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罗·策兰诗歌二十一首【德语】

保留·策兰
2020-05-29
来源:


1 《示播列》 (1)

                                         

连同我的石头,

涨满带着哭泣

在监栏背后,


他们拖我出来,丢

到市场中间,

那里,

旗帜舒卷

我没有向它宣誓效忠。


笛子

夜的双重长笛:

记住这黑暗的

孪生之红

在维也纳与马德里。


将你的旗帜降到半桅,

回忆。

在半桅处

为今天 以及永远。


心:

这里你也暴露你是什么

这里,在市场中央。

召唤示播列,出动进

入到你所陌生的家园:

二月。禁止通行。 (2)


独角兽:

你知道这些石头,

你知道这流水

来,

我将把你引往

那埃斯啜马杜拉 (3)

的声音。

                           

注: 示播列(Shiboleth)西方语,(陈旧的)口令、准则。

禁止通行(No pasaran)西方语,专用用语。

埃斯啜马杜拉(Estremadura),欧洲地名。


2   《法国之忆》

                               

一起同我回忆:巴黎的天空,那硕大的

     秋水仙 ...

我们去卖花姑娘的摊铺买心:

它们湛蓝并曾在水中绽放。

雨开始下在我们的房间,

我们的邻居进来了,莱松先生,一个瘦小 (1)

   的男人。

我们玩牌,我输掉眼中的神彩;

你借给我的头发,我也输掉,他击垮了我们。

他穿门离开,雨也追随而去。

我们死了,且能够呼吸。

                                                       

注1 : Monsieur Le

Songe,本意是“梦想先生”


3   《纪念保罗 艾吕雅》

                                 

把这些词葬入死者的坟墓中

这是他为生存而说出的。

让他的头枕于其间,

让他感觉

那些渴望的舌头

那些火钳。


将那个词覆上死者的眼帘

那是他曾拒绝过他

一个称呼他为“你”的人,

这词

他跃动的心脏血液穿行

当一只手赤裸如他自己的手

缠缘着称他为“你”的人

进入那未来的树中。


将此词盖上他的眼睑:

也许

他的眼睛,依旧湛蓝,将呈现

一瞬,更异样的蓝,

他这个称他为“你”的人

将与之同梦;我们。

                                           

1952                                   

译于2013.10.28


4   《小号地段》

                           

这小号地段

深入这炽烈的

空白文本,

在火炬高处,

在时间洞口:

聆听你自己

你以你嘴。

                             

5   《苏黎世,鹳鸟旅店》(1)

      ——— 致奈莉·萨克斯(2)

                                                               

我们的谈论谈及“太多”,谈

及“太少”。谈及你

和" 又次——您”,谈

及澄清何以浑浊,谈

及犹太性,谈

及你的上帝。


谈及 ——

那个。

在某个升天节的日子,在

那里矗立着大教堂,它令

这水域潋滟黄金。


我们的谈论谈及你的上帝,我背

靠着他开口,我

让我曾经,拥有过的心,

期望:

他至高的,垂死挣命的,他

争吵中的词语 ——


你投去你的目光,然后转离,

你的嘴

以自身方式对眼睛讲话,我听到:


我们

并不懂得,你知道,

我们

并不懂得,

什么

才关切。

                                                             

注1: 此诗于二零一三年年十月底,为法国诗人学者克洛德·穆沙,在首师大的演讲中着重提到。

我有幸在现场聆听了策兰稍后时代的诗人(他和夫人也是策兰遗孀的好友)对于诗歌的看法。

我并不知道当天的演说着重探讨策兰,但随身恰带有汉伯格的德英诗歌译本,在这首诗后画星。

这首诗于第二天译于首师大。

(此诗的背景,是奈莉1960年获得德罗斯特文学奖后,与策兰夫妇在机场相聚时的谈话 这首诗名为Zürich,the stork inn(英译)作于此次会面后不久)


注2:奈莉·萨克斯(Nelly Sachs,1891—1970),是二十世纪著名德语诗人。生于柏林的富商之家,与策兰一样,身体都秉承着犹太血统。纳粹排犹运动兴起后煎熬度日,颠沛流离,并于1940年在著名女作家拉格洛芙的帮助下,涉险移居瑞典。1952年诗人加入瑞典国籍,在1966年,与以色列犹太作家阿格农分获诺贝尔文学奖。


        奈莉·萨克斯是策兰最敬重的“大姐姐”。虽然比策兰年长近30岁,在风闻彼此许久后,于1960年5月首次会面(那天即基督升天日),遂成为可喜的忘年交。策兰于1970年4月20日在巴黎米拉波桥投河弃世,并在十天后发现其尸体。而奈莉则因晚年疾病缠身,医治无效于当年5月12日去世。(当天恰好也是策兰正式下葬的日子)


6   《信心》(confidence)

                                                 

会有另一只眼睛,

陌生的一只,靠近

我们的:不发一言

在石硬的眼睑下方。


来吧,开钻你的坑道!


