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淑幸:春雪

贺淑幸
2021-02-25
来源:中华作家网

微信图片_20210225172058.png


时维正月,序属初春。此时的南国水乡早已是绿柳成荫,鲜花团簇,而北方大地却千里冰封,一袭洁白。

正月十三傍晚,家乡一场鹅毛大雪飘飘洒洒自天而降,急促的雪花成片成团纷纷扬扬,顷刻间覆盖了道路、村庄和原野,远山近景无不沐身更衣银装素裹,再显童话世界里的神奇景致。

这场雪下得酣畅淋漓,不多时地上便铺了厚厚一层绒毯。迎着漫天飞舞的雪花,我们一家三口兴致勃勃走上街头拍摄雪景,雪越下越大,冰冷的雪片洒落发际、额头、眉梢,还有钻进脖子里惬意的冰凉。静谧的雪花在狂舞弥漫,也诗意般地融入我的心房,感受着雪的温度,总会使人平添些许诗情、几缕快慰。

渴盼大雪的人们欣喜若狂,纷纷走出家门,到公园里嬉戏,去广场上滑雪,踏着柔软在路边悠闲散步,随处可见欣赏雪景的人流。

有美女模特在雪中起舞、拍照,更有孩子们在雪地上滚雪球、打雪仗、追逐雀跃,欢声笑语震落了树上的雪花,惊动了枝头的小鸟,在纷飞的雪原上荡漾,久违的快乐在无垠的雪野中弥漫升腾。

徜徉在流光溢彩的灯光下欣赏雪舞,忍不住拍下一张张照片,让朋友们分享雪的洁白晶莹与浪漫。老伴在路边端着相机不停地按动快门为女儿拍照,蓝天、白雪、绿树、桔灯、红伞,雪中情,景中雪,构成了一幅五彩斑斓韵味绝妙的画图。

此情此景不禁想起唐代诗人韩愈的诗,“新年都未有芳华,二月初惊见草芽,白雪却嫌春色晚,故穿庭树作飞花”。百代文宗也迷恋穿树飞花的白雪,钟情雪原装点的一派春色,用拟人的手法赋予雪花的纯洁和灵性。继而又想起文友增增日上的诗歌《六角花的生命》中对雪的礼赞与绘声绘色的描述,顿觉这奇妙无比的雪花就是唯美的生命,感天动地,荡漾漫延,涤去积郁在人们心头的尘埃,将世人引入冰清玉洁的神话世界。

借着灯光,我不仅感受了空中雪舞的翩跹美艳,雪落大地的风姿绰约,还看到了脚下落雪中钻石般的星星点点光芒,在洁净如玉的白雪中闪烁发亮,这是我之前未曾觉察到的奇异景观。

归来途中,路过邻居大嫂门前,发现迎春花芯映雪初绽,金灿灿的一树蜡梅屹立雪中傲然怒放,想想这场突如其来的春雪,似乎在诠释着“润物细无声”的另一种含义!哦,春雪,美丽的春雪,与你的姐妹春雨相比,你不仅多了些神秘与圣洁,还携带着几多令人心动的豪迈与温柔。你轻盈优雅的脚步,将承载着新一轮希望的春风化雨,柳绿花红!

今晨看到大地原野残雪消融,一种失落感陡然涌入心头,想哪皑皑白雪本该是寒冬的恋人,却缠缠绵绵牵手于春天,人们是该赞美雪的矜持,还是该指责她的姗姗来迟?假若雪与冬同行,或许会幸福得更长久,因为寒冬会用她的温度呵护着雪姑娘的美颜娇容。可是雪偏偏恋上了春,尽管她漫天飞舞,风情万种,却又很快被春的温柔融化。或许,这一切都是天意……!

久久地伫立雪中,徘徊街头,我似乎触摸到了春的气息、春的温馨!


作者简介:贺淑幸,河南省作家协会会员,共党员,高级政工师,《鄈城漫笔》、《怀川夜语》微信公众号主编。闲暇之余,喜欢徜徉在文字里寻一份静谧,用文字养育心灵、聊以自娱。有二百余篇散文、游记、诗歌类作品发表于《工人日报》《中国妇女报》《焦作日报》《焦作晚报》《学习强国》《河南省散文学会》《中华作家联盟》《国际联合报社》《中国文豪网》《策兰文化传媒网》《经纬文化》等报刊网络。散文“父爱深深”获“全国十大最美孝亲作品奖”,“清秋如诗”获“文豪杯十篇最佳散文奖”。


黄善邦简评:一篇短短的“春雪”散文把雪景中的人情人心都栩栩如生的描绘了出来。用笔工整、用词细腻,读来让人同频共振、有身临其境之感。

以前北方爱雪,爱她的气质,南方爱雪,爱她的修缀。如今交通发达、城市繁荣、气候无常,南北无距,如“南水北调”一般,把南方和北方捆绑在了一起,人文等诸多方面都发生变化,大不同于以前,所以,此文读来,不管是北方人或南方人,都能兴趣盎然,感同身受。好文,大赞。

阅读 412
分享
写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