,我背着母亲,一步一步,气喘吁吁地走向骨科住院病房,突然,有两串热泪落在我的脖颈。母亲用衣袖擦去我满头的淋漓大汗,啜泣着说:“背不动了让妈下来走!”我轻轻地说:“背得动!”心里却一阵悸栗,年逾花甲的老母亲啊,此时此刻,仍怕将儿子累着。我好不容易才忍住泪水,轻轻改了背母亲的姿势,尽量使母亲舒服一点。

母亲说:“妈不中用了,弄得要让你背。”

   我宽慰母亲:“儿背母,天经地义!儿小时有病,你背了儿多少回?!”

   出院后,母亲再回不了她勤苦耕耘大半辈子的故乡了。从此,刚强的母亲只好无可奈何地和我厮守在一起。

   11年后深秋的一天下午,我下乡归来,刚进单位,一位同事跑来告诉我:“快回去,你妈摔倒了!”

   我急忙蹬起自行车飞回家,只见母亲跌倒在斜对门门前的水泥路上,头枕着那家人垫着的枕头,身盖着那家人拿来的褥子。原来,那家人老母让我老母吃饭饮酒,没料想饭后我老母出门不慎摔倒了。

   这年,母亲已是78岁高龄,生活好,身体重。抬,无法抬,抱,抱不动。我只能半蹲在母亲身边,让邻居们将母亲扶到我的背上,就在我两手后拢母亲双腿,使足劲站起的瞬间,刺啦一声,我的裤裆裂开一尺多长的口子!

   我顾不得尴尬,背着母亲,在邻居们的扶持下,一步一步朝家里走去。母亲在背上小声自责:“又得让你背了!”我还是那句话,“儿背母,天经地义!”

   我怎么也想不到,这竟是我最后一次背母亲。两天后,母亲因脑溢血医治无效,永远离我而去。

   我想再背母亲,就只有在梦中了……


陌生人来送母亲


    母亲慈祥的遗像前,烛火闪闪,蜡泪斑斑,香烟袅袅,哀乐声声……我和孝女、孝孙们等至亲,强忍巨大的悲痛,分别跪在母亲灵前两边,任凭眼泪像小溪似地流淌,低头叩首答谢前来祭奠母亲的亲朋好友。

    我透过朦胧的泪眼,突然发现祭奠母亲的亲朋好友中,有不少陌生的面孔,有男有女,有的年纪和我相仿,有的比我还小些许。主持祭奠仪式的执事在我耳边悄悄问:“怎么称呼这些来宾?”我也只能一脸茫然地小声回答:“暂且省去,待后再说……”

   深夜,宾客散去,灵前,只剩下不多的几位亲朋。我问姐妹和妻儿,都和我一样摇头不知。大我10多岁的老表兄还在院子打扫收拾,老表兄的家离我家很近,都住在同一条水渠东边,又当过数十年生产队长,而我母亲当过数十年妇女队长,他似乎应该知道。我把老表兄叫到无人处,打问究竟。老表兄听罢,轻声告诉了我闻所未闻的许多往事——

   那个个子高高、清清秀秀的小伙子,家在西边巷子,清晨在水中打水,人小桶重,水没打上来,人却和木桶一起掉进水中。你母亲也在门前打水,见此情景,扔下水桶水担,跳进水渠里,在齐胸深的急流中先救出娃娃,再捞出娃娃的水桶。那天渠水倒是清亮亮的,可是捞水桶时,你母亲已经快到水渠过街的翻水跟前,要是被卷下去,性命很难保全……他身后站着的两位老人,就是他的父母!

   那个胖乎乎矮墩墩的汉子,就在你家北边,和你家只隔几十丈远,他小时候,盛夏一天早晨,在水渠边和几个同样大小的娃娃追逐玩耍,不慎失足掉进水渠。那天,适逢雨后上游涨水,满渠是泥浆样的洪水,他连一声救命的呼喊都没有发出来,就被泥水浊浪卷入激流。你母亲那时出门抱柴禾烧水,恰巧看见,喊人已经来不及,二话没说,纵身跳进泥浪翻滚的水渠里,左抓右抢,把他抓住,抛到渠边路上,才让他拣了一条命。渠水深啊,一下淹到你母亲脖子下,站都站不稳。那阵儿,要不是碰上两个过路的小伙子拉你母亲一把,你母亲就有可能被泥水吞没!他今天来给你的母亲祭奠,身边那个女的是他媳妇,身后那个几乎和他一摸一样的娃娃,是他儿子……数十年间,你母亲陆陆续续从水渠里救过二十多个娃娃!听到老人仙逝,都来为老人送行。

   我有点疑惑地问,平日从没见这些人到过我家啊?

   老表兄动情地说,你从初中就离家到县城上学,一星期回来一次;进京读大学之后,一年也难得回一趟家。何况被救的人家给你母亲送礼致谢,你母亲不收;要让娃娃和你们家走情(来往),你母亲拒绝;想认你母亲做干妈,你母亲笑笑摇头。我十分惊愕,母亲救过这么多人,可是从来没有给我透露过一点缝缝啊!老表兄说,我所知道的,大部分还是被救的当事人背后感慨议论得知的!老表兄接着叙说——

   那个皮肤有点儿黑黑的圆脸妇女,因看病家中无钱,到处求爷爷告奶奶,最后准备放弃的时候,你母亲卖掉家里唯一的一只羊,悄悄把钱送了过去……那个嘴角有点上挑的中年人,是你隔壁那家人的亲戚,小时候和他妈妈来串门子,夜半三更,突然抽风,九死一生,赶去诊疗所吧,天黑路远,根本来不及,听说你母亲会扎针,就抱着他,敲响了你家门。你母亲一看,拔出纳鞋底的大针,用灯火烧了烧,拿一小块干净布擦过,就选择穴位扎了几针,同时配合艾灸,才救下他一条性命。他妈妈临去世时,对他说,要永世记住你的命是谁保住的!救命恩人走的时候,不管咋样,你一定得代替妈妈代表咱全家去送送她……被你母亲治愈的男女老少,少说也有几十人。其中有一些人,可能还不知道你母亲仙逝哩……

