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杯中外诗歌散文大赛暨华夏国际诗会初选:202号赵立国

2021-01-26
来源:


微信图片_20210119230729.png


周二爷赶狼(散文)

赵立国


腊月二十八这天,周二爷去县城给儿子送点儿山货过年。小两口双双下岗,弄了个鞭炮摊儿卖鞭炮。人林不得志喝口凉水都塞牙,干啥啥赔,鞭炮的生意也好不哪去,积压了一大堆。儿子说,你老人家挑一些带回家,崩一崩穷气,没准儿来年就转好运呢。周二爷认为儿子的话言之有理,不要白不要,山里人过年缺这玩艺,没准儿就能在左邻右舍卖一些呢,对付个路费钱还是办得到的。这样想着,便长的短的,带响的滋花挑了一堆,装背篓里。

他知道儿子们生活不比自家强哪儿去,也没打算在儿子家喝酒,便去了长途汽车站。心想,两个点儿就到家了,也饿不到哪里去。谁知,他刚一上汽车就被拦来——鞭炮是易燃易暴物品,不准带上汽车。这下子周二爷是牛犊子叫街——蒙门了。这么多的鞭炮少说也值几百元呢,怎么能白白地让汽车站给没收呢?活人不能让尿憋死。我不坐行不?你就罚我了我吧?一赌气,周二爷把票退了回去,他要抄近道翻山回家。

周二爷不坐车省下了仅有的五元二角钱,怕肚子没食,走不动这么远的山路,那就买饭吃吧。嘿,车钱省了吃饭,不亏。不过,花了钱得拣抗饿的吃。可他一连走了四五家饭馆,除了高档饭菜,没有便宜实惠的。周二爷正打算去买几个麻花充饥时,突然听到一家饭馆的服务员喊:“开业大酬宾,喝酒不收费。”周二爷听罢顿时眉开眼笑,有这等好?不是骗人吧?当他核实准确后,便进去找了个座位坐下,点了一盘麻婆豆腐,一个拍黄瓜。这两个菜虽然在北大荒不算贵,但北大荒寒冬腊月缺青菜,黄瓜尤贵,周二爷一听服务员报价,吓得直啧嘴,敢忙改口说:“那就一个菜吧,有豆腐就行,豆腐是咱庄稼人的命,有酒就不要命也行。”服务员说:“不点菜白喝酒也行。”“那哪成呢?我不占你们便宜了吧?四元二角钱正好买个豆腐菜,白喝你的酒,管够就行!”周二爷在家乡是远近出名的“酒瓶子”一瓶酒解渴,二瓶酒润胃,三瓶酒才能喝出点儿滋味。这回遇上了免费酒喝,多喝点儿酒照样顶饭。

周二爷一小块一小块地品尝着豆腐,大口大口地喝酒,足足喝了四瓶子白酒,喝得满屋子人光瞅他了,却不以为然。心想,瞅啥,不是说喝酒不花钱吗?你有能耐也喝这些?可惜你没这个口头福,谁笑话谁呀?周二爷一直喝到瞅人都双影了,才恋恋不舍地走出饭馆。

自打家乡修了水泥路,通了汽车,很少有人走山路了。路上没人踩,积雪没膝深,他边哼着小调边踩雪,只当消化食醒酒了,晕晕乎乎地走了两个小时,累出一身透汗。北大荒的冬天黑得早,三点半钟就黑天了。天黑时,周二爷走进野狼沟。走出野狼沟也就到家了。家乡人都知道,野狼沟可不是轻易能走的,五六十年代这里的狼成群结队的,动不动就劫道,没有五七八个人结伴行走,很可能就被狼群吃掉。但到了七十年代后,山里的林子砍光了,狼群也藏不住了,都躲到深山老林里谋生去了,家乡人也敢走山路了。不过,周二爷夜里一个人走野狼沟还是胆突儿的,便哼着小调给自己壮胆儿,老掉牙的“二人转”的词儿唱了一遍又遍,恨不得多生两条腿,尽快走出野狼沟。

