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言《鳄鱼》“十年磨一剑” 张凯丽赵文瑄邓萃雯诠释“欲望与救赎”

记者 粟裕
2024-01-13
来源:封面新闻

“在莎士比亚故居的莎翁塑像前,我曾发下誓言,用后半生完成从小说家到剧作家的转型。”莫言说。

1月11日,由央华戏剧制作、莫言编剧的《鳄鱼》舞台创作发布会在京举行。该剧由央华戏剧艺术总监王可然执导,赵文瑄、张凯丽、邓萃雯、么红、白凯南等演员主演,融合了富于想象力的戏剧冲突设计与“莫言式魔幻”,展现了在欲望中沉沦与自我救赎的复杂心理。

主创阵容汇集多位知名演员,左起:张凯丽、邓萃雯、赵文瑄。主办方供图

话剧《鳄鱼》是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后创作的首部原创魔幻色彩话剧剧本,构思十余年创作而成。故事围绕主人公单无惮在生日派对上收到的贺礼“鳄鱼”展开,通过一条无限生长的会说话的鳄鱼,挖掘了人性深处的秘密,深刻探讨了“欲望”这一主题。

莫言创作话剧《鳄鱼》。主办方供图

莫言:

人的欲望就像鳄鱼一样

“我从小就是忠实的话剧‘发烧友’,通过各种机会看到很多戏剧、戏曲作品,甚至也曾‘粉墨登场’演过一些小角色,留下了深刻的戏剧舞台记忆。因此,我觉得我应该写几部戏剧作品,从而报答戏剧对文学的哺育之恩。”莫言在会上说。

对于命名《鳄鱼》的含义,莫言表示,人的欲望就像鳄鱼一样,如果有足够的空间和营养,便会快速生长。在本剧中,决定鳄鱼生长快慢的是养它的柜子,对于人来说,是他掌握权力的大小与制度对权力的限制程度。

导演王可然表示,《鳄鱼》是他二十多年戏剧从业经历中极难碰到的好剧本,具有复杂而精妙的“行动性”。“每个角色心里都在追着这个‘光’,所有救赎没有这个‘光’便不可能存在。”

“这是一部集传统和现代于一体,集悲剧和喜剧于一体,集庄严与诙谐于一体,集现实与魔幻于一体的作品,它贯通了从莎士比亚的伟大戏剧传统一直到奥尼尔现代主义戏剧的表现方式。在人性的复杂性方面,开创了新文学以来最具复杂意味的戏剧人物。”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会长张清华说 。

话剧《鳄鱼》舞台创作发布会。主办方供图

汇聚多位艺术家

张凯丽赵文瑄邓萃雯参演

为了更好地打造这部年度大戏,主创阵容汇集了多位知名演员。在剧中饰演男主角“单无惮”的中国台湾演员赵文瑄表示,这个角色跟剧中每个人都有交集,他跟不同人的态度有着差距,可以多元表现人物的复杂性。

“我觉得我所饰演的这个角色很有天赋、才华与志气,但他没有经得起诱惑,最后被欲望反噬。”已过花甲之年的赵文瑄说,“我现在这个年纪来演这个戏,我觉得我是能够体会的。”

“从艺四十年曾遇到很多次挑战,但这次的挑战非比寻常,天才的莫言老师把这部《鳄鱼》写得实在是太精彩了!”国家话剧院国家一级演员张凯丽在剧中饰演“巧玲”。在她看来,作为一部魔幻现实主义作品,《鳄鱼》既荒诞又真实、既幽默又讽刺、既具有时代气息又具有世界视野。

莫言与张凯丽。主办方供图

张凯丽曾在《人民的名义》《人世间》等作品中饰演官员妻子。她坦言,这次的市长夫人“巧玲”是一个截然不同的非常饱满生动的人物。她与市长、“瘦马”之间精彩对话,让人拍手称赞。“我会用全部精力,用心、真诚地去创作,和大家一起奉献一部好的作品。”

中国香港演员邓萃雯在剧中饰演“瘦马”一角,她表示,“令我非常期待的是,这个角色有着丰富饱满的人物形象,莫言先生赋予了每句台词很多意义。我希望每天在排戏的时候都感受到‘瘦马’的爱恨情仇,与导演一起来寻找角色真正的模样。”

反派作为主角打破预设

将带给观众审美冲击力

在《鳄鱼》中,鳄鱼是贪念的隐喻,也是欲望的象征。剧中的单无惮出身寒门,可随着地位和权力增长,欲望逐渐膨胀,生活标准已不能满足贪婪的心。于是,他开始被欲望束缚和控制,被贪念不断吞噬,直至葬身欲望之中。

谈及创作的初衷,莫言认为跟自己的经历有不少关系。“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中期,我从部队转业到最高人民检察院所属的《检察日报》工作,主要负责编写以检察官为主人公的电视剧,同时也参加一些报社举办的文学笔会,客观地说为培养检察系统的业余作者发挥了些微作用。”

上海戏剧学院戏文系主任陈军说,《鳄鱼》的剧本有丰富的人学价值,饱含救赎、忏悔与援助。莫言的戏剧保留了他的小说美学的特点、优长、经验和智慧,很期待他的小说和戏剧能双峰并峙。

上海艺术研究中心副研究员杨子表示,《鳄鱼》以反派人物作为主角,在同类题材话剧中寥寥无几。作品探讨了人性深度,深描了人性中复杂的灰色,打破了观众对反面人物的“预设”,同时带给观众新鲜感、差异感和审美冲击力。

据悉,该剧将于5月3日在苏州湾大剧院首演并展开全国巡演,并于8月30日至9月1日在北京保利剧院演出。

阅读2330
分享
滚动公告
  本文为作者原创文章,文章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有违规或您认为该页面内容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010-52128322,我们将及时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