   这其中有两件事,我隐隐约约知道一点细微末枝:譬如借钱,那家媳妇的公公月工资,是普通干部职工的两三倍,就是舍不得拿出来给儿媳看病用。人家至亲都不管,咱一个毫不相干的同村人,呈啥能?对母亲的针灸医病之能,我也颇有微词,没有行医执照,治好了,没有分文收入;治不好,给什么样的处分都不过分。这背着儿媳妇朝华山出力不讨好的事,何苦要干呢?为此,我劝过母亲多少次,母亲争辩不过我,然而,遇事依然我行我素……

   原来,我总以为自己非常了解母亲,但是,从祭奠母亲灵前的陌生面孔,从送行母亲灵柩队列中的陌生身影,我才发现:自己对母亲的了解,非常非常肤浅……

(总计:4577字)


   作者简介

     吴树民,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先后在《人民日报》《光明日报》《中国文化报》《中国散文报》《中国旅游报》《中国教育》《时代报告——中国报告文学》《青年文学》《杂文选刊》《报刊荟萃》和《文汇报》《新民晚报》以及《新西兰·镜报》《美国·美洲日报》《加拿大商报》《北美时报》《加拿大社区报》《美国·海华都市报》等国内外250余家传媒发表文学作品1800多篇;出版有报告文学集、诗集、长篇报告文学、散文集、游记集、中短篇小说集等10部共500多万字,《吴树民文集》五卷,200多万字;获奖63次。中国作协会员,中国诗歌学会、中国散文学会、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中国楹联学会、中国民俗摄影协会会员;陕西省楹联学会、陕西省杂文协会常务理事,陕西省传记文学学会副会长,西部报告文学研究会副会长。


三原色箭头分割线.gif

文豪杯中外诗歌散文年度赛征稿


为表彰2020年度中国诗歌、散文所取得的突出成就,培养文学新星展示当代作家、诗人风采,鼓励诗歌散文创作,在成功举办由全国文政军领导及全国作家、诗人参加的系列文学大赛后,由策兰文化传媒网、孔孟文豪网面向海内外文学作者发起主办“文豪杯中国诗歌散文年度赛”征稿:

主办单位:策兰文化传媒网(国家工信部备案)、孔孟文豪网(国家工信部备案)、中华作家联盟、世纪新诗典、国际诗人
协办单位:中外诗典、中外文学艺术、新时代文化院、中外文化院、国际诗人联盟、国际微型诗研究会、《最美爱情诗经》诗刊社、《中国好诗》杂志社、《世界爱情诗刊》、国际文学艺术家联合会、世界诗人联盟、《中国诗歌》年选编辑部、国际网络诗歌学会、孔孟文豪奖全国组委会、中诗总社、华夏杯中国诗歌评选委员会、国际诗人委员会、中国诗书画家采风颁奖峰会、新世纪微诗经典编辑部、国际诗歌协会、中外杰出文学艺术家峰会
承办单位:策兰文化传媒图书策划出版中心
支持单位:中国网、人民网、央视网、中国记者网、人民日报社新媒体中心、CCTV10、新浪网、搜狐网等二百多家权威媒体电台。

征稿要求:
一、体裁:现代诗、散文诗、古体诗词曲赋、散文、评论
二、数量:诗词类2-5首,散文1篇5000字以内,评论1篇5000字以内。
三、内容:题材风格不限。需情境高雅、立意新颖、语言有活力张力、体现时代特色,具备一定文学性技巧性彰显文采
四、每人只能以一种体裁参赛、一次投稿机会,混搭及多投均无效。来稿一律采取电子稿,十日内未收到主办方微信或大赛邮箱发送的入围通知可自行安排,落选不回复。
五、稿件务必word文档编排,作品后附作者简介+近照1张+地址电话+微信昵称。
文档一律用五号字、正楷,作品名称用《》标注。

评选要求:
1、活动不收参赛费、评审费。由主办单位领导和驻京作家诗人、评论家、著名刊物总编、门户网站总编、全国文学文化组织机构领导组成专家评委会。
初评入围即展示,再经复评、终评。入围作品在策兰文化传媒网、中华作家联盟、中外诗典、世纪新诗典专题展示。择取文本优秀、专题综合成绩突出的进入复评、评委会终评。
2、大赛评出:2020文豪杯十大才俊奖、2020文豪杯十大人物奖、2020文豪杯十大作家奖、2020文豪杯十篇最佳散文奖、2020文豪杯十首最佳诗歌奖、2020文豪杯十首最佳古韵奖、2020文豪杯十大新锐奖
2020新时代优秀作品奖
新时代优秀作品奖,只颁发金牌。全部获奖名单集中制作文豪杯中国诗歌散文荣誉榜张榜公布。
3、获奖者名单先在主办单位平台发布,然后由总编辑或副总编辑微信发出颁奖通知,获奖名单和专家评委会名单在颁奖典礼现场公布。
征稿日期:2020年10月6日-12月26日
颁奖日期:待定
终评完毕在适宜采风写生的全国著名城市举办颁奖典礼,将邀请重点奖项获得者参加。
大赛邮箱:2497779533@qq.com 邮件需注明“文豪杯”
组委会微信:a18115059986所有参赛者需添加微信,便于入围作品传递


文豪杯中外诗歌散文年度赛组委会

阅读 257
分享
写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