突然,周二爷觉得有人拍自己的肩膀儿,顿时打了个寒颤,“二人转”小调也停了,一紧张,酒醒了一半儿。暗想,如果是过路人,拍一巴掌就该拿开;可这巴掌为什么死死地按着不放?莫不是真的遇上了狼?时候,周二爷常听大人讲,狼这东西狡猾得很,劫道时悄悄地尾随着行人,乘人不备猛地把前爪搭在人肩上,通常人以为是熟人开玩笑,习惯地一回头,恰恰中了它的诡计,被它死死咬住喉咙,就像草捆子似地倒下去,哼都不能哼一声,蹬一蹬腿就完了。周二爷想,我才不能中你的圈套呢,你搭你的肩,我就是不回头,况且背上的背篓隔着呢,你想掐我的后脖也费点儿事,戴草帽亲嘴——差远了!

就这样走了几十步远,周二爷听到后背的喘息声越来越重,一股难闻的腥臭味儿扑鼻而来,周二爷断定,肯定是遇到劫道的狼了。他后悔自己不该夜走山路,可是想回去也晚了,又不能等死,得想个办法对付它才是,再狡猾的狼也斗不过人!这样想着,他悄悄摸出打火机,狼最怕火光,它肯定会吓跑的!随着啪地一声响,周二爷手中的打火机喷出一个火苗,周二爷就势一扬手,肩膀上的巴被燎了一下,随着嗷地一声尖叫,周二爷闻到了一种火燎毛的焦味儿,肩上的巴也松开了。周二爷闪身一瞧,我的天,离他不远处果真有一只狼,正瞪着对绿莹莹的眼睛瞧他呢。刚才让火一吓,跳到一旁正左顾右盼地观察动静呢!周二爷想多点一会儿手中的打火机,一是吓狼,二是照亮,赶紧赶路才是上策。无奈手中的打火机才燃那么一小会儿被烫手了,下意识地一甩,打火机灭了,眼前漆黑一片。那狼见没了光亮,一时也没敢扑上来,而是嘴里呼哧呼哧地喘着气,绕着周二爷兜圈子。这畜牲让周二爷既恨又怕,他喝了饭馆的酒,那是两厢情愿。眼前这该死的狼比他更抠,一分钱不掏就想白吃我,没门儿!若是有堆干柴草就好了,我拢个火堆儿,陪你熬到天亮我就不怕了,反正我饱汉子不管你饿汉子。可是,借着刚才的亮光,周二爷已看清,四周除了茫茫的白雪和树林外,根本没有干草!就这样,周二爷走一步,那狼也跟着走一步,周二爷停下来,便人一般地蹲坐在雪地上,瞪着对绿莹莹的眼睛瞧周二爷,好像说,死都临头了,看你还能想出啥法子!它是想摧毁周二爷的意志,把周二爷吓垮才下口。周二爷看准一棵老柞树,去,能背靠它歇息,还可以防备狼从背后袭击。

那狼真是狡猾,见周二爷靠住了老柞树,也不绕圈子了,面对面地和周二爷大眼瞪小眼地耗起来。周二爷此时已是十五个吊桶打水——七上八,平时打狼的故事听得很多,可当真遇上完全不是那么回事,那么多的办法听来有意思,好听不管用。哎,不就是只狼吗?比狗强不了多少。就凭我这一百八十斤的重量,压也能压死它,况且我还有胳膊有腿,《水浒传》里的武松都能用拳把猛虎打死,我还斗不过一只狼?听来岂不让儿孙们耻笑?我也学一把山东老乡,来个徒手擒狼!这样想着,周二爷的胆子大了,心也平静了许多,两个拳头攥得咯嘣嘣地响眼睛也瞪得大了起来。又一想,狼可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不允许往死里打呀,打死犯法呀!它咬死我白咬,我要打死它可要吃官司——罚款啊他一听罚款浑身就哆嗦,那可是血汗钱啊!

