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豪杯中外诗歌散文年度赛入围展:448号孙云峰

孙云峰
2021-01-01
来源:

微信图片_20210101161815.png


孙云峰,就职于渭南高级中学,高级教师,渭南市高新区作协会员,2015年参加华中师范大学国家级培训,荣获教育部“明星学员”称号,主持市级课题,荣获“优秀课题组”称号,主编《擢秀扬芳润桃李》一书成为渭南高级中学校本教材。有多篇作品在报刊发表,在《当代乡土作家》《豫西南文学》《渭河文苑》《素简文苑》等平台发表作品数十篇,成为《素简文苑》特邀作者。任笔丈量,驰骋想象,陶冶情操,提炼思想,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笔耕不辍。

蓝色流动箭头分割线.gif

   母亲的小院                                     

    孙云峰


母亲一生辛勤劳作,总是闲不下,用石头和篱笆把一所农家小院分成大小不均的三份:左边是菜园,右边是果园,土台上是花园。菜园里种有豆角、黄瓜、韭菜、青椒、茄子、白菜、西红柿,花园里种有魏花、菊花、指甲花、红薯花、马兰花,果园里栽有林金树、石榴树、红果树、核桃树……

九三年,我大学毕业,母亲从邻家要了一株杏树苗,栽种在果园里,树苗只有一尺来高,在微风中摇摆,弱不禁风……九三年腊月,我结婚了,母亲的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九四年春天,小院焕发出勃勃生机。小草从土壤中钻了出来,露出小小的叶尖儿,正是“草色遥看近却无”,粉红的林金花,洁白的红果花,淡紫的魏花,竞相开放,她们笑逐颜开,多么开心,多么灿烂!母亲穿梭于花丛果树间,饱经沧桑的笑脸宛若盛开的马兰花。

九五年春天,小院鲜花盛开,五彩缤纷,伴随着春姑娘的脚步,我们的女儿甜甜出生了,母亲心花怒放,奔走相告,左邻右舍都前来祝贺,小院热闹非凡。

九五年秋天,女儿断奶了,妻子要上班,母亲主动挑起看护孩子的重担。小院里一个个红扑扑的石榴高挂枝头,合不拢嘴,露出一排排粉红的颗粒,像一粒粒珍珠。那淡紫的魏花,深红的指甲花,紫红的红薯花,争奇斗艳。尤其是朵朵菊花迎着秋霜开放,黄的似金,白的像雪,粉的如霞,她们独占一片秋色。母亲怀抱女儿甜甜,孩子粉嫩的脸蛋不正是一朵菊花吗?母亲收获着希望……

    俗话说“桃三杏四梨五年”九六年春天,那株小杏树在母亲精心呵护下,竟然开花结果了。一朵朵小巧玲珑粉红色杏花缀满枝头,那天然的娇美和清纯的风姿,给小院增添了无限的色彩和神韵。花谢了,我数了数,大约有十几个小杏,只有米粒那么大,我盼望着她们很快成熟。放暑假了,我和妻子回家,推开院门,一树杏子映入眼帘,有的绿里发青,有的青里带白,有的白里泛黄,有的黄里渗红……她们真像挤在一起的孩子,扒开树叶向我们微笑……

     杏树年年开花,年年结果。她与院子东墙根的一株石榴树,交相辉映,摇曳出满院曼妙的风景。

    绚丽多彩的石榴花点燃小院东墙一隅,风景这边独秀。特别是农历五月,嫣红似火的石榴花跃上技头,灿烂夺目。唐代大诗人杜牧赞颂石榴花:“一朵佳人玉钗上,只疑烧却翠云鬟。”秋风飒飒,果实累累。九六年中秋节回家,推开小院门,我被丰收的景象惊呆了。家里木桶、瓷盆、瓦罐,都盛满了石榴,真是钵满盆溢。拿着剪刀的母亲,望着树下各种器皿里的石榴,眼神充满柔情,就像看着满地跑的孙女孙子。母亲看到我携妻子回家,别提多高兴,笑成一颗咧嘴的石榴。颗粒饱满的石榴,裂开的籽粒个个晶莹剔透,红宝石般璀璨靓丽……母亲催促我们赶紧吃石榴,清凉甘甜,赛过蜜汁,果实的味道,团圆的味道,生活的味道,甜蜜悠长……

    二零零零年三月,女儿满五岁了,活泼可爱,调皮贪玩。杏树开花结果了,母亲在树下堆了一大堆麦草,女儿和几个小伙伴在树下玩耍,不知谁拿出一盒火柴,让女儿点火玩“燎干”游戏。他们从麦草堆里抽出几把麦草,放在距杏树一米多远的地方,把麦草点着了,孩子们看到火光,手舞足蹈学着大人的样子,跳火祈福……谁知风一吹,火星飞到麦草堆,把麦草堆引燃了,火势很猛,一群小伙伴仓皇逃离……女儿见闯了祸,赶紧去叫她奶奶。母亲抱起女儿,喊来左邻右舍,拉了一大桶水,终于把火扑灭了……

二零零一年,杏树没有开花,但绿叶婆娑……

二零零二年,杏树依然没有开花,树皮有点枯萎……

二零零三年腊月,母亲永远离开了她的小院,杏树干枯了……

回家祭扫时,本该开花的石榴树竟也没有开花,以后数年也不再开花,她大概有了灵性,母亲走了,她也去了……

二零一三年,女儿甜甜考上大学。一家人兴高采烈回家,看护家门的侄儿异常兴奋地告诉我,今年石榴花开得特别繁盛,结的果子真多啊!甜甜笑容满面,心花怒放……

    看着密密绿丛中,一颗颗活泼可爱的红石榴,我蓦然想起李商隐“曾是寂寥金烬暗,断无消息石榴红。”的诗句。摘下一颗红石榴尝了一下,酸甜可口,一股汁液沁入喉咙..突然喉头一哽,眼里涌出泪来,视线模糊了,朦胧中看到母亲身穿黑布大棉袄,灰布长棉裤,扎着白色腿带,穿着一双黑布棉鞋……

夜深人静,我独坐书桌,想起母亲,想起母亲的石榴树。灵感顿悟:母亲就是一株坚韧的石榴树,尽管体弱多病,但坚强地活着,努力长成树的模样。母亲去世后,我才明白,石榴花就是母亲的花朵,那红缎子似的花瓣,包裹着金子般的花蕊,热情又朴实,简直就是母亲的化身啊!我欣然提笔,写下一首七律:


石榴颂


一树晚霞凝玉露

云鬟凤钗仙姿朴

高雅温淳端庄秀

清丽贤淑睿德铸

结子初心无反顾

奉献周身倾全部

魂牵梦绕泪盈眸

深夜缅怀慈祥母

读着诗歌,眼里又涌出泪水,心里默默念叨着:“母亲,你在天堂还好吗?” ……

二零一七年,女儿甜甜考上交大研究生,儿子阳阳考上建大。我们回家,推开院门,奇迹出现了,杏树绿叶丛中挂着十几个杏子,金黄的,深绿的,橙红的……女儿摘下一颗杏子,掰开一尝,酸甜可口……

杏树枯木发荣,焕发生机。我想:这是母亲一生勤劳善良,感动上苍,冥冥之中神灵护佑……

晚年退休回家,我要像母亲那样栽种果树,养花种菜,让小院四季如春,蓬蓬勃勃。我手捧书卷,休憩饮茶,听清风细语,赏花开花落,看云卷云舒……坐在母亲的小院里,在温暖的阳光下,读书写作,别有一番趣味……

阅读 269
分享
写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