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二棍获闻一多诗歌奖的作品

张二棍
2021-01-01
来源:

12月20日晚,在第六届武汉诗歌节“诗漫江城”音乐会上,第12届“闻一多诗歌奖”评选结果揭晓,青年诗人张二棍获得该奖项,并获奖金10万元。

评委认为,张二棍的诗歌关切众生,且都有其特有的体悟、特有的修辞。在他的心目中,有情众生皆都平等,皆有令人悲悯的命运与生存,且都有尊严。他的悲悯是有我的悲悯,他从来没有置身事外,时常反转向自己。并不是在民间、启蒙卜或现代主义自我分裂的意义上,而是在深广的悲悯中,张二棍的主体具有了深度,具有了他的独特性与复杂性,这是张二棍的诗学最为重要、也最值得我们重视的地方。鉴于此,评委会决定授予诗人张二棍第12届闻一多诗歌奖。





张二棍诗选

原载《中国诗歌》2019年度诗人作品选


轮   回

雪化为水。水化为无有

无有,在我们头顶堆积着,幻化着

——世间的轮回,从不避人耳目

昨天,一个东倒西歪的酒鬼

如一匹病狗,匍匐在闹市中

一遍遍追着人群,喊:

“谁来骑我,让我也受一受

这胯下之辱”

满街的人,掩面而去

仿佛都受到了奇耻大辱




坊间谈

窗外,一排干净的肉体
倒悬着。那些被人类喂养大的畜生
又返回来,喂养我们。我和我的
屠夫朋友,坐在腥气氤氲的肉铺里
谈论着一些莫须有的事。而它们
这些被刀子与沸水,伤害了的
哺乳动物,隔着油腻腻的玻璃
聆听着我们的对话。它们安静、沉稳
一点儿也不忌讳,我们说起
它们的价格、成色,甚至生前事
这些亡而无魂的畜生,冷冰冰挤在一起
根本不理会,这个
不要灵魂,只要肉体的时代



一个人太少了

我不能给所有的药,提供一场大病
我不能给所有的牢笼,指认自己的罪名
世界伤口无数,我只能选择一个,去溃烂
撒盐的时候到了,我孤零零的伤口
绝不够堆放。一个人太少了
我只能是桑,是槐
被别人指着,骂着的时候
我不能+1,不能点赞
不能既指向自己,又骂向自己



黄昏太美了

黄昏太美了。可是黄昏中的夕阳
太疲惫了。你看它,一点一点
滑下群山的样子
多像,一步步,被铁链拖上刑场的囚徒
——不甘心啊。此时,谁望着他
他就是谁的亲人,那么无力
那么无辜。他那样望着我们
也望向我们身后,越来越粗大的黑暗
枷锁般,围了上来……



钟声手札

钟声是一件悬而未决的事
敲钟的人,需要在回肠荡气中
把握住余音断裂的瞬间。否则
两个时间,会莫名地纠缠在一起
谁也分不开它们……
甚至,时光从此会踏上歧途
在漫长的错乱中,诞生几个
疑心病、诗人、花和尚与皮影戏子
——这太疯狂了
所以,敲钟的人,往往都活成一副
吊儿郎当的样子,以此来抵抗
自我的判决



黄土高坡的小庙

1
窑洞确是寺庙,落叶并非经书
那个络腮胡的和尚
喝醉了,指着落日下的一座山梁
说,从前,我是那边的一个俗人

2
佛像前的红烛,也吃荤
火苗一口一口,舔着灯蛾子

3
年轻的时候,他只想
娶一个,端正一点的婆娘
现在,他只想
塑一尊,端正一点的观音

4
山门空空,功德箱空空
供案前空空,蒲团上空空
——他说,唉,四大皆空

5
袈裟破了。他补了一块蓝色的校服
袈裟又破了。他又补了一块
有四个红字
“代县二中”

6
他说,曾有民兵在此训练
曾有小兵,欲以佛为靶
曾有小僧,以身护佛
——后来呢?后来,僧与兵
扭打在一起。枪走火了……
——后来呢?
再后来,谁也没伤着。枪炸膛了
枪,宁愿把自己伤了……
他说,那真是一把得道的好枪啊

7
要把猫喂饱了,才能去念经
不然它会一声急,一声缓地叫
有时像个女人,有时像个孩子
他说,都让人不舍

8
白菜是自己种的
豆腐是王聋子送来的
——每次送来豆腐的时候,都得给他念一段经
王聋子总是说,万一我能听见呢

9
小庙方圆一亩,佛像有三
出家十四年,他五十八岁
俗名文福,就叫文福和尚吧
反正也没有师承,没有信徒
反正也没有非得出家的理由
——现在,连还俗的理由也没了



诗作者

张二棍,原名张常春,1982年生,地质队员,现居山西代县。












"闻一多诗歌奖"由闻一多基金会和《中国诗歌》编辑部主办,是中国当代诗坛极富影响力的奖项之一,已连续评选12年,旨在倡导诗意人生,弘扬闻一多先生的爱国主义精神,推动中国新诗创作的繁荣和发展。


阅读 31
分享
写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