也说不上是吓得还是冻的,周二爷喝的三斤半酒早就随着冷汗蒸发了,剩下的只是透心的凉!不知不觉,他“啊叱”一声打了个喷嚏,在寂静的山林里显得格外响,把那狼吓得一哆嗦,连忙跳出去三四步远,却又蹲下来看究竟。啥,这东西怕喷嚏,周二爷大喜,这个好办,便朝着狼的方向张开大嘴准备打喷嚏。可这也不是想打就能打出来的,干张嘴,就是喷不出来,最后累出一个屁,又把狼吓一哆嗦,跳出去三四步远,瞪着对绿莹莹的眼睛朝周二爷看。心想,这回你黔驴技穷了吧?有能耐倒往出使啊?我随时准备接招儿!

周二爷真的黔驴技穷了,想不出高招了,哎,要是有一百个打火机,烧完一个烧第二个,一直点到沟口就瞅到家了,就可以喊人了……想到打火机,周二爷顿时又来了精神:背篓里有鞭炮啊,什么过年不过年的,谁听还不是听?还是先把狼赶走保命要紧!他一伸手,从背篓里摸出一支长长的“夜明珠”,赶紧点着打火机,就见那狼身子挺了挺——周二爷乐了,哈,这畜牲也有怕的玩艺呀!事到如今,我也豁出来了,让你免费听响!说着,他把“夜明珠”点燃,一眨眼,就听“嘭”地一声,顶端蹿出一团火,到半空散开。那狼吃这一吓,扭头躲出三四步远,又在雪地里蹲下了。

周二爷紧皱的眉头舒展开了,自言自语道:“我不打死你,我用鞭炮吓你个好歹,也不会罚款吧?”这样想着,他把“夜明珠”的长筒当枪使,瞄往狼的方向,好家伙,又是“嘭”地一声响,礼花贴在狼的屁股炸响,狼一声低吼,猛地回头向屁股后的光团咬去,却什么也没咬到,又蹿开了几米远。

周二爷心里的一块石头落了地,不慌不忙地将礼花筒瞄着狼打,一连发出七个响。这下子狼熬不住了,放着响屁往附近的林子里逃。周二爷又燃放了一挂小鞭儿,听听声音,知道狼并没有逃远,就在附近埋伏着观察动静呢。他知道这打火机未必能撑多久,就一边放鞭炮一边往沟头撤,一直撤到沟头,手中的鞭炮也没敢停放。

家乡人睡梦中听到野狼沟里的鞭炮声,觉得奇怪,就相约顺着声音寻到沟头,见周二爷一个忙三火四地放鞭炮,边放边顾头不顾腚地往村里跑,便奇怪地问:“周二爷,你这是唱的哪出戏?”连喊几声没反应,大家以为他是梦游,不敢惊动,惊了要丧命呢,还是让他自然醒来吧。其实,周二爷是吓傻了。

周二爷夜半遇狼的事,当夜就被村长报到镇上。第二天一早,县里就派来电视台的记者采访。鉴于前段时间“假虎案”的造假新闻,电视台的记者慎重地进行现场验看,果然有狼的足印!电视台记者前后左右地好一阵忙活,把县林业部门的领导也给足了镜头,说这是退耕还林的结果,三十年不见的“老对头”又回来了。这还不算,林业部门还奖励周二爷一千元,表彰他保护野生动物的功绩,还让他坐上镇长的车到电视台录相,说是让他在电视上和全县的观众见见面。

这下子可把周二爷美得不知说啥好了,光张着大嘴傻呵呵地乐。心里想,因祸得福了,白喝一顿白酒、白和狼过了一次招儿不说,电视台还露了一把脸。林业部门白给了一千元“压惊”钱……这都是我周二爷时来运转的好兆头哇,说不定今年还能摊上啥好事呢!录完了相,林业部门的领导用专车把他送回家,问他还有什么要求周二爷也没客气,张口就说:“我为保护野生动物,把过年的鞭炮提前放了,你们得给我补上。走我知道哪儿有卖的……”其实,他心里想着儿子的积压鞭炮呢,也想让儿子沾他点光哩!就这样,周二爷赶狼的新鲜事儿,就像长腿似的,太年初一就在全县传开了。