会有另一张眼睑,

向内化入到巨岩,

被不哭者包铸钢铁,

最上好的轴锤。


在你的面前做着活计,

就好像,因石存在,还会有兄弟。

                                                                                   

7   《 一幅画下面》(Under A Picture)

                                                                                                     

蜂拥的渡鸦拂过一片麦浪。

哪段天空的蓝色?是在下方?高处?

晚箭,自灵魂释射而出。

强烈呼驰。愈近的灼光。这个和另个世界。                                                                                       

8 《夜晚光束》(Night Ray)

                                                       

最明亮中燃尽我傍晚时心爱者的发:

给她我奉送最轻的木质寿棺。

波浪滔卷它就像席卷我们罗马的梦床;

它戴白色假发也如同我并嘶哑说着:

它如我一般谈话当我准许心儿入场。

它知道一首有关于爱的法国歌曲,我在秋天唱起,

当我作为旅人在晚土中停驻并把我的信一封封

写给天明。


棺材是艇美丽小舟,切雕自感触的树丛。

我也确由其间顺血流而下,还要年轻过你的眼。

现在你年轻得像一只鸟跌死三月雪。

如今它来向你并唱你一首它法语的情歌。

你们轻捷:你们将睡竟我的春天直至它结束。

我更轻捷:

歌唱在陌生人前方。

                                                                                                 

9 《图宾根,一月》 (Tübingen,January)                                       

双眼谈话中伸

入盲目。

他们的 ——“一个谜是

纯然的

原始”—— 他们对于

荷尔德林塔楼的记忆高扬着,为

呼呼飞过的海鸥所盘旋。


溺死的木匠造访

这些

淹没的词:


会到来,

到来一个男人,

到来一个男人来在这世界,今天,带着

众族长那簇闪亮的

胡须:他能够,

若他置喙于这个

时代,他

能够

只是咿呀咿呀,

一个劲儿地,一个劲儿地

反复反复。


( “Pallaksch.Pallaksch”)    注1

           

注1:“Pallaksch.Pallaksch” 。据说这是荷尔德林晚年疯癫期间的一句“口头禅”,它有时意味着是,有时意味着不,有时则什么意义也没有。但总体而言,这个词似乎并不具备对应的语解。

                                                                                                                                         

10   《在诸流中》

                                   

在北方的未来诸流中

我投下这张网,那是你

犹疑间加剧的

靠用石头写就的

阴影。

                                               

【德语原诗】


In den Flüssen nordlich der Zukunft   

werf ich das Netz aus, das du

zögernd beschwerst

mit von Steinen geschriebenen

Schatten.


11   《阿西西》(Assisi)

                                   

翁布里安夜晚。

翁布里安夜晚伴着银色,来自教堂钟声与橄榄树叶。

翁布里安夜晚伴着石头,你搬到这里。

翁布里安夜晚伴着石头。


喑哑,升入生命的,喑哑。

再往罐中注下。


陶制的壶。

陶制的壶,与陶工的手渐渐贴合。

陶制的壶,阴影的手将之永远密闭。

陶制的壶,带着一道阴影的封印。


石头,无论你从哪相看,石头。

请进这灰色的斑兽。


疾走的动物。

疾走的动物在雪中,最赤裸的手分散。

疾走的动物,在戛然关闭的词面前。

疾走的动物,从喂食的手中带走睡眠。


光泽,你流露却不安慰的, 光泽。

他们仍在行乞,拂浪息—— 死者。

                                                                                                   

12   《诗篇》 (Psalm)

                                           

无人再次从大地和粘土中抟出我们,

无人咒唤我们的尘灰。

无人。


赞美归于您,无人。

因你的缘故,

我们将绽放。

绽向

你。


一个无物

我们过去是,现在,且将来

仍将是,绽放着的。

无物-,这

无人玫瑰。


我们魂亮的雄蕊,

我们天弃的花丝,

我们花冠红色

带着绛紫词语,我们唱的

翻来,哦   覆去

荆棘之上。


13   《闸门》(The Lock Gate)

                                         

在这所有的哀悼

之上:没有

第二座天堂。


..............................


