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家,那个炊烟升起的地方

作者:周鸿
2021-02-13
来源:孔孟文学院

   2021213


   不知从何时起,曾经随处可见的炊烟,渐渐地变得遥不可及。也不知何时开始,炊烟也越来越少。家的方向,也愈来愈模糊。


   门前院落的老树,是家的方向标。它,又像是守护神,默默地守候着面前的院落。老屋,青砖灰瓦,错落有致。斑驳陆离的门楣,见证着家的兴衰。


   紧挨城墙脚下低矮的厨房,灶台上供奉着灶神。古老的灶台,一脉传承着人间烟火。古老的土灶,油烟四溢,时间久了,衣衫多了股烟熏味。久而久之,成了家唯一挥之不去的记忆。


   家,临近赋有传奇的湘水源头。村庄,住着百户人家,均为周姓。村落与湘河隔着一道城墙,站在山峦,全村尽收眼底。紧挨着城北墙下的院落,青砖灰瓦的平房。前后围墙,不算太高。古旧的四合院,这也是我人生的第一站。


   大门前,沿着池塘有条曲径直接古城堡。黄昏,登墙远观,天水交融,夕阳西下,百鸟归巢 。河面水雾迷离,岸上村落,炊烟四起,别有洞天。


    六岁那年,在父母叮咛中,走进了学堂。学校,在离家两百米处。那时年少无知,只知道,教室外的炊烟升起时,就是放学之时。每每此处,心里总是漾漾着无尽快乐!


   上学时,常觉时间好慢。最期待的莫过于暑假,可以天天泡在湘水河里。可是,我不能贪欢。家里养着头黄牛,一早赶着老牛,走进山峦,牧放着假期,也放牧着童年。


   黄昏,趁着夕阳未尽,赶着老牛,吆喝回去。倦鸟旧巢,我也赶脚回家。


   炎炎夏日,湘水河畔,丛林茂密,鸟雀穿梭。城墙内,人朝沸腾。湘河外,静谧祥和。


   父亲,算是半个厨子。平时,村子做个红白喜事,总会叫上他去撑勺。时间久了,也就做得一手地道好菜。无论是青菜,还是慢火熬出的鸡汤,喝上一口,让人留恋。


   工作后,难得回家一趟,回去也就看望父母,感受老家乡土气息。


   随着父母年龄增长,回家,成了一种义务和责任。所以,周末,也是母亲最为开心的时光!


   有次回家,母亲没有和往常一样,在门口徘徊等待,而是倚着墙根坐着。我的心突然一颤,有种不祥的预感。


   果不其然,母亲看见我,也没走出大门,只听她无力的说:"儿啊,今天你自己做饭了,你爸今天的身体不太舒服,我也感觉有点累。"她一脸的自责和内疚。我已无法控制自己,泪水夺眶而出。


   他们经历了生活的风霜雪雨,走过了时代的动荡,年华的摧残。四季变更,他们再也经不起严冬的寒冷。他们都年老了,不再是青春年少。


   次年深秋,上班时间,不愿打扰我工作的父亲,一连拨了好几个电话。我突然一惊,出事了。他急促催我回去,说母亲病了,需要赶紧送到医院抢救。此时,焦急万分,一路超速,与时间赛跑。


   当看见奄奄一息的母亲,趟在父亲的怀里,我的心阵阵刺痛。赶紧抱起母亲上车,急忙往城里赶。


   还好,抢救及时,在枫叶纷飞和丰果硕硕的秋天里,母亲熬过了这个漫长的秋冬。而我,也在病床前度过了一个又一个黑夜。太阳冉冉升起,冬季如期而至,而母亲也重新站起来了


   可是,在这风霜交加的寒冬,父亲又病倒了,住进了病房,我又一次的在无数个黑夜中徘徊。面对空灵的夜空,失去了方向。


   无数次的自责与内疚,泪水,终于,还是掉了下来,无情地打在地面,生活还得继续。


   冬天再冷,终有尽时。春暖花开之时,父亲又背上了帆包,持上了拐杖,继续用脚步丈量着山石的距离,游走在山石之间,坚守着那份事业。初心不改,砥砺前行。


   昔日,历经一年的电影剧本《茶摊》出炉了,落下了帏幔。经过层层选拔,半年多的排练,最终,在国庆后开机了。作为编剧的我,却把非正式演员的父母,推向了演员的舞台。


   那时,每天早起晚归。晚上,还得拍夜景剧,一忙又是深夜。每天,年轻的我,都拖着沉重的身躯,站着想睡,倒下就睡。更何况是年过八旬的父母呢?可是,父母跟着我们,一次次不厌其烦的配合、重拍、补拍情景的折磨。


    年迈的父母,又一次被我不知疼惜的拖累着。一天休息几小时,一连十几天,母亲,经不起折腾,在一次的夜景开拍之时,她晕倒了过去。那时天气阴凉,父亲也染上了风寒,却自始至终坚持拍完了全部。


   年初,一场疫情,隔离着多少人间冷暖,一路的阻隔,阻断着多少欢聚。父母年事已高,他们却始终坚守着一方水土,依然逗留在乡村老家。无恙安然,岁月静好。


   时间在流逝,疫情也在慢慢好转。路障慢慢撤了,生活也渐渐恢复正常。复工复学,喜乐安然,一如往昔。


   可是,快乐并没有持续太久,取而代之的是无尽的忧伤。这年冬天,似乎格外寒冷,母亲又一次病倒了。然而,这次命运并没有眷顾母亲。尽管及时赶到,也抢救及时,可是她却再也站不起来了。


    母亲口齿不清,肢体也不再灵活,父亲也瘦弱蹒跚。尽管他对事业视如生命,尽管他执着,深深的眷恋着故土。但,我再也不愿让他们重返老家,离开我的视线。


   俗话说,他们养我小,我养他老。今生今世,这是我一直坚持的,也是我唯一能给予他们的东西。


   或许是熬夜成瘾,白发也爬上了额角。休息不佳,行车多年,从未失手的我,却出了点意外。平时细心的我,对方闯红灯,不至于撞上。人,虽平安无恙。车,却进了整容室。


   有人说,人生的第一站就是故乡;也有人说,妈妈在的地方,就是故乡;也有人说,炊烟升起的地方,才是家。


   如今, 爸妈己离开了故土,随我留在了小城,一起奔赴流浪。老屋没有了那缕炊烟,家也成了我回不去的故乡。那缕炊烟,飘摇散去,终究迷失了方向。


2021213


作者简介

--周鸿:江西会昌人,研究生毕业,建筑工程师,设计师,孔孟文学院终身院士,华夏精短文学会北京分会副会长,作家文苑报特约记者,华夏精短文学会作家,精短小说【杂志】签约作家,金榜头条签约作家,会昌作家协会会员,【城市中国】会昌站《原创专栏》主编,电影《茶摊》编剧,电影《相遇》编剧。其散文、诗歌、随笔等作品在各网站微刊频频发表,著有图文并茂的美篇900余篇。他是一名文学爱好者,也是一名摄影爱好者。闲暇时间喜欢背上照相机,游历山川河流,古镇街道,他是记录生活、世界的使者,用他的镜头记录下每个重要时刻。

阅读 52
分享
写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