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魅力中国”诗歌散文大赛| 彭传清:父亲的收音机(散文)

彭传清
2023-08-28
来源:中华作家网

点击:2023“魅力中国”当代诗歌散文大赛征稿启事

almond-blossom-cherry-blossom-japanese-cherry-trees-blossom-87420.jpeg


   父亲的收音机(散文)

彭传清


        癸卯。父亲节已经过去多日。可能是受年龄渐长的原因。这几年,父亲的音容笑貌,时常萦绕在我的脑海里。因此,也就萌发了一个念头,想用我这支沉睡多年的笔,写写我的父亲。

      但是,每每当我拿起手中的笔,思绪万千,文思泉涌,写着写着就写不下去了。因为名家笔下有关“父亲”的话题,浓墨重彩,太多太多。我要想写出一个自己满意而完整的父亲,大有江郎才尽,的确不是那么一件容易的事。

      因为,我敬爱的父亲,在他生育的四个儿女的心目中,永远是一位和蔼可亲平凡而又伟大的父亲。

      父亲生于丙寅。属虎。青年时期,他从皖西边陲的大别山区的一个农家,弃耕从戎,踏上了他艰辛的人生旅程。

      打我记事起,我的父亲就喜欢听收音机。他说,他的第一台收音机是他部队的老首长送给他的。视为珍宝。据说还是战利品。体积不大,音质不错,是一个靠一块方块电池充电,来维系正常工作的半导体收音机。

      儿时的我,每天早上醒来的时候,只要父亲在家,就能看到父亲的手里,托着他的宝贝疙瘩——收音机。 他每天早上必听的是,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六点三十分,准时播放的《新闻和报纸摘要》节目。这档节目有国内国际前一天发生的重大事件,有时政要闻,有一年四季每天工农商学兵战线上发生的时事新闻,更有人民群众吃喝拉撒睡的琐事。

      傍晚。当夕的阳余晖,满满地洒落在我家平房的院落里。父亲下班回到家中的第一件事,便是急不可待地拧开他的收音机。收听十八点三十分,由安徽人民广播电台转播的《全国各地人民广播电台联播》(1995年,更名为《全国新闻联播》)节目。当时,著名播音主持人夏青,葛兰,方明,齐越……那浑厚,清脆的声音,便绵绵地回荡在我们温馨的家庭。

       我们兄弟姐妹四个,都是伴随着父亲的收音机而成长、获得知识。每天下午当《小喇叭》开始广播的少儿节目开播,我们就趴在父亲的收音机旁边,收听节目主持人,我们可亲可爱的孙敬修爷爷悦耳动听的声音。他那一个个有趣动人,富有哲理的故事,是孙敬修爷爷给予了我们心灵的启迪。至今仍让我记忆犹新。

       己酉。鸡年。六月初,父亲武汉出差公干。等他回来的时候,我们的家园已经成了一片汪洋的湖泽。因为水情,为了保证周边几十万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政府不得不下令,破了地势低洼的劳改农场的西大圩,蓄洪缓解水情的压力。

      鸡毛信!情况十分危急!军令如山!我父亲工作的劳改农场的干部家属及犯人,一个不能少!谁都不能缺!必须在正式破圩蓄洪的有限时间内,把所有人员安全迅速地转移到圩埂上去。天空依旧雨如倾盆。生命要紧。母亲顾不了其他,在慌乱中,连拉带拽的把我们四个孩子带到了安全地带。

      数日后,雨过天晴,水静如止。我和我家当时被组织上安排,寄住在圩上吴姓东家的长子,划着木质的大洗澡盆,冒着烈日炎炎,顺着被水淹到仅露出两尺高的杨树梢,寻觅我家原来的老住宅。我一个猛子都扎不到底的水深,还到哪里去打捞出遗失的物品。父亲珍贵的,且爱不释手的收音机,在这次水患中也再劫难逃。

     夏去秋来。水泽天国渐渐地远离退去。家园的原貌开始慢慢地出现在我们的视线里。等我们在坍塌的废墟中惊喜地翻找到父亲的收音机时,它已经被水浸泡了数月。喝饱了水。哑了。醉了。

      父亲没有因为失去他视为珍宝的收音机而沮丧。却乐呵呵地跟我们说,旧的不去新的不来。这小玩艺跟随我这么多年了,讲话也讲累了,也该歇息了!

      没过多久。父亲的老战友,得知父亲的收音机再也修配不好的消息,送给了父亲一张收音机票。父亲凭票买了一台,合肥无线电厂生产的“黄山牌”电子管收音机,坐式的。这是除了父亲手腕上带的那块老式手表之外,算得上我家第二个大件了。

      丙子秋。我勤劳善良,辛苦了一辈子的母亲,因一次意外,撒手人寰。落下了父亲。此时,四个同怀兄弟姊妹已成家立业。老来丧偶,这对父亲来说是一个沉重的打击。

       母亲走后。父亲的大部分时光,都是他形影不离的收音机陪伴着他。

       一次我回去看望父亲,发现我送他的那个便携式“熊猫”牌收音机,被药用白㬵布包裹着。当他告诉我,一次外出,不小心,收音机从上衣口袋里滑落在水泥地上,塑料机身外壳被摔裂了。他还乐呵呵地跟我说,不碍事的。这不,用胶布粘了一下,音质一点也不受影响。

      数月后,我出差路过家中又给父亲买了一台最新款的“熊猫”牌收音机,是自动充电的那种。父亲乐了。那天中午,我们父子俩还喝了二两。

       丙戌。狗年。父亲因双目白内障眼疾手术,术后右眼感染,久医未愈。父亲一生烟酒茶伴随,为了治病,遵了医嘱,禁酒戒烟,身心俱疲,上了火。一气之下,降压药也不服用了。一日,因事用力过猛,血压飙升,至心脏停摆,抢救无效,父亲再也没有醒来。去了。父亲去天堂找我的母亲去了。那边没有疾病,没有痛苦。

      初冬上午巳时,吉祥之日,天空蔚蓝,阳光灿烂。姥山的树林里,见一只黑蝴蝶在飞翔,几只不知名的鸟儿,在叽叽喳喳地歌唱着。我用一块鲜红的绸子布,把父亲一生最钟爱的收音机包裹好,让它和父亲一起,永远不分离地去陪伴着我慈祥的母亲,说说那永远说不完的话。

     

微信图片_20230827162354.png


作者简介

    彭传清,笔名阿彭,籍贯安徽金寨,上世纪五十年代出生于合肥。插过队,当过兵,爱好广泛。有散文、小说、豆腐块小文和书法作品,散见于原《工程兵报》、《安徽日报》、《马鞍山日报》、《皖江晚报》、《作家天地》、《华夏星火》、《同步悦读》等报刊杂志及网络平台。

阅读219
分享
滚动公告
  本文为作者原创文章,文章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有违规或您认为该页面内容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010-52128322,我们将及时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