对一张嘴,

它曾吐出一千言词,

丧失

我丧失一个词,

那曾经留予我的:

姐姐。


众多神灵的信奉

我丧失的那词,曾寻找我:

卡迪什。 (注1)


穿行

这闸门我得走过,

把那词营救回来

去到盐渍洪流

来回前后泅泳:

伊实可。(注2)

                                                                     

14   《十二年》(Twelve Years)

                                                           

这真实

遗留下的,真诚

成了诗行;... 你

在巴黎的房屋 —— 变为

你双手的祭坛。                               


经由三次闪耀,

透过三次呼吸。           


.....................................


它濒于喑哑,濒于失聪

在双眼背后。

我看到毒剂花朵。

化入形形色色的词语形态。


去。来。

爱意抹去自己的名字:它

将自身皈心于你。

                                           

15   《下方》(Below)

                                       

把家通入遗忘

我们迟缓眼睛的

客套寒暄。


把家音节相继地,分派到

白日目盲的骰子间,接着那

玩家的手伸出去,巨大,

觉醒。


而我言辞过多的部分:

堆附到这小小

水晶饰在你沉默的衣装里。


16   《回家》(Homecoming)


降雪,稠密更稠密

鸽子的色彩,一如昨天,

降雪, 仿佛此刻你仍在沉睡。


白色堆入远方。

在其上,无尽,

"迷失”的雪橇踪迹。


下面,隐藏,

翻卷起

如此伤痛双眼的事物,

山逢着山,

无形。


在每处,

带回家中抵入它的“当日”,

而我溜远走进沉默;

呆若,一根木桩。


那里:一瞬感觉,

被冰风扫掠吹过,

凝附它的鸽子 —— 它的积雪 ——

一面旗帜般的色布。


17   《熄灯礼拜》(Tenebrae)

                                               

我们近了,主,

接近并在咫尺。


已被掌握,主,

彼此勾抓交错,好像

我们每一个人的躯体

都是你的圣体,主。


祈祷,主,

向我们祈祷,

我们近了。


我们歪扭地去到那里,

去到那里,我们躬身

朝着低谷和火山湖。


我们去是为饮水,主。


它是血,它是

你流出的,主。


它曾闪光。


它投影你的形象到我们眼中,主。

我们的眼睛和嘴巴如此大张而虚空,主。

我们已经饮下,主。

这血和形象 —— 曾浮入血中的,主。


祈祷,主。

我们近了。

                                                                                       

18 《那逃掉的》

                               

那逃掉的

灰色鹦鹉

在你的嘴里

做着弥撒。


你听着雨,

并猜测它这一次也

是上帝。

                               

19   《你也说》

               

你也说,

位处末者说,

说出你的言语。


说 —

但不要分界”是“与”否“,

并赋予你言说如此意义:

给予它阴影。


给予它足够阴影,

给予它如许,

如同你所知道分易你周围

从半夜到正午再到夜半那么多,


四顾周遭:

看,周围怎样变得鲜活 —

死神何在!鲜活!

谁说出阴影,便道明了真实。


而现在收缩此地,你站立的地方:

去往现在,为阴影剥离,你将何从?

向上。摸索而上。

你变得更瘦,更不可辨认,更为精细!

更为精细:一枚丝线,

星子想要沿着它,攀援而落:

继续漂浮下降,降下去,

那里它看到自己闪耀:在起伏的毂纹间

流浪的词语。

                                                   

20 《岁月从你到我》

                                                       

当我哭泣,你的头发再度扬起波浪。伴你眼中的

蓝色忧郁

你摆下爱的餐桌:与一张床,在秋夏之间。

我们对饮的是某人所酿,并非你我 也不是

第三个人:

我们呷取着空虚与终结。

我们自照在深海中的镜子,更快地把

酒菜传给对方:

夜晚成其夜晚,她与清晨一同降临,

把我安顿到你身边。

                                               

21 《花朵》

                     

这石头,

空中的石头,我跟随过的。

你的眼睛,也如石头盲目。

我们曾是

双手,

我们将黑暗掏空,我们发现

向天空,攀升的词汇:

花朵。

花朵 — 一个盲者的词。

你与我的眼睛:

它们

为水关切。

生长。

心墙围绕心墙

缀出花瓣。

再一个词也如此,手锤

将在旷野上抡摆。             

阅读 59
分享
写评论...