作者简介:赵立国,2019年2月10日加入《世界汉语文学》作家协会,被《世界汉语文学》作家协会聘任为东北分会副主席。《中国作家文学》北方编辑部编辑,《作家刘国林作文大课堂》讲师,《今古传奇》传媒集团《速读》杂志北方工作站会员。本人酷爱文学,创作的散文《装出的味道》《永远的怀念》《参观荆州博物馆》《董老蔫儿的悲剧》《观海》《救命的黄豆》《奶奶过生日》《秋天的怀念》《小弟在天堂看着我》等在青鸾文学网发表。其中《冬泳奇观》一文在《速读》杂志获二等奖;在全国报刊发表文学作品近百篇。2020年被中国散文网聘为名家委员会副主席。2021年被聘为中华作家联盟文学院终身院士。

华夏杯中外诗歌散文大赛征稿暨华夏国际诗会


为响应党中央加快恢复民族文化自信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号召,展示中外诗歌散文新成就促进中华文化大发展大繁荣,发现和培养当代文学新星及爱好者,加强中外诗坛交流,在成功举办由相关领导专家和海内外作家诗人参加的一系列引起空前反响的大赛后,应广大读者作者强烈要求,现举办“华夏杯中外诗歌散文大赛暨华夏国际诗会”。
主办单位:
华夏杯中国诗歌评选委员会、策兰文化传媒网、孔孟文豪网、中华作家联盟、国际诗歌协会、国际诗人委员会、新时代文化院、世纪新诗典、中外诗典、国际网络诗歌学会。
举办期限:每年暑期举办一届
举办地:北京及其他著名城市
征稿范围:海内外从事诗歌、散文创作及编辑工作的作家、诗人、评论家、编辑工作者
嘉宾评委会:由驻京作家、诗人、评论家、报刊主编、门户网站总编、全国文学及文化组织专家领导等构成,每届评委会名单和获奖名单均在本届颁奖典礼现场公布。
征稿日期:2020年10月1日-2021年7月10日
宣传支持:中国网、央视网、人民网、CCTV10、国际在线、中国日报网、人民日报社新媒体中心、千龙网、东方网、华龙网、南方网、东北新闻网、策兰文化传媒网等百余家媒体电台

征稿内容:
情境高雅、立意新颖、体现时代特色的现代诗、散文诗、诗词曲赋、散文。题材、风格、发表与否不限,文责自负。
1、诗词曲赋类限3首,散文诗限3章每章1000字以内
2、散文类:限1篇3000字以内
3、图书类:在国内省级以上出版社正规出版的图书,评选完毕获奖图书将返还作者。
4、评论类:限1篇5000字以内。
5、每人只能选择一种体裁参赛一次投稿机会切勿多投,多投无效。
6、电子版来稿一律不退,20日内没有接到入围通知可自行处理不再回复。

评选与奖励
1、由主办单位领导和驻京作家诗人、评论家、刊物总编、门户网站总编、全国文学文化组织机构领导专家组成评委会。
入围即初评,再经复评、终评,入围作品在策兰文化传媒网、中华作家联盟、中外诗典、世纪新诗典专题展示。择取文本优秀、点击率突出的作品进入复评。
2、大赛评出:诗会十首最佳诗歌、诗会十篇最佳散文奖、诗会十大作家奖、华夏文学奖、诗会最佳图书奖”、诗会最佳评论奖、诗会十大文学人物奖、诗会实力作家奖、诗会新锐作家奖、等,均颁发证书、高档奖杯。
3、凡获奖作家均给通知邀请参加诗会、颁奖典礼。
获奖作品在策划文化传媒网展示,获奖者推荐加入中华作家联盟文学院、孔孟文学院、世纪新诗典文学院、中外文学艺术文学院、国际诗人文学院(其一),获奖图书在网站推荐。
4、来稿统一word附件发送至204340029@qq.com
稿件需注明“诗会”,附作者简介、近照1张、详细地址、电话、姓名、微信昵称
为便于入围作品展示后传递作者,添加总策划微信:a18115059986
邮箱投稿不便也可通过总编辑微信投稿


华夏杯中外诗歌散文大赛暨华夏国际诗会



阅读 93
分享
写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